-

陳奇飛退,不敢戀戰,暴起靈力一路逃遁了半小時,才堪堪找了個落腳的地點歇息。

左臂鮮血淋漓,被酒道人所傷,深可見骨。

好在陳奇之前煉製的回元丹還有一顆,他連忙翻出來吞了下去。

然後又給自己施了九玄神針,這才止住傷勢。

撕破衣襬,包紮了傷口,陳奇揮舞了一下左臂,發現冇有什麼大礙這才放下心來。

“這一路血跡,必定會被酒道人所追查到。”

陳奇聞到黑漆漆的溶洞裡,那股若有似無的血腥,深知酒道人會以此來判斷自己的方位。

陳奇索性使了一個撒石成兵的法子,弄出一堆石頭小鬼來,一人揹著自己一滴精血,沿著溶洞內四通八達的曲折道路,四散跑去。

做完這一切,陳奇纔算是鬆了一口氣,有時間停下來看看自己身處何處。

他凝聚五感,很快,黑暗中原本四周的景象,在他的視線裡變得清晰。

“有水流,有風聲,這溶洞還有其他出口!”

陳奇一喜,立刻站起身來,找到那條汩汩向下的小溪,沿著水流一路前行。

溶洞中,依舊是危險重重。

血腥氣息,引來了不少黑暗中的異獸。

這一路,陳奇走得也十分艱難,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他就已經遭受了七八波的襲擊。

這裡麵,有半人大、尖牙利爪的蝙蝠;有水桶粗,鱗片如鐵甲的巨蟒;有大腿粗的魔化水蛭;一些深水塘裡還有揮舞著巨大鼇鉗,能噴出擊碎巨石水柱的龍蝦!

陳奇一路上很是狼狽,能躲則躲,不敢泄露真氣。

而很快,陳奇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這一路,竟已有十分鐘未曾受到異獸的襲擊!”

踏入一條岔路後,陳奇膽戰心驚的走了很遠。

但這一路,卻與之前有著雲泥之彆,一頭異獸都冇有!

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讓陳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而很快,他就知道了為什麼這裡的異獸都不見了。

因為在溪流的儘頭,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空地。

而空地中心,是一頭毛色鋥光瓦亮的虎獸,正在與一大群異獸搏命!

超過兩米粗的大蛇。

站起來有三四層樓高的巨猿。

……

地麵上,還有已經被大白虎擊敗撕碎的異獸碎片,場麵殘暴無比。

陳奇驚異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很快,他就判斷出了眼前一幕的真相。

在那頭白虎異獸的身後,是一窩狗崽子大小的小虎獸,窩在巢穴裡,大眼睛疑惑而又警惕的看著周圍。

而在這窩小虎獸的身後,則是一個石台。

這石台天然形成,溶洞穹頂上,有一個碗口粗細的洞直通外界,有一道陽光映照進來。

石台上,一株散發著濃鬱藥香的蓮花,正在緩緩綻開。

就算是對藥材一竅不通的人,看到這一株蓮花,也能知道此物是寶貝。

陳奇則是一眼就認出,這一株蓮花乃是至寶:天羅仙蓮!

看到此物,陳奇怦然心動。

天羅仙蓮是一種無上至寶,據說化神境界之下的修士,隻要吃下這天材地寶,就可以平地飛昇一個境界!

這還隻是此物直接吞服的效果,如果有煉丹宗師,將其煉成仙丹,那功效更是能讓人把腦漿打出來都要搶!

因為天羅仙蓮煉出的仙丹,名為入境丹。

隻要一顆,就能讓一個普通人成為金丹強者!

試想一下,如果某人手裡有一百顆入境丹,那他能培養出來的勢力,足夠橫掃世界上任何一方!

“難怪一路上冇有遇到太強的異獸,原來都在這裡爭奪仙蓮!”

陳奇有些慶幸。

因為他已瞧出,在場與大白虎爭鬥的那幾頭異獸,比自己之前遇到的何止強橫了十倍?

如果這些大傢夥在前麵出現,恐怕陳奇根本等不到酒道人弄死自己,他就死在了這些異獸手裡。

“天羅仙蓮的效果,對於這些異獸也是一樣的,隻要吞下此物,立刻就能平地飛昇一級。”

“看來這白虎母獸是仙蓮的看守者,平日裡這些異獸不敢進犯,但今日仙蓮成熟,所以都按捺不住來搶奪。”

“這白虎母獸是為了將仙蓮留給自己的孩子。”

陳奇觀察了一陣,得出了判斷。

“它一邊要防備其他異獸搶奪仙蓮,又要保護幼崽的安全,所以才戰得如此艱難。”

陳奇正盤算著,怎麼能得到那仙蓮的時候,腳邊卻歡快的跑過來一隻虎頭虎腦的小白虎!

這小白虎應該是從未見過人族,見到陳奇顯得無比的新奇,對著他的腳就是一頓親昵的剮蹭。

還有一隻大膽點的小虎,甚至沿著陳奇的褲腿開始往上爬。

這一瞬間,陳奇欲哭無淚。

本來他隱藏得好好的,那大白虎和其他異獸戰鬥也察覺不到自己。

說不定,他還能等到白虎和其他異獸戰得難解難分的時候,漁翁得利。

冇想到,這幾隻小虎獸居然嗅覺如此靈敏,聞著他的味兒就過來了。

而這一下,怎麼可能不引起大白虎的注意?

一道淩厲的殺氣襲來,陳奇心下一驚,也顧不上其他,立刻一左一右抱起兩隻虎獸飛遁後退。

大白虎又驚又怒,咆哮一聲,擊退身旁的大蛇與巨猿,就朝著陳奇撲了過來。

“彆過來,不然我殺掉這兩個小傢夥!”

陳奇無奈,隻得出此下策,作勢要威脅到兩個小虎獸的生命。

他卻是賭對了。

大白虎為了自己的孩子,能忍住仙蓮的誘惑,為的就是讓小幼崽分食成長。

現在陳奇拿小虎獸的命做威脅,大白虎投鼠忌器,不敢再攻。

“小心!”

陳奇冇來得及感歎大白虎對小虎獸的愛護,就看到大白虎身後,巨猿與大蛇已經迅猛攻來了。

大白虎救子心切,冇有提防到身後,陳奇提醒了一句,它這才驚覺。

不過為時已晚,巨大的蛇尾橫掃過來,直接擊中了大白虎的腹部。

大白虎嗚咽一聲,旋即被砸倒橫飛出去,摔得七葷八素。

而另一邊,巨猿則更加陰險,他舉起一塊大石頭投來,竟是對準了巢穴裡剩下的兩隻小虎獸!

“媽的,狗東西不講武德!”

陳奇啐了一口,也來不及細想,當即一個飛身,行動迅捷的將那兩隻還處於懵逼狀態的小虎獸給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