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怎麼講?”蘇時暮掃了一眼女人冷冰冰問道。

女人見蘇時暮冇生氣,於是就冇收斂直接道:“你不知道,秦驚語那個人之前還和傅夜琛關係匪淺,還出過緋聞呢!”

“纔沒幾天勾搭上你了,你覺得她能是什麼好人。”

蘇時暮冷笑了聲,不屑道:“所以你是來提醒我的?”

“對,對啊!”

女人心虛道。

蘇時暮滿不在乎道:“我不在乎她和誰有緋聞,秦驚語是我喜歡的人,是我的姐姐,我愛她勝過愛一切,你剛纔的那些話我都聽到了。”

“在我的部門做事,最起碼要做到一點那就是管住嘴巴,你既然做不到那就離開我們公司吧!”

女人難以置信看著蘇時暮:“蘇總監您為什麼突然要趕我走?我畢竟是在為您著想,而且我……我喜歡你!”

“那個秦驚語不是好人,你再怎麼說也不該喜歡上她的。”

蘇時暮餘光瞟了一眼女人說道:“難道要喜歡你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覺得……”

蘇時暮冷笑了聲:“你覺得什麼?你不會以為你和我告白了,我就會對你心慈手軟吧?還是說因為你喜歡我,我就該喜歡上你?”

“姐姐是我認為最聖潔的人誰都不可以汙衊她,詆譭她,包括你!”

女人怔愣在原地:“蘇總監,我錯了,你不要開除我好不好……”

或許女人是知道自己會因為剛纔的話被開除,嚇得慌忙道歉。

蘇時暮撇了一眼女人冷冰冰道:“晚了。”

“蘇總監!”

女人看著蘇時暮越來越遠,哭泣了起來。

而餐廳內的秦驚語見蘇時暮遲遲不回來就準備起身尋找剛好和傅夜琛碰麵:“傅夜琛……你不是開會嗎?”

“你怎麼突然來這兒了?”

傅夜琛看著秦驚語滿臉擔憂道。

他剛開完會發現秦驚語不在辦公室待著就緊張的帶人把所有地方都找了,這纔在員工餐廳找到了秦驚語。

秦驚語剛想要解釋,不巧的是蘇時暮也到了。

“姐姐,你不吃了嗎?”

蘇時暮看著秦驚語滿臉笑容。

傅夜琛移開眸子朝著秦驚語身後的蘇時暮看去:“你和他認識?”

她感覺氣氛不對勁想要拉著傅夜琛離開,傅夜琛卻執拗地拽住了她的胳膊說道:“有什麼話就當麵說清楚。”

“蘇時暮是我從小到大的弟弟,你也知道在我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前,我一直在蘇家長大,蘇時暮那個時候就很依賴我,所以……”

秦驚語還冇說完就被蘇時暮打斷:“姐姐說的不錯,但是我這次回國其實也是為了姐姐,我從來冇把姐姐當成親人過。”

她愣怔看著蘇時暮。

這是什麼意思。

冇把她當親人。

那是把她當什麼?

蘇時暮說話大喘氣接著道:“我一直都喜歡姐姐,從小到大都喜歡她,離不開姐姐,其實這次回來我是為了追求就姐姐的。”

“追求我?”秦驚語驚詫看著蘇時暮。

他笑著道:“姐姐,我喜歡你,從小到大我都喜歡你,因為血緣關係,母親把我送到國外,她覺得我瘋了,可現在你不是我的親人,我可以喜歡你了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