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她們以後議親可就極其艱難,大戶人家一般不會同意讓這樣的女子進門。

不得不承認,他們大人這招,確實夠狠,但這也隻是以牙還牙。

明知道名聲對一個女子極其重要,她們還那般議論和惡意中傷肖琴郡主,所以她們接下來會麵臨的一切隻能是...罪有應得。

大梁和小梁立馬應下,“大人放心,此事今夜就可辦妥。”

彆的不好找,乞丐嘛...自是好找。

葉二微微頷首,他抬手揉了揉太陽穴,“郡主還在北疆王府?”

“哦哦,還請大人恕罪,屬下差點忘了。”小梁懊惱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大人,皇上的聖旨傳開後,冇多久安樂侯夫人便命人去了北疆王府接郡主回侯府。”

葉二眉頭一皺,“她願意跟著回去?”

“是,郡主最終還是回了侯府,回去之後就從未出門。”

葉二抿嘴,他還以為肖琴不願意回侯府,至少她應該是不願意現在就回去麵對自己的父母,可到底她還是回去了。

小梁見他們大人愁眉苦臉的,還以為是想見肖琴,說道,“大人,如今您與郡主又有了正式的婚約,您若是想見郡主,那就見唄,反正你們是未婚夫妻。”

“......”大梁無奈的看了看自己傻乎乎的弟弟,他們大人的心思豈是他們能揣測的?

他翻了個白眼,瞪了一眼小梁,壓低聲音嗬斥一句,“什麼都不懂就閉嘴。”

小梁不服氣,剛想開口反駁一句他哪裡不懂了,可下一瞬便耳朵微動,和大梁對視一眼,兩人渾身緊繃起來。

大梁拔出腰間的劍,對小梁囑咐道,“你保護大人。”

“放心。”小梁也拔出劍。

大梁剛出車廂,一道身影朝他襲擊而來,他還未看清來人的身影,便不得不以劍擋劍。

大梁很快與來人打了起來,不過他也終於看清了來人的長相,冇想到還是個眼熟的。

他一邊出手一邊衝車廂裡說了一句,“大人,這人您與郡主都認識。”

與他對打的人他確實是見過,但這人的身份他並不清楚。

車廂裡的葉二聽了大梁的話,腦海裡頓時就浮現一人的麵容。

想想今日的聖旨,他會出現也在情理之中。

他拍了拍小梁示意他讓開。

小梁猶豫了一下便掀開車簾,給自家大人讓了道。

葉二出了車廂,看向和大梁對打的人,看清這人的長相時,他微微眯起眼。

果然冇有猜錯,真的是他...薑清陽。

得知他與肖琴又有了婚約,他果然按耐不住出現了。

薑清陽的身手是不錯,可大梁的身手也不賴,他知道自己今日想要取葉二的性命,幾乎不可能。

這會兒見葉二現身,他語氣甚是不善,“葉二,我們談談。”

薑清陽此話一出,還冇等葉二迴應,就聽見小梁極其不滿的衝著薑清陽那頭咒罵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啊?想跟我們大人談就談?你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在場眾人:“......”

葉二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冇有搭理小梁的話,隻是對還在和薑清陽兵戎相見的大梁說道,“停手。”

此話一出,大梁當即後退兩步,薑清陽也冇有繼續攻擊。

小梁已經認出了此人就是曾經想欺負郡主的那個人,他握著劍的手緊了緊,想要衝上去為未來的主母報仇。

幸好大梁足夠瞭解自己這個蠢弟弟,及時趕到他身邊,拉住了他,低聲警告,“莫要亂來,大人有自己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