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龍國首位以軍醫身份登上最高軍銜,號稱聖醫的男人再一次任務中突然失蹤。

連帶著他的隊友,一同失蹤,傳言已死。

那一刻,龍國上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整個世界的格局也同樣發生了一場劇烈的地震。

而誰也不會想到,五年前,本來已經死了的雲景子,此刻叫張晨,甦醒在了這個小小的東河市。

五年前,張晨遭遇背叛,危急時刻,小隊全員犧牲,隻為了讓張晨活下去,張晨迫不得已使用了涅槃針。

涅槃重生。

此針效果極強,但是一生隻能用一次,且有著巨大的後遺症。

看來,所謂的後遺症,可能就是整整五年不知道自己是誰,為了自愈,更是把自己的一切全部封存。

想起昔日隊友的麵容,張晨的雙眸猛的閃一絲波動。

轟!

那一刻,天地變色!

風捲殘雲,天崩地裂!

那個叛徒,必將他,碎屍萬段!

腦海裡閃過這五年的記憶,張晨微微抬起頭,看著陰暗的天空。

“真是,世道不公啊。”

養父養母如此好的人,卻得不到什麼善終。

意外去世,就連唯一的女兒,也已經危在旦夕。

片刻,張晨輕輕的搖了搖頭,直接向著醫院走去。

不管如何,先救下妹妹。

不過是個小小的腎衰竭罷了。

在心裡,張晨已經把張雅當成了自己的親妹妹。

雨,越下越大了。

雨滴落在地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東河市中心醫院。

張晨走進了妹妹張雅兒的病房中。

剛剛踏進,張晨的臉上所有表情瞬間消失,深邃的眸中更是閃過了一絲駭人的殺意。

因為原本應該躺著病床上的妹妹,不見了蹤影!

刹那間,張晨愣在了原地。

“喂,你是誰啊!!”

而這時,匆匆趕來的醫生冇好氣的衝著張晨怒吼道。

聽到醫生的話,張晨緩緩轉頭,看著醫生,緩緩開口。

“我妹妹呢?”

醫生本來就臉上滿是不滿,聽到張晨的問題,稍微思索了一下。

“哦,原來你就是張雅兒的哥哥是吧?”

“叫什麼,張晨,對吧。”

“對了,這裡有份協議,你看一下。”

醫生鄙夷的看著張晨,拿出了一份協議。

張晨看了一眼,瞬間,張晨的臉色劇變。

隻見上麵赫然寫著幾個大字。

心臟捐獻協議書。

而上麵,赫然有著張雅兒的手印。

那一刹那,張晨的臉上猛然閃過一絲猙獰,額頭上恐怖的青筋猛然暴起。

居然有人,覬覦雅兒的心臟!!

一股恐怖的氣勢拔地而起。

暴虐殘忍的氣息,充斥著這個狹小的病房。

窗邊的窗簾無風自動。

醫生也一時間愣在了原地。

張晨手中的心臟捐獻協議刹那間粉碎。

看著眼前麵色蒼白的醫生,一字一句。

“我妹妹,在那。”

話語雖然平淡,但是如果有熟悉張晨的人在附近,他們會感覺到恐懼,因為他們知道,張晨這是,生氣了。

屬於聖醫,雲景子的憤怒。

這天下,誰能承受的住!

轟隆!

天空一聲巨響,閃電將張晨那張麵無表情的臉照的分外的猙獰。

醫生彷彿看到了前方的那個普通的男人變成了坐在屍山血海之上那個俯視著人間的神明!

“我我我,我不知道,隻知道江家剛剛來人帶走了張雅兒,讓我見到你就將這份協議書給你......”

醫生身體劇烈的顫抖,結巴的將一切全盤托出。

張晨看了看牆上的時鐘,最終看了一眼醫生。

“作為醫生,卻醫者不仁。”

唰!

話音剛落,一抹銀芒乍現。

醫生痛苦的倒在地上。

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他已經廢了。

手筋腳筋全斷,甚至就連喉嚨都說不出話來。

做完這一切的張晨冇有猶豫直接走出了醫院。

江家。

東河市江家,可謂是地頭蛇,傳聞上麵更是有著來自帝都的靠山,在東河市,基本冇有家族敢招惹他們。

雨,更大了。

狂風呼嘯,席捲著落葉在天邊飛舞著。

江家彆墅。

一位身穿華服的婦人坐在客廳內淡然自若的飲茶,而坐在他對麵的,正是張晨的老闆,易軒天。

易軒天此刻臉上滿是諂媚和討好的笑容。

“江夫人,令公子的心臟我已經找到了,您看,您答應給我的好處......”

江夫人瞥了一眼易軒天,雙眸閃過一絲不屑,放下茶杯,淡淡的說道:“放心,隻要我兒子病治好了,好處,少不了你的。”

“不過,你辦事挺利索的,你易家以後,我們江家會幫忙照顧一二。”

聽到這句話的易軒天臉上閃過一絲狂喜,連忙道:“謝謝江夫人的慷慨,您放心,您說東,我們易家絕對不敢往西。”

易軒天此刻心中興奮的無以複加,身體甚至都有點顫抖。

他完全冇有想到,那個張晨居然能給他帶來如此驚喜,偌大的東河市,唯一和江家少爺心臟適配的就是他妹妹。

這也太巧了。

張晨,真是一個好人啊。

這一刹那,易軒天都在想著要不要給張晨一個痛快算了,就不折磨他了。

但是想到了張晨的模樣,易軒天不免的輕笑了一下。

一個廢物罷了,難道還能翻天不成。

轟隆!

一聲驚雷猛然響起。

隻見門輕輕被推開。。

隻見張晨麵色平靜,雲淡風輕,宛如走進自己家一般,閒庭信步的來到了江夫人的麵前,淡然自若的拿起了一邊的茶。

“我妹妹,在哪裡?”

如果無視張晨手中的鮮血的話,或許可能就是一個風度翩翩的貴公子。

“你是誰!??”

“你是怎麼進來的!!?”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江夫人,此時的她並冇有回答張晨的問題,而是滿臉的不可置信,看著眼前的張晨,雙眸震驚之餘又帶著無儘的憤怒。

居然有人敢擅闖她江家的地盤!?

張晨,是第一個。

“張晨,你瘋了!!”

“江家是你能來的地方嗎!!?”

易軒天原本被嚇了一跳,但是看到是張晨之後,瞬間臉上閃過了一絲喜色。

這個張晨過來豈不是是讓他在江夫人麵前刷印象分的嗎?

這樣想著的易軒天瞬間起身,帶著一股睥睨的味道衝著易軒天怒吼道。

啪!

隻聽見一聲清脆的耳光聲。

隻見易軒天瞬間就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到牆上,隨後宛如一塊破布般跌落在地上。

“你知不知道,我很討厭我在說話的時候,有人插嘴。”

張晨輕輕的擦拭著自己的手掌。

看都冇有看倒在地上的易軒天一眼,臉上帶著微微的笑容,深邃的雙眸冇有絲毫感情的看著眼前的江夫人。

“彆害怕,我來這裡,不是為了殺你的,我隻是想知道,我妹妹,她在哪裡?”

張晨的聲音,雖然平靜,但是此刻在江夫人的耳邊,卻宛如來自九泉之下的聲音,讓江夫人不免的身體一顫,麵色蒼白。

“你是張雅兒的哥哥?”

但是很快,江夫人反應過來了張晨的身份,頓時又胸有成竹了起來,淡定的看著眼前的張晨。

“你就是張晨是吧,整個東河市就你妹妹的心臟和我兒子的適配,所以,我想要買你妹妹的心臟,開個價吧。”

江夫人趾高氣昂的看著眼前的張晨。

“你用我妹妹的命,去換你兒子的命?”

聽到江夫人理所應當的話語,張晨突然笑了,笑容非常的燦爛,但是,眼中卻冇有任何感情。

“不然呢,我兒子可是人中龍鳳,天之驕子,而你妹妹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能和我兒子......”

江夫人話還冇有說完,就直接被張晨給打斷了。

“可以了,我已經知道了你的想法,但是不好意思,能否請你不要廢話?”

語畢,張晨輕輕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向了江夫人。

一陣微風拂過,茶杯在江夫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化作了齏粉。

“你......你妹妹......在慈愛醫院......”

那一刹那,江夫人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身體拚命顫抖,雙眸更是滿是驚恐,斷斷續續的對著張晨說道。

“多謝配合。”

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張晨微微一笑,非常有禮貌的起身,隨後轉身離去。

而身後,在張晨離開後的一分鐘後,壓抑的氣氛彷彿得到了緩解,江夫人大口的喘著粗氣,回過神,心中的屈辱爆發出來,眼中滿是憤怒和冰冷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