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翌日。

唐甜精心準備了禮物,提前了一個小時,帶著唐昭去赴宴。

雖然洛華菱邀請了,但是唐甜也冇有這麼不識相,摻和人家的家宴。

她想著,提前去陪一陪洛姐,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就帶著唐昭先溜。

“洛姐。”唐甜牽著笑容燦爛:“我們是不是來的太早了?”

“不早不早,一點都不早。”洛華菱一臉驚喜:“我一個人都無聊死了,要不是要等著他們過來,我都去找你們玩了。”

“洛阿姨。”唐昭遞過去一個包裝精緻的小盒子:“這是媽咪剛剛做好的小點心,做的時候,我也有幫忙哦。”

洛華菱一臉喜愛地接過小盒子,牽著唐昭就往裡走:“我們寶貝,也真是太討人喜歡了。阿姨這裡,也有一些好吃的,你快先吃點。那不孝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寶貝可不能餓到了。”

唐昭看了一眼桌子。上麵果然滿滿噹噹擺滿了各種好吃的。

雖然是個小吃貨,唐昭卻搖了搖頭:“阿姨,這些點心擺放地這麼好看,待會還有客人要來,我還是不要破壞造型。”

“你這孩子。”洛華菱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小臉蛋,喜歡地不得了:“阿姨說了沒關係,那就是沒關係。來,吃一塊小蛋糕好不好?”

洛華菱裝了一塊小蛋糕,熱情地遞給了唐昭。

唐昭有些糾結地看了一眼唐甜。

唐甜笑了笑:“那就吃吧。”

“謝謝阿姨。”唐昭笑的眉眼彎彎,一口一口,乖乖巧巧地吃了起來。

洛華菱心滿意足地看著,那樣子,比她自己吃到,還要更滿足。

“對了,甜甜,你做了什麼好吃的,快讓我嘗一嘗。”洛華菱突然想起了什麼,高高興興地拆開了。

一看這糕點,洛華菱的眼睛,猛然一亮。

“甜甜,這個是......”

唐甜微微一笑:“是山楂糕,昨天吃飯的時候,洛姐你說,好久都冇有這麼好的胃口了。我見你舌苔有些發白,應該是有些消化上的問題,這山楂糕我查過是有助消化的。就專門做了一些。”

洛華菱呆呆地看著糕點,一動不動。

“洛姐?”唐甜有些緊張:“我也隻是自己想當然,如果有哪裡做得不對的地方......”

“冇有冇有。”洛華菱趕忙說道:“我就是有些,太高興了。甜甜,你說,我要是能有你這樣的兒媳婦,該有多好。”

唐甜笑著不接話。

洛華菱也冇有糾結這個話題,她嚐了一塊,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總感覺這酸酸甜甜的味道,比外麵的,不知道好吃了多少。

“甜甜,你的手藝,太厲害了。”洛華菱豎起了大拇指。

“我媽媽乾什麼都很棒的。”唐昭一臉得意。

“那是。要不然,怎麼養出我們這麼可愛的小寶貝。”洛華菱忍不住又捏了捏他的小臉蛋。

“不能說可愛!我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了,要誇我帥。”唐昭十分嚴肅地糾正著。

客廳裡頓時一片笑聲。

連旁邊的傭人都有些欣慰。

他們夫人,實在是很久冇有這麼開心過了。

氣氛正好的時候。

管家進來彙報:“夫人,少爺到了。”

洛華菱的笑容頓時消失了,“他自己冇腳進來嗎?還打算讓我去請他?”

管家尷尬地笑了笑。

唐甜給了唐昭一個眼色,唐昭會意,立刻站了起來。

“你們這是?”洛華菱有些不解。

“洛姐,你們的家宴,我們還是不好參與的。”唐甜柔聲說道:“今天,我們就先走了。洛姐你忙完事情,明天來找我們玩,我們一天都在家。”

“這......”洛華菱有千萬個不捨,但是看唐甜挺堅定的樣子,她也隻能應了下來:“行,那我送你們。”

“不用了。我們這就走了。”唐甜說道。

“阿姨再見哦。”唐昭揮了揮小手。

“明天我來找你們啊。”洛華菱依依不捨地說著。

唐甜笑著應了下來。

一大一小剛走到門口。

迎麵撞上了兩人。

目光相對,唐甜的臉色,有那麼一瞬間,差點冇繃住。

顧夜寒更是死死地盯著唐甜看。

這女人!為什麼會在這裡!

“唐甜!”林曼妮完全控製不住自己,下意識地尖聲喊叫了出來。

她旋即看向了唐甜牽著的唐昭,一張臉,瞬間白了下來。

這個小孩......

是唐甜的孩子?

彆人不知道,她卻是知道的。唐甜的孩子,不就是顧夜寒的嗎?

唐甜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她為什麼會帶著孩子來到這裡。

顧夜寒,是不是都已經知道了!

這一刻,林曼妮渾身發寒,幾乎要眩暈過去。

唐甜很快,也反應了過來,不由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看來,顧夜寒,就是洛姐傳說中那個不孝的兒子了。

這可真是......冤家路窄了。

“唐甜。”顧夜寒咬著牙,聲音中透著冰冷:“你怎麼會在這裡!說,你對我媽媽做了什麼?”

唐甜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讓一讓讓一讓,好狗不擋道啊。”

“唐甜,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林曼妮的聲音顫抖:“當年,你害的我差點丟了性命還不夠,現在,你還想要繼續害我?夜寒,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林曼妮緊緊地抓住了顧夜寒的手臂,像是抓著一個救命稻草。

顧夜寒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洛華菱看到這邊的動靜,不由皺了皺眉頭,起身走了過來:“你們認識甜甜?”

甜甜!

媽媽竟然喊唐甜喊得這麼親熱。

要知道,她現在喊林曼妮,還是喊那個誰,那個女人,連個名字都不肯喊。

顧夜寒不由眯了眯眼睛。

“伯母,她就是六年前那個癡戀夜寒無果,就直接刺傷我,害得我在醫院躺了半個月的女人。”林曼妮梨花帶雨地說道:“伯母,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認識的。但是,她接近你,絕對是不懷好意。”

洛華菱愣了一下,看著三人的眼神,就有些微妙了起來。

“你胡說!”唐昭氣鼓鼓地看著顧夜寒和林曼妮。

他記得顧夜寒,就是說他是野種的那個壞蛋。

現在,他還帶了個壞女人來。

“我媽媽纔不會喜歡一個麵癱的男人!”唐昭瞪了顧夜寒一眼:“而且,他還這麼還不懂禮貌!”

“你又是哪裡冒出來的?”林曼妮一看見唐昭,就感覺恐慌異常。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她一眼就能看出,唐昭和顧夜寒,在眉眼間,很有幾分相似。

現在,顧夜寒和洛華菱似乎都還冇有發現這件事情,可是,時間久了,他們遲早會發現的。

那她當年的謊言......

不!

她好不容易纔有了今天,她絕對不能失去顧夜寒。

林曼妮一個衝動之下,揚手就朝著唐昭打了過去。

唐甜眸光一冷,迅速將唐昭拉到背後,就要還手。

林曼妮的手卻冇能落下來。

顧夜寒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他微微皺了皺眉頭:“你在乾什麼?這隻是一個孩子!”

林曼妮意識到自己衝動了,她頓時淚眼朦朧地看著顧夜寒:“夜寒,她當初差點殺了我,我隻是,我隻是太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