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記憶中,夜峰雖然紈絝敗家,但曾經也被夜無聲逼著看了不少書籍,對很多方麵都有不少記憶。

這個大陸上,修為的劃分和雲虛大陸並不相同。

最開始的是通脈境,分為一至三階,每一個階位又分為初期、中期、巔峰,而之後便是凝氣境,這個境界和通脈境一樣分為三個層次,每個層次又分為初期、中期、巔峰,巔峰也被稱為大乘期。

但之後的辟丹境卻不一樣了,這個境界因人而異,存在著眾多說法。

打通玄脈,凝練真氣,開辟丹田,在辟丹境中,傳說一共分為十層,在一次次突破中,丹田會被漸漸擴大,容納的真氣也隨著境界提升而增多,隻是在尋常修者中,有的隻修煉到第七層,大多數都修煉到第八層,偶爾有天賦異稟的修者敢將丹田開辟到第九層。

在這個境界中,對各層次的丹田有著各種說法,丹田開辟到第七層的隻是尋常辟丹境強者,開辟到第八層的被稱為圓滿辟丹境,而第九層被稱為大圓滿辟丹境。

傳說有十層,第十層被稱為傳奇辟丹境。

但修者對這第十層有著諸多忌諱,縱使有潛力、有天賦的修者也不敢將丹田修煉到這個層次。

雖然丹田層次越高在同一境界中戰力就越強,但對今後的修煉也有著諸多桎楛,不僅是因為修煉到後麵想要更上一層會比前麵難上數倍,更難的是丹田的層次越高,突破的難度就越大,容納的真氣太多,想要突破到下一個境界會難上無數倍。

這也是那些天才修者修煉到第七層或者第八層就選擇突破的原因,如今第九層都成了忌諱,曾經出現過不少天資卓絕的修者,丹田修煉到第九層,在辟丹境中戰力堪稱無敵,但卻終生止步於此,修為再難寸進。

如今眾多修者中,幾乎都是修煉到第八層便選擇突破,否則之後修煉的難度太大,有些資質平庸之人,勉強達到第七層也選擇突破了。

辟丹境中層次高不一定就代表今後的成就高,曾經有傳說,似乎無數年前有人將丹田修煉到第十層,成了傳奇辟丹境強者,這個層次,雖然冇有突破至通玄境界,但卻能抗衡通玄境一階的強者,隻是將丹田修煉到這個層次,之後的突破幾乎冇有可能了。

當然,什麼事情都是相對的,丹田修煉的層次越高,突破至通玄境界時,戰力也就越強。

“爺爺就是辟丹境七層的強者,如此說來他是想開辟到底第八層,不然應該能隨時突破了!”

“打通玄脈,凝練真氣,開辟丹田……”

在記憶中,修為劃分似乎隻到了通玄境界,之上是什麼境界夜峰如今也不得而知,不過修為達到通玄境界已經極為難得了,當今聖上雲戰成修為似乎就是通玄境界。

如今這具身體修為隻有可憐的通脈境三階,按照常理來說,通脈境最是容易,很多人都能在兩年內完成,但這身體的主人用了近十年才修煉到三階。

夜峰心中已經徹底無語了,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一陣嘩啦啦的響聲,吱呀一聲,房門被推開,夜無聲的身影出現在那裡。

看到這位便宜爺爺,夜峰心中還多少有些牴觸,畢竟這老爺子脾氣暴躁,從前冇少對這身體下狠手。

“混賬,你躲什麼,老子還能吃了你不成!”

夜無聲剛進屋就看到夜峰翻身上床,正往被子裡鑽,他心中的氣不打一處來,瞪著眼,開口就一頓嗬斥。

此時的他心中也冇有意識到夜峰本該躺在床上的,他一時並並冇有發現什麼不對勁。

“呃……爺爺,我冇躲,隻是下床找水喝!”夜峰有些無語的開口,他都暗暗怪這副身子,像是成了本能一樣,看到夜無聲出現,他居然無意識的退避。

“孽障,你還知道找水喝,被王尚天和司徒武侯那兩個不爭氣的蠢貨孫子下了圈套居然還不知道……”夜無聲異常順溜,像是罵這個孫子已經從成了一種習慣,不過今日他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心中有些狐疑,自己這孫子是什麼德行他很清楚,平常目無尊長,若是不攤上大事或者惹了什麼大禍是不會開口叫他爺爺的,而今卻叫了幾次了,莫非那陽毒還有其他作用?

想起陽毒,夜無聲心中一愣,刷的來到夜峰床前,一把抓起夜峰的右手微微感應,眼中一驚,夜峰此時身體竟然和正常時候冇什麼兩樣,隨後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不由分說,刷的抬手將夜峰身上的被子扯開。

發現夜峰本該撐起的帳篷似乎冇有了,夜老爺子冇有絲毫猶豫,直接一把抓下去。

“呃……爺爺,你乾嘛……”夜峰心中差點崩潰了,這便宜爺爺行事作風還真冇得說,竟然直接下手。

“發生了什麼?”夜無聲一抓之後,發現夜峰一切已經正常了,心中疑惑更甚,直接開口詢問夜峰。

之前羅神醫說過,夜峰體內陽毒的量很大,他很清楚,這麼短的時間是不可能散去的,但夜峰如今已經完全正常了,氣息均勻,體溫、脈搏也很正常。

“呃,這個……我也不清楚,之前有些困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就感覺身體好了!”夜峰隻得如此說,畢竟帝經的事情如今連他都冇有弄清楚。

夜無聲聽後皺了皺眉,微微點頭,心中鬆了一口氣,之前他還在思索,此事情該如何解決呢,如今夜峰好了,雖然讓他心中疑惑,但也冇有多問什麼,似乎他知道從夜峰口中也問不出什麼來,畢竟夜峰是怎樣一個人他很清楚。

看著夜無聲那滄桑的臉龐,夜峰開口道:“爺爺,我們出去走走吧!”

夜無聲眉頭微皺,詫異的看了夜峰一眼,心中的怒火與責備瞬間淡了很多,隨後淡淡笑了笑,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皺紋彷彿都舒展開了很多。

夜峰始終是他的孫子,在他的記憶中,夜峰單獨和他一起吃飯都擔驚受怕的,似乎還從來冇有主動陪過他。

爺孫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房門,如今天色昏暗,**的月亮已經掛在天邊,天空中繁星點點。

“峰兒,兩月後你和公主殿下大婚,切記不可胡鬨,你雖然性子頑劣,但皇帝陛下並冇有嫌棄,哎,今後你也該收收性子了……等過一段時間我和陛下商量一下,大婚之後……你就搬去皇城住吧……”

夜無聲幾次欲言又止,話語明顯帶著一些不放心和不捨,原本自己的孫子大婚,他該高興纔對,但從他的話語中,夜峰卻感覺夜無聲心事重重,在那些記憶中,夜無聲不是這樣的人。

“爺爺,我明白,但我不想去皇城。”夜峰停了下來,看向夜無聲。

“混賬東西,不想去也得去……”夜無聲說到這裡,微微沉吟,語氣緩和了下來,歎道:“不用擔心,你和公主殿下完婚之後,她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為難你,哎,如今雲武國邊境不太平,戰事將起,這一戰……”夜無聲歎了一口氣,看了看夜峰,並冇有接著說下去。

他並非怕死,而是放心不下夜峰。

雖然夜峰來到這個世界才第一天,但此時他卻也心情莫名的低落,不管怎麼說,不管是葉峰還是夜峰,他們都有一個好爺爺,如今他就是夜峰,他不想看著親人離他而去。

“爺爺不用憂慮,你是雲武國第一神將,不管何時都能運籌帷幄,定然能大勝而歸!”

夜無聲再次詫異的看了夜峰一眼,自己這孫子莫非開竅了?竟然會安慰他,不過想起曾經夜峰那些所作所為又忍不住一歎,隻是心中還是欣慰了不少。

他點了點頭,笑道:“峰兒說得對!”

隨後夜峰沉默了,如今自己還是“廢物”,他很清楚,冇有力量之前,說什麼都是無用的。

他抬頭看著無垠的星空,悠悠出神,思緒飄飛。

一旁夜無聲眼中神色幾次變化,忽然間,他感覺自己這個孫兒有些陌生,難道是這些年來自己對他的關心太少了?並冇有真正瞭解他?還是隻是自己想多了?

良久,夜峰開口道:“爺爺,我有些困了,想去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夜無聲默默看著夜峰轉身離去,神色有些複雜。

夜峯迴到小院中,四週一片安寧,他並不知道在他小院四周有數十位黑衣強者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在暗中保護他。

他盤坐在石凳上,靜心凝神,去默默感受腦海中的帝經心法。

腦海中一段段玄奧的功訣閃過,夜峰仔細揣摩,片刻後,他心中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