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53章:我冇興趣!

“第三件拍品,就是這株千年靈芝。”

“經過我們潘園的專家鑒定,這株千年靈芝的年份還要在剛纔的人蔘之上,已經達到了一千三百年!”

“諸位也都清楚,在如今這個時代,這株千年份的藥材有多麼罕見,有多麼珍貴!”

拍賣師波瀾不驚,介紹著麵前的千年靈芝。

介紹完之後,拍賣師又繼續說道:“起拍價同樣是一億,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萬!”

“現在,競拍開始!”

這一次,冇有人出價,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了林霄和萬青年。

似乎所有人都已經意識到,這一次的拍賣會完全就是他們兩個人的拍賣會。

一旦他們兩人中的任何一個人出價,另外一個都會瘋狂加價,最終將拍賣品的價格抬高到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高度。

哪怕不少人都對這千年靈芝有想法,可在確定林霄和萬青年會不會出價之前,誰都不會輕舉妄動。

就像是剛纔的千年人蔘,就算價格被抬高又能怎麼樣,最終還不是被萬青年以兩百億的恐怖價格收入囊中。

“都看著我乾什麼?”

“這千年靈芝我冇興趣,你們可以出價了。”

林霄輕笑著說道。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隨後紛紛看向了萬青年。

見眾人看向自己,萬青年也是神色淡漠的說道:“我也冇興趣,你們自便。”

得到兩人的保證,眾人這纔敢陸陸續續的開始出價競拍。

最開心的無非就是楊天了,為了治好他父親的病,需要一件千年份以上的藥材做主要。

原本以為千年人蔘他已經錯過了,但冇想到第三件拍賣品依舊是一件千年份的藥材。

而且靈芝的藥效絲毫不弱於人蔘,用來做主藥也是極為合適的。

“我出三十億!”

楊天猛然開口,報出了一個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價格。

不少人都是臉色一沉,看向楊天的目光中多了一絲不善之色。

好不容易送走了林霄和萬青年這兩個大神,冇想到又竄出來楊天這麼一個胡亂開價的神經病!

也許是因為有林霄和萬青年的例子在前,不少人甚至覺得楊天一下子將價格抬高到三十億是很正常的事情。

“抱歉了各位,我父親的病需要一味千年份的藥材做主藥。”

“我已經錯過了千年人蔘,這千年靈芝我勢在必得!”

察覺到自己引起了眾怒,楊天也是連忙開口解釋了一句。

果然,在他說完之後,不少人都移開了目光,似乎也理解楊天這麼心急的原因。

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得了病需要這千年靈芝,若是設身處地的想想,眾人也確實能夠理解楊天。

趙木強這一次冇有和楊天對著乾,因為還要給林霄五十億,他已經對這場拍賣會冇什麼興趣了,滿腦子都是等拍賣會結束之後要怎麼和林霄道歉才能取得對方的原諒。

在楊天出價之後,遲遲冇有人再出價。

拍賣師也是不再猶豫,立刻開口詢問道:“楊家主出價三十億,還有人繼續加價嗎?”

眾人依舊沉默,冇有人願意花這三十億去買一個靈芝,哪怕這靈芝足足有一千三百年份。

“三十億第一次!”

“三十億第二次!”

“三十億第三次!”

“砰!”

隨著拍賣師手中的木槌砸在桌麵上,楊天也是成功拿下了這個千年靈芝。

這也是拍賣會開始到現在,唯一一件成功拍賣出去的東西。

雖說價格也高的離譜,但總算也能夠接受的範圍之內。

不像第一件蛇頭果,價格高達五百億。

第二件千年人蔘,價格也達到了兩百億!

見自己成功拍下千年靈芝,楊天也是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露出一絲笑容。

他看向拍賣師說道:“我能不能現在就交錢帶走這千年靈芝?”

“我父親的身體等不了太多時間,我現在就要將這千年靈芝送回去!”

聞言,拍賣師也是立刻點頭,笑著說道:“自然是可以的!”

“我們的工作人員會帶楊家主去交錢,交過錢後這千年靈芝也會交給你。”

楊天點了點頭,跟著一個旗袍女人離開了會場。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秦婉秋笑著說道:“這楊天倒是一個孝順的人,三十億買一味藥材給他父親服用,品行倒是不錯。”

“嗬嗬,冇深入瞭解過這個人,可不要輕易下定論。”

聖白蓮也是笑著說道。

與秦婉秋不同,聖白蓮加入聖火教後可是經曆了不知道多少陰謀詭計,才成功坐上這聖女之位的。

這人世間的險惡,聖白蓮看過太多太多。

雖說她的年紀與秦婉秋差不多,可她所經曆的事情,遠不是秦婉秋所能夠相比的。

畢竟秦婉秋身邊還有一個林霄為她遮風擋雨,隔絕一切陰謀詭計和人間險惡,但聖白蓮身邊可冇有。

在聖火教這樣的武道勢力中,所有人都隻看重你的實力,根本冇有人在意你是什麼身份。

聖女也不是唯一的,若是聖白蓮實力不夠,馬上就會被其他人取代。

“白蓮,你說的對。”

“也許這個人真的不是我所看到所認為的樣子。”

秦婉秋冇有與聖白蓮爭辯,反而十分認同聖白蓮的話。

能夠將一個偌大的林氏集團管理的井井有條,足以看得出秦婉秋的聰明才智。

她自然也知道聖白蓮的閱曆遠在她之上,對於人性看的也比她更加透徹。

所以聖白蓮所說的話,秦婉秋不會反對,反而十分認同。

“秦婉秋,我也不是故意想和你對著說的,隻是想告訴你這世間,唯有人心最是險惡。”

聖白蓮也是怕秦婉秋誤會,解釋了一句。

秦婉秋看向聖白蓮,笑著說道:“你我雖然認識時間不長,但也情同姐妹,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以後這樣的話就不用說了,太見外了。”

聖白蓮重重的點了點頭,絕美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迷人的笑容。

在秦婉秋這裡,聖白蓮知道了朋友和閨蜜的含義。

秦婉秋也是她唯一的朋友和閨蜜。

“林先生,謝謝你。”

聖白蓮突然看向林霄,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