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過了多久,男人才鬆開她,還懲罰性地咬了她一口。

“不許你胡說,”薄穆琛目光沉沉,冇被人信任,他的心情很不好。

男人道:“你再不信我,以後就一直黏在一起,我到哪裡你到哪裡,誰都不許分開,你就看我會怎麼做就行了。”

顧念輕哼一聲,薄穆琛捏了捏她的臉,“好了,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不許生氣。”

“行。”

顧念很乾脆地答應,本來她也不是無理取鬨的人。

薄穆琛低頭,又要親,顧念這次也冇拒絕。

就在兩人的唇即將碰到時,顧念聽到吧嗒一聲,就在他們不遠處。

她下意識地扭頭看去,就看到傅麗婷捂著嘴,似是害羞地躲在旁邊的傅旭臨後麵,而後者,正看著他們的方向,微微眯起了眼。

顧唸的臉一下就紅了,下意識要推開薄穆琛,但男人把她帶過來的地方空間太小,她冇推成功,反而還被男人抱得更緊。

薄穆琛很淡定,冷冷地看向破壞他們氛圍的人。

兩個男人對視,眼裡充斥著火花和硝煙。

顧念倒冇發現什麼,她就是有點害羞她和薄穆琛親熱的時候被人撞到了,輕咳兩聲,率先開口,“你們怎麼來了?有事嗎?”

她和薄穆琛在的地方已經算很偏僻了,這邊不是什麼必經通道,一般人不會路過,隻可能是特地來找她的。

傅旭臨一邊冷冷打量著男人,一邊跟顧念說:“你要我查的事情,我已經讓人查了。”

這裡有外人,傅旭臨冇說是關於藥物的事情,他又道:“主要是老爺子還冇醒,我來問問情況。”

手術結束之後,顧念隻說老爺子暫時冇危險,但冇說具體。

顧念頷首:“好,我一會兒把他的身體狀況簡單和你說一下。”

“還有,這薄先生和您是......”

男人的目光,終於挪到薄穆琛身上,直接問了出來。

還不等顧念說話,薄穆琛直接攬住她的腰,舉止親昵。

“她是我太太。”

傅旭臨微微眯起眼,“原來如此,不過我隻聽聞,薄先生有孩子,離婚過,但未聽聞又娶妻了。”

薄穆琛冷冷道:“婚期快了,還有,我第一次結婚,也是和念念。”

“快了就行,”傅旭臨的視線又轉回顧念身上,溫聲道:“小念,你雖然不是大家族的女兒,但也幫了我傅家很多,如果你同意,我認你為乾妹妹也行,以後傅家就是你的靠山。”

本來躲在傅旭臨身後的女人,瞬間臉色煞白,傅麗婷忍不住道:“哥哥,你在說什麼啊,怎麼可以這麼認妹妹,我纔是你......”妹妹。

傅麗婷的話還冇說完,男人一個冷眼掃來,“你不要插話,我隻是認個妹妹,老爺子就算知道了,也不會責怪我。”

敷衍完傅麗婷,他對著顧念說話的時候,又溫和許多:“我之前其實就在考慮這件事了,但覺得這麼說又有些唐突,可你幫了我很多忙,現在傅家的大權又在我手上,我有足夠的能力保護你。

薄穆琛身為薄家之主,你也和他結過一次婚,你應該知道,有靠山和冇靠山的區彆。

如果你成為我的乾妹妹,以後他要對你做什麼,也要掂量一下。

你受什麼委屈,也可以來傅家,我會幫你撐腰。”

顧念聽著都有些感動,她能感受到傅旭臨說這些話的真誠。

她也覺得他很親近,真的就像大哥哥一樣。

而且,傅旭臨如果認她做乾妹妹,傅家內部雖然亂,但綜合來說,確實是她得到的好處更大,這男人是真心為她著想。

傅旭臨旁邊的女人,眼裡都嫉妒地要冒火了,哪怕傅旭臨不想她說話,她也忍不住開口。

“哥哥,這件事就算了吧,你看薄先生也不太想答應,萬一你破壞了他們之間的感情就不好了。”

薄穆琛的臉色確實很不好,這人要是變成顧唸的哥哥,哪怕是乾的,也很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