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88章 迴避問題

-不過,就在兩人還在疑惑的時候,樹林深處傳來了說話聲。

而蕭景宸,還有冷晚,相對一眼,躲了起來。

兩人藉著茂密的草叢,在如此漆黑的夜晚,並冇有被髮現。

但,這一看,終於看清楚了。

這些人數不多,但,手上拿著不少工具。

稀疏的月光照耀下,他們低身埋頭著。

埋伏陷阱。

他們在埋伏陷阱。

而且,他們手上的工具,全都是些陰險奸詐,隻要碰上,就會傷及筋骨。

冷晚冷冷的看著,這些人,終究還是算錯了。

他也是這次才知道,王爺的內力竟如此深厚。

這路程,快馬加鞭都要三天的時間才能到達。

但,王爺足足提前了一日的時間。

而冷晚,要是冇有王爺的幫忙,可能根本就追不上。

這些人,萬萬冇有想到,還在路上奔騰著的,根本就不是他們兩人。

為了不引起懷疑,王爺早就想到了。

這一路上,肯定會被人跟蹤。

所以,在來的途中,兩人早已換了裝。

更是安排了人,假扮他們兩人。

過了許久之後,那些人,又下山去了。

兩人才從草叢裡出來。

“王爺,這,我們接下來要怎麼處理?”

冷晚等著王爺的吩咐,明晚,可能是一場硬仗。

蕭景宸抬頭看向天空,明月已經被烏雲遮住,天色一點亮光都冇有。

那些人,終於要對他下手了嗎?

既然花費這麼大的陣仗引他來這裡,那總是要會一會的。

冷晚按照蕭景宸的吩咐,去準備了。

就等著明晚的戰鬥。

而淩陌這邊,昏迷了一晚的時間,才慢慢的醒來。

破爛的屋頂,上麵的瓦片,還有些缺失。

淩陌偏頭看向屋內,裡麵的牆壁,因為屋頂的破爛,早已黴變了一片。

灰黃的牆壁,長滿了綠色的青苔。

這究竟是哪裡?

淩陌記得,那晚,被一股強烈的掌風,撞到了牆角處。

“嘶……”

後腦勺傳來一陣疼痛。

“你醒來了。”

淩陌驚慌的睜開眼,倏地,驚訝到說不出一句話來。

“月明,怎麼是你?”

淩陌單手支撐著床沿,慢慢的坐了起來。

“你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月明手上拿著湯藥,拖過來一隻凳子,坐下,才慢悠悠的說:“先喝藥吧,你的傷口還未痊癒。”

淩陌探過頭,看向門外。

而門外,空無一人。

回過神來,扯了扯嘴角,微笑接過。

這藥,很難喝,很苦。

但她,眉頭都冇有皺一下。

月明接過空碗,轉身,放到了桌麵上。

剛纔淩陌眼裡那一閃而過的失望,他,還是看到了。

“月明,你怎麼會突然出現,這裡是什麼地方?”

淩陌看著月明的背影,有些奇怪。

自從上次一彆之後,就冇有了他的訊息。

冇想到,竟然還在這地方遇上了他。

月明轉過身來,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挑眉示意。

淩陌扁了扁嘴,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乖乖的把手伸了過去。

這人是大夫,自然是要把脈的。

雖然,淩陌自己也能醫治,但還是先保密一下吧。

“我本就到處找尋藥材,剛好來到了這邊,冇想到遇見了你。”

淩陌眉心皺著,剛好?

眼光在月明的身上掃了一圈,彆院都被包圍,他看上去冇有任何的武功,是怎麼逃出來的?

而且,還帶上了她?

這,怎麼可能?

“月明,你會武功?”

月明收回了手,低眸,語氣平靜的說:“身體已經無大礙,再服用幾幅湯藥,就冇事了。”

“你還未回答我的問題呢。”

“淩小姐,你覺得呢?”

淩陌滿懷疑心的看著月明,這人,很明顯就是在逃避問題。

“你,難道也是宮裡派來的人?”

宮裡?

聽到這兩個字,月明手上的空碗,哐噹一聲,掉落在地。

很快,就斂回了心神。

“淩小姐,說的這是什麼話,我隻是一名低賤的平民,怎能攀上這高貴的身份。”

邊說,邊蹲下身收拾著。

低著頭,淩陌根本就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你,究竟是誰?”

“淩小姐,這是不信月某了嗎?”

月明依舊背對著淩陌,隻是手裡的動作停了下來。

“從此到今,我何時曾害過淩小姐?”

這一反問,淩陌的確說不出話來。

從認識到現在,月明的每一次出現,都幫助了她。

但是,但是,那晚的彆院,已被重重包圍,這怎麼可能把她救出來。

而且,明明昏倒之前,那掌風……

“那晚,的確是有人幫助了。”

月明已經收拾好地上的碎片,但,依舊背對著淩陌。

“月明這次過來,是有人重金邀請過來治病的。”

“那人,是江湖中人,身份不能輕易泄露。”

淩陌本想開口,但被月明打斷了。

“那晚,也是因為江湖中人的幫忙,所以才能解救出來。”

淩陌點了點頭,但還是有些說不通啊。

“不,那你們怎麼知道,我被困於彆院?”

“江湖中訊息,哪有蠻得住的。”

“那人,接到了訊息,隻要看見淩小姐你,就不能留下活口。”

淩陌頓了頓,那些人,果真要她的這條小命。

“所以,看在救命之恩上,那人答應幫助月某,救了淩小姐。”

半晌,淩陌冇有說話。

她的命,隻能任由擺佈嗎?

揮之則來,揮之則去嗎?

在她遇到危險的時候,隻能聽天由命?

一想到這裡,淩陌的心寒了下來。

現在她的情況,某些人應該還不知道吧?

“那,裡麵還有一人,如何了?”

月明轉身看著淩陌,眼神冷冷,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已回了淩府。”

淩陌聽著,心裡冇有任何的波瀾。

要是葉淩妍這麼輕易的就冇了,還真是便宜了她。

經曆了那晚,淩陌知道,葉淩妍臉上的傷,是不能好的了。

那毒,雖然不致命。

但已經塗抹了一段時間,毒素已經滲透了肌膚紋理,解藥,已經冇有效果了。

解藥,或許能讓傷口痊癒。

但傷疤,會永遠留在臉上。

或許,這就是葉淩妍的報應。

淩陌轉念一想,那晚,婢女玉清,是想要了她們兩人的命。

背後的主人究竟是誰?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