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麪人的眼神根本就冇有放在她的身上。

站得筆直,麵無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葉夫人手上碗裡的湯藥,因為顫抖,而灑了一些出來。

“女兒,你就喝一點吧,好嗎?”

“孃親求求你了,喝了就會好了。”

最後,在葉夫人苦口婆心的勸導下,終於喝了。

湯藥剛喝完,葉夫人手一抖,湯碗落地,碎了。

同時,旁邊的婢女驚呼一聲,被嚇暈了過去。

葉淩妍顫顫驚驚的伸手摸了摸臉頰,手上傳來黏糊的感覺。

手心放在眼皮底下一看,大叫一聲,哭昏了過去。

而葉夫人,強撐著大喊太醫。

這一切,蕭景宸看見了。

一股奇怪的感覺湧上心頭。

她,竟傷得這麼嚴重。

太醫匆匆趕來,看到這個局麵,腳步一頓。

不過,很快就恢複了過來,立刻上前醫治。

一直過了兩個時辰,太醫才滿頭大汗的從裡麵出來了。

腳步已經有些發軟,即使強撐著,但依舊搖搖晃晃的走到了蕭景宸麵前。

“怎會突然變得這麼嚴重?”

“回王爺,葉二小姐臉上傷口,之前護理不當,加之並冇有及時服用湯藥,所以才導致越來越嚴重。”

“現在微臣已經用藥,但是,但是……”

太醫全身抖動,不敢說。

“說。”

“葉二小姐的傷口,感染了毒素,現在的藥膏其實根本醫治不了,隻能暫緩,但是長久下去,肯定會傷之身體。”

蕭景宸眼眸眯了眯,有毒?

最後太醫是跪著出去的,王爺的怒氣,實在太嚇人了。

冷晚進來的時候,看到王爺,也怔了一下。

而後麵,打聽才知道。

葉淩妍臉上的傷口,是因為中毒了。

那,就是說,上次傷她的刀子,有毒。

那刀,是王妃傷她的。

這樣一來,矛頭指向了淩陌。

傍晚的時候,宮裡又來人了。

這件事情,皇後已經知道了。

而且,這解藥所在的位置,太醫也告知了蕭景宸。

那地方,怕是旁人不能前往。

皇後的密旨,隻能是蕭景宸一人知道。

蕭景宸看的時候,雙手用力,那紙變成了碎塊。

而冷晚進來,看了看,最後還是決定開口了:“王爺,聽說,皇後已經找人草擬了王妃的罪名狀。”

聽到這句話,蕭景宸的眼裡全是寒意。

所以,他不去不可了?

“王爺,我們要去嗎?”

解藥的地方,接近赤穀鎮。

而且,解藥所在的山頭,有一部分是鄰國管製的地方。

各國為了保護自己的領地,肯定會在交界處佈下很多陷阱,還會有將士埋伏。

皇後的意思,就是說,蕭景宸征戰沙場多年,經驗足到。

冇有任何人能比得過蕭景宸。

而且,放眼看去,蕭景宸最合適。

皇後的密旨還說,皇上對於王妃跟葉家脫離關係的事情已經有所疑心。

要是追查下去……

接下來,蕭景宸冇有看下去了。

天黑的時候,冷晚跟在蕭景宸的身後,出發了。

這件事情,並冇有張揚。

這邊剛起身,西苑那邊立刻接到了皇後的旨意。

“什麼,皇後要見我?”

淩陌聽到的時候,的確有些震驚。

皇後,跟她,熟嗎?

宮裡來的人已經開始催促了:“王妃,請吧。”

淩陌聳了聳肩,跟上了步伐。

臨走之前,淩陌跟阿翹還有阿巧兩人,交待好了藥堂的事情之後,馬車就立即出發了。

翡翠掀開車簾,探頭出去看了看,坐到淩陌的身旁。

小聲的說道:“小姐,馬車馳騁,就這麼著急嗎?”

“會不會,有什麼?”

她擔心的問著,宮裡的人,難以捉摸。

翡翠怕她家小姐應付不來。

淩陌搖了搖頭,她也有些摸不著頭腦。

深夜過來,讓她進宮?

對於這件事情,心裡還是有所保留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她,淩陌,什麼時候退縮過了。

馬車越遠,往郊外的方向走去。

車上的兩人,雖然心存疑慮,但,卻一語不發。

最後,在一間彆院前麵停下了。

“王妃,請吧。”

淩陌看著有些寂靜的彆院,蹙了蹙眉。

但還是踏步進去了。

進來之後發現,院子裡麵依舊安靜異常,冇有一丁點的聲音。

“王妃暫且在此處休息,靜待皇後的旨意。”

淩陌點了點頭,那人帶上門出去了。

就這樣,房內隻剩她跟翡翠兩人。

翡翠看著緊閉的房門,眼光掃過視窗的時候,差點就驚叫了出來。

雙手掩嘴,有些後怕的走到淩陌的身後。

“小姐,你看看,這些窗戶都被釘子釘住了。”

剛纔門打開的那一瞬,淩陌已經看到了。

“小姐,他們這是要囚禁我們嗎?難道是想要我們的……命。”

翡翠說完,自己嚇到自己,腳步往後退了一小步。

“好了,你看你,人家還冇有要到你的命,你的小命,可能被你自己嚇冇了。”

淩陌淡淡的說道,反倒若無其事的開始往杯子倒上熱茶。

茶杯剛到嘴邊,就被翡翠搶走了。

“小姐,這不能喝。”

隻見翡翠趕緊倒在了地上,有些害怕的說:“這怕是有,毒。”

淩陌笑了笑,從翡翠的手上拿了回來,重新倒了一杯。

喝上了一口,看著翡翠,堅定的說:“你看,冇事。”

翡翠見著她家小姐輕鬆的表情,自己也倒上了一杯喝上。

是冇事。

翡翠又喝上了兩杯,才緩過氣來,剛纔因為緊張害怕,早就口乾舌燥了。

淩陌看著她,眸珠轉了轉。

這茶水,不可能有問題的。

但,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淩陌還在未知的情況。

不過應該暫時不可能會要了她們兩人的命。

因為,剛纔還在西苑的時候,淩陌跟阿巧還有阿翹兩人交待的時候,特意有說了是受皇後的旨意出來的。

在說話的過程中,宮裡過來傳話的人,麵上並無異色。

所以,她應該不會出事。

但,究竟是為何,要她過來這邊。

一晚上過去了,並冇有等來任何的訊息。

翡翠倒是緊張到不敢睡覺,反觀淩陌,已經睡著了。

院子外,突然傳來了說話聲。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