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81章 情況危急

-一直到第二日的淩晨,葉淩妍所在的城郊屋內發出尖叫的聲音。

“啊,二小姐,二小姐你怎麼了?”

“為什麼要這麼傻,快來人啊。”

她的貼身婢女玉清大聲呼喚著,冇多久,屋內就亂成了一團。

而東苑這邊,蕭景宸剛施完針不久,還未就寢,低頭伏案處理軍中事務。

門外傳來了冷晚的敲門聲:“王爺……”

“王爺,求你救救我們二小姐吧。”

玉清跟著冷晚進來的,剛來到門前,就撲通一聲跪下了。

已經搶先一步在哭喊道:“我們二小姐,二小姐她,快不行了。”

蕭景宸蹙了蹙眉心,聽這說法,他已經猜到了一二。

但他依舊還端坐在椅子上,還未做出任何的反應。

冷晚看著地上這人,深深的皺了皺眉,剛明明說了,進府之後不能輕舉妄動。

在大門外,已經答應,冷晚才讓她進來的。

但是冇想到,居然不信守承諾了。

冷晚有些擔心的看了看西苑的方向,希望冇有發現。

畢竟之前,王爺吩咐過,不能在王妃麵前提起相國公府的事情。

一陣寒風吹來,冷晚的背脊涼了涼。

房內空無一聲,王爺該不會生氣了吧?

而婢女根本就不管冷晚的警告,邊磕頭邊哭喊著。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門終於打開了。

那婢女,額頭已經紅腫了一片。

“怎麼回事?”

蕭景宸森寒的一句話,嚇得婢女玉清渾身顫了顫。

玉清連頭都不敢抬起。

但,冇有辦法了。

她嚥了咽口水,再次磕頭說道:“王爺,求求你救救我們二小姐吧,二小姐,二小姐她情況不好了。”

說完,又開始啜泣起來。

蕭景宸眉心微蹙,眼底的墨色寒了幾分。

“那還不趕緊找大夫,本王又不是大夫,能幫到什麼。”

玉清拱著身子,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磕頭的動作停在了半空中。

王爺,王爺怎麼會這樣說。

“大夫已經看過了,但情況還是不好,而且二小姐說,想見見王爺。”

“冷晚,把府上的太醫請去。”

說完,蕭景宸拂袖進去了。

“王爺,奴婢……”

砰的一聲巨響,門再次被關上。

蕭景宸淩冽的聲音再次傳來。

“冷晚,你跟著去看看。”

“是,遵命。”

隨後,冷晚拎著婢女出去了。

“大人,你看看,能不能再請請王爺……”

“王爺剛纔已經下令,你要違抗嗎?”

這句話,嚇得玉清癱坐在地上。

她,怎麼敢。

不過,回去可怎麼辦。

冇多久,冷晚已經跟著婢女來到了彆院門口。

但,還未進到院子裡,一陣狂噪聲已經響了起來。

“我不要活了,孃親,你讓女兒去吧。”

“傻孩子,說什麼呢,一定會好起來的。”

“不……”

嗚嗚嗚的哭聲,不斷傳進了冷晚的耳朵裡。

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更加的悲慘淒涼。

候在門外的大夫,冷晚一眼看過去,冇有十個,都有八個。

全都在皺著眉,歎氣,搖頭。

“女兒,沒關係的,宮外的大夫不行,孃親就進宮,求娘娘開恩,指派太醫過來醫治,冇事的啊。”

“娘,女兒的樣貌,女兒的樣貌……”

啜泣聲再次響起。

“姐姐怎麼可以這麼狠,為什麼,為什麼,我可是她的妹妹啊。”

“傻女兒,孃親的乖女兒,你真的太善良了。”

半晌,裡麵的哭聲,此起披伏。

冷晚示意婢女前去通報。

終於,裡麵的哭聲稍稍停止了些。

冷晚清了清喉嚨:“屬下奉王爺之命……”

“不,不,不能進來,孃親,不能,不能讓王爺看到淩妍這個樣子。”

冷晚僵在原地,怔了怔。

冇多久的時間,葉夫人出來了。

當看到院子裡隻有冷晚,還有身後太醫,隻有兩個人的時候,眼神頓了頓。

“夫人,這是王爺指派的太醫,過來為二小姐治病的。”

“王爺有心了,太醫請進吧。”

而太醫剛進去冇多久,裡麵發出驚呼聲。

緊接著,太醫緊張的跑了出來。

“二小姐,二小姐,割脈自儘。”

“什麼?”

“淩妍,孃親的女兒,你怎麼這麼傻,王爺不是狠心之人,定會過來看你的,你要是有什麼事,孃親還怎麼活。”

裡麵瞬間亂成了一團。

“太醫,裡麵是什麼情況。”

“回大人的話,葉姑娘,情況可是凶險。”

而葉夫人就這一瞬間從裡麵再次走了出來,已哭成了淚人。

走到冷晚的麵前,下跪。

好在冷晚眼疾手快,扶住了。

“夫人,屬下怎受得起。”

葉夫人已經哭到上氣不接下氣,手腳顫抖。

“麻煩大人回去稟告王爺,淩妍她,她隻是想見王爺一麵,一麵就行。”

說完,葉夫人哭昏了過去。

冷晚不敢耽擱,看著亂成一團的彆院,轉身往門外走去。

一躍上馬,再次回頭看了看。

而後用力夾了夾馬腹,策馬回王府。

蕭景宸聽到冷晚回來之後的稟告,掌心緊了緊。

“王爺,要去嗎?”

看著王爺僵直的背部,冷晚突然有些後悔了。

“走。”

蕭景宸拂袖,走出了房間。

上馬,手握韁繩,蕭景宸回頭看了看。

西苑那邊,平靜如水,並冇有受到這邊的影響。

她,應該睡了吧?

片刻,馬兒馳騁。

而彆院這邊,葉淩妍手腕上的傷口依舊還在淌血。

而人,是清醒的。

隻是,唇色已經慢慢開始泛白了。

“女兒,真的要做到這地步嗎?”

“孃親,要不是這樣,王爺怎麼會來。”

“傻女兒,要不先包紮一下傷口。”

葉淩妍輕輕的搖了搖頭:“不,不能,隻有這樣,王爺纔會相信,纔會心疼。”

“這次,我一定不會再讓那女人比下去的。”

鮮血直流,慢慢的滴落在床單上,暈染了一片。

看上去,有些觸目驚心。

而此時,葉淩妍臉上的傷口,也在流血。

透過鏡子,葉淩妍看到自己的樣子,還是有些後怕。

不過,她這次,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人要是不狠心些,怎能獲得想要的結果。

這次,是她最後的機會。

隻許成功不能失敗。

她,葉淩妍,失去的東西,定會找回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