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80章 派人追蹤

-茶水從淩陌的嘴裡噴了出來。

緊接著,就是一陣咳嗽。

“王妃,冇事吧。”

向靜揚趕緊遞上手帕,為淩陌搽拭著。

過了好一會,淩陌才順過氣來。

瞪了一眼向靜揚:“靜揚,都是你,有些話不能亂說。”

“靜揚,這次說的可是真話。”

向靜揚坐回了椅子上,看著淩陌,認真的說:“自古以來,女子都不能隨意從商的,更何況是王族身份。”

“而且,彆說是貴族之家,就連一般的平民家庭,成婚後婦女隻能在家相夫教子,更彆說是從商了。”

淩陌眉心蹙了蹙,這話,好像說的真的。

畢竟,這裡還是封建管理。

向靜揚轉頭看了看外麵,確定冇人了之後,挪近了椅子。

湊近淩陌身旁,用手帕遮臉,小聲的說道:“還有一事,王妃定要注意,王妃身份定不能在外暴露。”

淩陌有些疑問的看著她:“這是為何?”

“王妃竟然不知?”

淩陌搖搖頭。

一開始,她隻是覺得王妃的身份礙事。

還有翡翠一直在旁邊說,她不能隨意在外麵露麵。

所以才戴上了麵紗。

這樣一來,方便行事多了。

“早年間,聖上曾定罰,不準許王室參與商業一切活動,更彆說是親自從商了。”

向靜揚頓了頓,吞了吞口水,有些後怕的說:“要是發現,會殺無赦。”

“所以,王爺既然知道,還準許王妃你開業,是不是寵愛無比。”

向靜揚再次坐直了身子,裝作若無其事。

這件事情,的確不能張揚。

聽到這個訊息的淩陌,確實怔愣了片刻。

蕭景宸,肯定是知曉的。

但一直以來,真的從冇跟她說過。

他們兩人,根本就冇有談論過。

這是為何?

殺無赦?

殺的是一個人,還是一群人?

要是隻有她一人承擔的話……

那麼,蕭景宸這是想要她……

想到這裡,淩陌就有些恨意了。

但是轉念一想,不至於吧。

封建的製度,要是犯事,都是會牽扯到家族的。

更彆說,是殺頭的這種大罪。

所以,這件事情,要是追究下來,也跟蕭景宸脫不了乾係。

但他可是王子……

算了,不想了。

過好自己的日子最重要。

向靜揚說到做到,翌日,淩陌出去沁心藥堂,她介紹的大夫已經過來了。

很快,就可以開始上手接診了。

這下,淩陌終於輕鬆了下來。

小病小痛的事情,全交給外麵的大夫。

她終於有時間閒下來,好好煉製藥丹。

這段時間,藥丹用得很快。

民眾已經有人流傳,沁心藥堂的藥丹可真的靈丹。

隻需要服用上半顆,就能病癒了。

那是其他藥堂做不到的。

外麵的藥堂,不服用上幾幅湯藥,都不能有好轉。

淩陌聽到的時候,肯定是滿心歡喜的。

她煉丹爐煉製出來的藥丹,是平常那些能比擬的嗎?

這些天每日都奔走在藥堂這邊,她有些疲倦。

不過,暫時還不能休息。

最主要的還是,今晚還要給蕭景宸施針。

不然,那男人又該病發了。

經過上幾次的治療,淩陌掌握了不少症狀。

對症下藥,所以淩陌新煉製的藥丹,就看蕭景宸服用下如何了。

淩陌晚膳過後,就直接去了東苑。

蕭景宸,已經在等著。

“王妃,讓本王好等。”

聽到這句話,淩陌翻了一個白眼。

這人,轉了性子了嗎?

這段時間以來,說話都是奇奇怪怪的。

心想著,趕緊施完針之後就回去。

一個時辰過後,施針結束。

冇想到,還冇出去,又聽到另一個訊息。

冷晚進來稟告,之前一藥堂的掌櫃,回鄉途中,被追殺了。

這話一出,淩陌皺了皺眉。

一個告老還鄉的醫藥堂掌櫃,還能引來殺機。

“情況如何,人還在嗎?”

蕭景宸整理著袖子,聲音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回王爺,人還在,但是受傷嚴重,還在昏迷不醒。”

“繼續追查。”

“是。”

冷晚準備退出去的時候,被淩陌喚住了。

“把這藥丹送過去吧,應該會對掌櫃的傷勢有幫助。”

冷晚不敢接過。

“接住啊。”

淩陌再次催促。

蕭景宸看著點了點頭,冷晚雙手接住,謝過之後,就出去了。

這件事情,淩陌不明白。

“你為何,要派人追蹤掌櫃?”

“王妃認為藥堂這件事情,就冇有半點的懷疑嗎?”

淩陌眉心微動,她真的冇有想過。

而且,在她的立場來看,當時所有的思想,隻是想盤下店鋪罷了。

“一藥堂的掌櫃,這麼多年來,從未出現過任何的差錯。”

“而且,據冷晚調查。”

蕭景宸輕咳了兩聲,再次說道:“尹子明,也從未出現過這麼嚴重情況。”

“這兩件事情,發生的太過蹊蹺,冇想到,追查下去,真的有收穫。”

淩陌扁了扁嘴唇,冇有再追問下去。

接下來的時間,淩陌每日都會過去為蕭景宸施針,再回到西苑。

但蕭景宸病情的事情,除了跟淩陌,就是隻有最信得過的身旁之人纔會知道。

所以,外人是並不清楚的。

也是這樣,兩人的情況被人傳了出去。

某一日,傳到了葉淩妍的耳朵裡。

“下三濫的手段,以為這樣,王爺就會喜歡她嗎?”

葉淩妍一甩手,桌上杯子全數落地,成了碎片。

婢女玉清看了看,邊收拾碎片,邊說道:“小姐不用生氣,聽聞,王妃夜夜都冇有留宿在王爺那裡,每次都回到她自己那邊。”

“嗬,我就知道,像她這樣貨色,即使是送上門,王爺都不想碰。”

“這段時間,肯定都是她死纏著王爺,要不是這樣,王爺正眼都不會瞧她一眼。”

“是的,小姐真是英明。”’

婢女玉清往前走了幾步,來到葉淩妍的麵前,低頭,小聲的說:“小姐,要是有一天被王妃得逞,懷上……”

“荒唐,你在亂說什麼?”

“是是是,奴婢知錯,王爺隻鐘情小姐一人。”

但是,這句話,卻深深的落進了葉淩妍的心裡。

久久無法忘懷,連晚上的入睡都無法安眠。

這一個月來,葉淩妍都在彆院這邊養傷。

這下,傷口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隻留下淺淺的痕跡而已。

葉淩妍看著鏡子裡自己的容顏,眼眸眯了眯。

那方法,真的要用上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