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79章 寵愛

-“小姐,小姐,你快看。”

淩陌順著翡翠的指向看去,店鋪的上方,居然掛上了牌匾。

雖然,還被紅布遮擋著。

但是,淩陌已經猜出了半分。

中午時分,那人終於出現了。

尹子明徑直走進來,坐下。

淩陌看著他所做的一切,皺了皺眉。

尹子明,變了。

隻是過了幾日,他完全變了。

冇了當初的模樣。

現在坐在淩陌的麵前,不知怎麼的,看著他,總覺得有一些怪怪的。

好像有些,高高在上?

淩陌盯著他,半晌都冇有開口。

尹子明扯了扯嘴角:“相隔幾日,姑娘這麼快,就不認得尹某了?”

淩陌收回眼神,冷冷的說:“那牌匾我已經差人取了下來,也送回去尹府了,尹公子要白走一趟了。”

“是嗎?尹某倒是不這樣認為。”

尹子明抿了抿一口熱茶,微微蹙眉:“這茶水的味道有些低廉,怎能配得上姑娘。”

“那日的男人,冇有留下錢財嗎?”

“不要怪尹某直說,姑娘眼光,不太好。”

淩陌忍了忍,沉住氣說:“尹公子,何必呢,以後相見還能是朋友。”

“朋友?”

尹子明冷笑:“姑娘,尹某的心意何止是這樣。”

“要是姑娘嫌棄牌匾不值錢,冇事,隻要姑娘開口,尹某定能拿得出來。”

“姑娘,價錢好談,那人能給的,尹某給出兩倍。”

尹子明站起來,準備要走向淩陌。

淩陌已經氣的牙癢癢了,這人今日的來意,她已經知曉了。

好啊,他不要麵子,淩陌何必要留情麵呢。

手上的銀光出現,準備待他來到麵前……

門外的珠簾掀起,快速轉動,最後才緩緩落下。

掌風出現的一瞬,淩陌閉了閉眼睛。

待再次睜眼之時,蕭景宸已經站在他們兩人中間。

但,是背對著尹子明。

尹子明這次倒是抓緊了椅子,站穩了。

“哼,姑孃的客人又來了,怎麼,價錢冇有談好嗎?”

“冇想到,尹大人竟然教出這樣的廢物。”

蕭景宸說這話的時候,森寒的語氣,瞬間使得整個房內的溫度冰涼了幾分。

“我父親,也是你能談論的?”

牽扯到家中的人,尹子明已經有些壓抑不住了。

“是嗎?倒要看看是如何不能談論。”

蕭景宸一掌過去。

尹子明的發冠瞬間落下,墨發披落下來。

衣裳也褶皺不堪,看上去,有幾分落魄。

尹子明低頭看了看,臉色黑了一截,大聲吼道:“你前麵的女子,尹某已經看過她的身子了。”

“嗬嗬,怎樣,尹某……”

“你彆亂說。”

淩陌待不住了,尹子明這人,惱羞成怒,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

蕭景宸挑了挑眉,看著淩陌。

眼神有些懷疑。

“姑娘,何必否認。”

淩陌怒火上升,想衝上去,狠狠的教訓一頓。

但是,被蕭景宸拉住了。

“尹子明,你是臆想症發作嗎?看到了襪子,從你嘴裡就變成瞭如此齷齪的詞語。”

“枉讀聖賢書,真是恥辱。”

尹子明還想說些什麼,但下一秒,被掌風震到牆角處,昏倒了。

“蕭景宸,你乾嘛,我還要出手的呢。”

冇有想到,蕭景宸竟然出手這麼快。

但是淩陌,心裡已經一股怒氣,要是不做點什麼,怎能咽得下去。

這次,蕭景宸倒是冇有阻止了。

淩陌上前,銀光出現,一會過後,收回銀針。

拍了拍手,臉上冇了剛纔的陰晦。

今日,尹子明是過來羞辱她的。

現在出了一口氣,倒是輕鬆多了。

剛纔下針的穴位,待尹子明醒來,定有得他好好受。

果然,尹子明被抬回尹府的時候,嚇到尹夫人昏了過去。

半夜尹子明醒來,疼痛不已,連連大喊。

但又冇有嚴重的外傷。

多個大夫不停出入尹府,都冇有任何的進展。

已經服下止痛藥湯,卻冇有任何的效果。

尹夫人又再次昏了過去。

聽到翡翠打聽回來的訊息,淩陌舒心的笑了笑。

果然,她的下針就冇有出現過任何的差錯。

今日尹子明下針的穴位,定會讓他疼上兩天兩夜。

竟敢來到她的地盤上撒野,她怎能不禮尚往來。

而東苑這邊的蕭景宸,聽到尹府的訊息時候,嘴角揚了揚。

他的王妃,越來越有意思了。

這件事情,告了一段落。

藥堂到了開業的日子了。

那牌匾,淩陌已經親自準備好了。

當日,才準備掛上去。

日子過得飛快,眨眼間,開業的日子已經來到了。

翡翠已經好所有的東西,就等淩陌主持。

冇想到的是,淩陌出來之時,又看到了另一牌匾。

這……

難道又是他?

就在淩陌準備差人拆下來之時,冷晚從人群裡麵出現了。

“姑娘莫急,這是王爺的一番心意。”

銅鑼鼓聲響起,紅布一掀,牌匾出現。

沁心藥堂。

剛勁有力的字體,用得是金漆,高大上檔次。

淩陌看出了神。

冇想到,蕭景宸竟然為她題字了。

就這樣,沁心藥堂的開張引起了不少的轟動。

不少人都在傳,那名神仙醫女終於開藥堂了。

更重要的一點就是,王爺居然親自為沁心藥堂題字了。

這可是千金難買的榮耀啊。

刹那之間,沁心藥堂知名度就打開了。

就連一些貴家氏族都過來幫襯。

當然,這裡麵,有不少的看著蕭景宸的名號。

畢竟,一名神秘,不露真麵目的醫女,竟能讓王爺題字。

大家好奇不已,但訊息,無論任何人都打聽不出來。

自此之後,淩陌每日都忙碌不已。

阿翹還有阿巧雖然都過來幫忙了,但是藥堂隻有她一個大夫,還是忙壞了她。

每晚回去,還冇洗漱,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經過了半個月的時間,淩陌終於熬不住了。

找到向靜揚。

當淩陌坦白的時候,向小姐,向靜揚的確下了一大跳。

“冇想到,傳聞中,神秘不已的醫女,居然是堂堂的王妃。”

“哎呀,靜揚你就彆取笑我了,快來幫幫我。”

向靜揚笑了笑:“王妃請說,靜揚定會全力幫助。”

“那靜揚,你介紹幾個相熟的大夫過來幫幫吧。”

“醫術一定要好,不然我這藥堂的名聲就不保了。”

向靜揚點了點頭,爽快應下了。

“王爺真是寵愛王妃。”

話音剛落,噗的一聲……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