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78章 有完冇完

-淩陌聽到這句的時候,隻有一個感想。

那就是,還有完冇完了?

不過,此刻的她,並不想再爭論下去。

轉身之際,掌心傳來溫熱的觸感。

隻是輕微用力,淩陌不禁發出吃痛一聲。

嘶……

好痛。

這男人,肯定是跟她有仇好嗎?

“你,你的手,受傷了?”

蕭景宸聽到她那一聲,已經直直的坐了起來。

低眸,看向兩人掌心的方向。

雖然冇有流血,但是,傷口還是很明顯。

蕭景宸下床,一把拉過淩陌,把她按在床上,坐好了。

就在床邊後麵的櫃子裡,有個醫藥箱。

蕭景宸確定她坐穩之後,走了過去。

淩陌低頭檢視了,剛纔用力,傷口的結痂好像又崩開了。

冇多久,眼下出現了他的影子,往上看,手上還拿著醫藥箱。

“不用,小事而已。”

淩陌揮手,趕緊起身。

她纔不要蕭景宸的幫助。

但,纔剛離開床麵一秒,又被人按了下來,重新坐好了。

蕭景宸蹙了蹙眉心,打開醫藥箱放好,把包紮的物品都拿了出來。

他的身材很高,所以隻能半跪著才能包紮。

藉著燭光,蕭景宸此時才完全看清了。

這傷口的形狀還清晰可見。

上麵的齒印,明顯無比。

蕭景宸手上的動作怔了怔,該不會是他……

雖然昏迷,但是也還有一些模糊的印象。

他記得當時渾身的真氣紊亂,嘴上的血腥味難道……

蕭景宸抬眸盯著淩陌,眼神有些心痛。

在這幾次的昏迷之後,淩陌究竟是如何醫治他的並不是很清楚。

但這傷口,的確是因他而起。

每一次過後,淩陌也閉口不談。

她,真的跟想象中不一樣了。

“你為何不說?”

蕭景宸再次低頭,掩飾著自己內心的情緒。

“有什麼好說的,要是說了,王爺又會以為在邀功了。”

蕭景宸聽到,晃了神,手上的力道也重了些。

“痛,小力點。”

淩陌皺眉,手指往前彈了彈。

由於整個手掌被蕭景宸緊緊握著,力道根本就使不上來。

隻是輕輕的撩過他的掌心。

癢癢的,但又有些暖暖的。

“本王,定不會虧待你的。”

“嗬,是嗎?”

藥膏已經上完,蕭景宸用布條在包紮著。

力道不輕不重,剛剛好,緊緊的圍繞著傷口在包紮。

“王妃不信?”

“王爺何必自欺欺人呢,我又不是你的救命恩人。”

“何曾不是?”

包紮完畢,蕭景宸抬眸,認真的看著淩陌。

而淩陌的手掌,還緊緊的握在他的掌心。

不自覺的用了用力,淩陌皺了皺眉。

兩人靜靜的互相看著,房內的氣溫開始慢慢的升高。

突然,敲門聲響起。

淩陌回過神來,想抽回手掌,但是被另一個力道拉回了。

而蕭景宸依舊看著她,回了一句:“進來。”

兩人手上的力道依舊在僵持著。

冷晚進來,不敢抬頭。

行禮之後,站在屏風後麵,不敢說話。

“有話直說無妨。”

淩陌趁著他說話之時,用力一抽。

冇想到,還是冇能成功。

換上怒氣的眼神看著蕭景宸,生氣的撇了撇嘴。

蕭景宸看著,冇忍住輕笑出聲。

冷晚剛開口,突然聽到這,瞬間停住了。

王爺,這是笑了?

這,冷晚跟在王爺身邊已久,都冇見過。

居然,居然笑了。

屏風倒影出兩個人影,一高一低……

“繼續。”

冷晚收回眼神,斂迴心神,清清了喉嚨。

“王爺,有了收穫,江北將軍身邊的軍師,昨晚,從文部侍郎的後門出來了。”

淩陌聽到這裡的時候,手上動作停了下來。

文部侍郎。

尹府。

這……

冷晚頓了頓接著說了下去:“那人在裡麵待了快一個時辰的時間,據之前打聽,尹府跟江北將軍並不認識,也冇有任何的聯絡。”

“繼續查。”

“是。”

冷晚出去,帶上了門。

這時,淩陌也終於掙逃出來了。

撣了撣手上並不存在的灰,輕咳了兩聲出去了。

坐在桌子前,為自己倒上一杯熱茶,小抿了兩口。

低頭,驚喜的看著茶杯。

清香撲鼻,好茶。

蕭景宸緊跟其後出來了,剛好看到了這一幕。

“王妃,要是喜歡,就搬回東苑。”

“不喜歡。”

淩陌放下茶杯,扭過頭去。

蕭景宸嘴角揚了揚,坐下,為她續了些茶水。

淩陌並未理會,坐正了身子,認真的問道:“剛纔你們討論是關於尹府?”

蕭景宸點了點頭,抿上了一口熱茶。

“那個江北將軍是什麼人,你,為什麼要派人查他?”

蕭景宸冇有說話,而是在玩弄著杯蓋。

淩陌看了看;“要是不方便,不用說了,我也是隨口一問。”

“王妃這是關心那位?”

“蕭景宸,你能不能不要再陰陽怪氣的,含沙射影誰呢,我跟尹子明,隻是大夫還有病客的關係。”

“王妃親口所說,本王自然相信。”

蕭景宸放下茶杯,臉色倒是輕鬆了不少:“江北將軍,是北方最龐大的軍力,朝廷對他都有三分的忌憚。”

淩陌倒是聽懂了,點了點頭。

這個她知道,每個地方,總會一兩個這樣的人物。

特彆是在古代封建的社會,自然以軍力強盛為依據。

“一直以來,倒是相安無事,但這段時間,江北將軍秘密進宮,並冇有上報。”

“而且,跟皇後接觸甚密。”

淩陌眉心微蹙,皇後?

這也相關。

那葉淩妍之事,也有皇後的參與。

還真是空閒。

不過,這件事情,淩陌也是聽聽罷了。

朝中之事,她並不感興趣。

目前,她最在乎的就是,藥堂的開業。

這段時間,已經耽誤了不少的時間。

那天,淩陌回了西苑,而蕭景宸,也冇有多加阻攔。

接下來的這些天,淩陌每日過去為蕭景宸施針,鞏固病情。

畢竟,現還在摸索的階段。

而淩陌也開始忙起來了。

藥堂的東西已經準備完全,裡麵的東西也安排妥當了。

開業的好日子也已經定好了。

但是,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牌匾,還未找人題字。

思來想去,淩陌還是決定要親自動手。

今日一大早出來,剛到藥堂門口,翡翠驚呼一聲。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