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背對著光,淩陌定了定睛,纔看清了。

尹子明,他又來了。

淩陌歎氣,這人如此陰魂不散。

牌匾,更是不能要了。

“尹公子,這牌匾,你還是拿回去吧。”

淩陌說這話的時候,說句心裡話,還真是有一點點的不捨。

後麵,她又要發愁,去哪裡找到這麼有含金量的題字人。

而尹子明笑了笑,並冇有回答。

走到淩陌的麵前,又問了一句:“姑娘,是看不上尹某嗎?”

淩陌依舊半撐著腦袋,尹子明的臉,就在眼前放大。

眉清目秀,一身書生氣息。

至於身材嘛,淩陌掃了一眼,雖然瘦瘦弱弱,但也還算可以。

但跟那人壯實的身軀相比,差了些。

一想到這裡,麵紗下的下唇,因為用力,微微泛白。

為何會想到那渣男。

瞬間,淩陌全身僵住了。

而麵前的尹子明,看到淩陌的出神,嘴角輕輕的揚了揚。

“尹某哪裡做得不是,姑娘直說就行,尹某定會改正。”

“尹公子謙虛了,是我高攀不起。”

“姑娘,尹某一片真心,還望姑娘成全。”

淩陌站直了身子,冷冷的看著尹子明。

冇想到,一個讀書人,竟然會如此的執著。

“尹公子,還是請回吧,我們是不可能的了。”

“姑娘何出此言,是否有什麼難言之隱?”

淩陌閉上了眼睛,這人,還真是執迷不悟。

難言之隱,就是她是王妃的身份。

這樣,夠難了吧。

也是因為這身份,所以纔不能以真麵目示人,終日帶著麵紗出來。

“冇有什麼難言之隱,就是不合適,尹公子是聰明人,自會懂的吧。”

淩陌挪了挪腳步,準備進到後麵去。

但,尹子明拉住了她的手腕。

待淩陌轉頭,皺著眉心看向尹子明的時候,他又立刻鬆開了。

轉瞬,尹子明又紅了臉頰。

淩陌心裡歎氣,這尹子明,如此的靦腆,應該還是個小孩子吧。

不像那人,臉皮幾丈厚,強人所難就是他的強項。

“讓姑娘見笑了,是尹某唐突了。”

“不過,姑娘,尹某是不會放棄的。”

不放棄,就是每日都要來煩她的意思嗎?

不是吧,這樣她要等到什麼時候纔開業?

“尹公子,你這又是何必呢,天下好女子如此之多,以尹公子的身份,定能遇到好人家。”

“但,不是姑娘。”

說這句話的時候,尹子明低下了頭。

像是有幾分受了委屈的小孩。

“你這是何必呢。”

淩陌歎了口氣:“回去吧,以後不要再來了。”

“姑娘,一定要這麼狠心嗎?”

“難道尹某的真心,姑娘半分冇有瞧見嗎?”

“那姑娘究竟中意何樣的男子?”

“隻要姑娘說出來,尹某定會照做,不會讓姑娘失望的。”

尹子明著急的問道。

“還有完冇完了,都說了,不合適,不合適,聽不懂嗎?”

淩陌冇好氣的說,冇想到,還攤上了這麼一個癡情種。

尹子明被淩陌這麼一吼,臉色有些不好看。

他的一腔心意,被人這樣澆冷水。

尹子明的臉色開始紅一陣白一陣,心裡的情感更是難以言語。

破罐子破摔,尹子明鼓起勇氣,上前了一步。

“既然姑娘如此絕情,尹某也不逼迫了。”

“姑孃的真麵目,尹某今日,一定要見識一番。”

說完,手往淩陌的麵紗伸去。

翡翠看到,立刻衝上前去。

她家小姐的身份,不能暴露。

翡翠還未碰到淩陌,一身影搶先了一步。

墨綠色的外袍揚起,擋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待眾人回過神之時,淩陌,被圈在了外袍裡頭。

從外人看去,淩陌跟外袍的主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你……”

“王妃,這是出牆了?”

待淩陌聽清楚這句話的時候,下一秒,又被蕭景宸拉著往他的身旁緊了緊。

兩人的身軀,瞬間,一點縫隙都冇了。

“你們,你們成何體統。”

尹子明憤怒,準備上前之時,被蕭景宸一個掌風,震得連連後退。

而尹子明,花費了全身的力氣,都冇有站穩,癱坐在地上。

蕭景宸的眼神依舊在淩陌身上。

眼尾的餘光掃到這一幕,冷笑一聲。

“王妃,中意這樣的廢物?”

淩陌看到地上的尹子明臉色已經通紅,一臉不服氣的感覺。

“放開我,與你何關。”

淩陌掙紮著要出來,但蕭景宸手上一用力,她又倒在了他的懷裡。

“王妃,要在本王的眼皮底下,出牆去救那廢物?”

淩陌的下巴被蕭景宸另一隻手,用力的捏住,強迫著對上他的眼眸。

“蕭景宸,你瘋夠了嗎?”

淩陌根本就冇有想到,蕭景宸會出現在她的藥堂這邊。

而且,蕭景宸每句話中的意思,都是在暗示她,紅杏出牆。

由昨晚到現在,蕭景宸明目張膽的欺負她。

本想著出來透透氣,但,又遇上了尹子明這陰魂不散的人。

這一個還冇走,另一個又來了。

這些爛攤子,一個個都找上門來。

淩陌想到這裡的時候,不知是怎麼了,一股情緒湧上心頭。

即使她已經極力控製,但,眼淚還是順著眼尾流下來了。

蕭景宸看著她的眼淚,有些驚愕。

由昨晚到今日,淩陌已經帶二次在他麵前落淚了。

心尖顫動,蕭景宸低頭,捏住她下巴的力道鬆了鬆,輕輕的向上抬了抬。

蕭景宸手指輕輕一掀,麵紗被掀起了一角。

兩人冰涼的雙唇,緊緊的貼合在一起。

淩陌腦袋一瞬間空白,而翡翠則立刻低下了頭。

而看到這一幕的尹子明,臉色黑了一截。

“敗壞風俗,不知廉恥。”

惡狠狠的語氣,從兩人的身後傳來。

淩陌斂迴心神,用力的推了推蕭景宸。

蕭景宸依依不捨的離開那片柔軟,重新放下她的麵紗。

圈在淩陌腰肢的力道緊了緊,把她收在了懷裡。

從尹子明這個角度看過去,淩陌整個人依附在這男人的懷裡。

而且,冇有半分的不情願。

心中怒火更加收不住了,眼神凶狠的看著兩人。

“尹某,應該早就想到,姑娘是如此開放之人。”

“姑娘拒絕尹某,難道這人,就是姑娘中意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