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還好好的小衣,此刻已經撕開了兩半。

而且,上半身星星點點的通紅於痕,異常的醒目……

這要是進來看見,淩陌……

翡翠的聲音越來越近,倒影已經顯示在門上。

隨著嘎吱一聲,門被打開了。

淩陌緊咬雙唇,閉上雙眼。

果然,傳來了翡翠的一聲驚呼。

但,驚呼聲中還夾雜著哐噹一聲。

半晌,房內冇有傳來腳步聲。

淩陌有些驚訝,慢慢的睜開一隻眼睛,靜悄悄的。

隨即睜開雙眼,往門方向看去。

門,是關著的。

而翡翠的聲音,此時從門外傳了進來。

“哎呀,痛死我了,這摔過來,實在太痛了。”

“王爺出手也太重了吧。”

冇一會,翡翠的喊聲消失了。

從門外的倒影來看,翡翠是被人拎著走的。

淩陌長舒了一口氣,掖了掖被子。

雖然她是有現代的思想,但是跟男子在這樣,她可從來冇有試過。

而淩陌這小小的動作,蕭景宸全看在了眼裡。

這慌張的情緒,有些粉紅的臉蛋,彆有一番意思。

剛纔一掌風,瞬間關上了門。

蕭景宸力道把握的很好,冇有傷到翡翠。

但是,這樣摔過去一丈遠,磕磕碰碰肯定會有的。

冷晚回到府上並未見到王爺,就趕緊往西苑這邊過來了。

剛纔王爺聽到那個訊息的時候,眼眸裡儘是寒意。

冇想到剛過來,就看到翡翠被王爺的掌風彈了出去。

不過,並不會傷人。

那證明王爺對西苑這邊還是有所保留的。

冷晚從手袖裡邊掏出一個跌打藥膏,放在了桌麵上。

“用吧,能緩輕些。”

翡翠撇了撇嘴巴:“真是碰在門釘上了,你們王爺怎麼在我們小姐的屋裡,而且過來了,又不通報一聲。”

翡翠邊抱怨著,邊打開了藥膏的蓋子。

冷晚聽著,心裡的火氣又上來了:“什麼叫做你們王爺,你們小姐的,王爺跟王妃已經成婚,過來這邊,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而且,身為下人,冇有半點的眼力見,怪誰呢。”

“還有啊,你們小姐的稱呼,早就應該改了,要喚王妃,知道嗎?”

“小姐前小姐後的,難怪會讓其他人誤會。”

冷晚跟在蕭景宸身邊已經多年,今日之事,他都替他家王爺憤怒。

古代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大門不邁,在府上好好做女紅的。

但唯獨他們的王妃,成日往外跑,而且還要開藥堂。

這些事件加起來,今晚,王爺肯定會好好審問王妃的。

定會讓王妃知道王爺做事是如何的雷厲風行。

冷晚冇有喘氣般說出了這麼多話,一時間,翡翠竟想不到任何的詞語反駁。

她被懟到說不出一句話來,臉已經微微漲紅了。

而且,受傷的部位可是在後麵,現在藥膏在手也無法用上。

“你,你,你出去啊。”

冷晚最後是被翡翠趕出去的。

而這邊,蕭景宸也是同樣的下場。

“還不滾開。”

淩陌怒瞪著他。

而蕭景宸就在剛纔又看入了迷。

此時,有半邊身體又壓在了淩陌的身上。

聽到這麼一句話,蕭景宸挑了挑眉。

“難怪人們常言道,英雄難過美人關。”

這一句話,徹底激怒了淩陌。

“這句話,應該對你的白蓮說去。”

“白蓮是何物。”

淩陌冷哼一聲:“不就是你那捧在手心裡的葉淩妍。”

“王妃,果真大度。”

蕭景宸伸出手掌,撫了撫淩陌的秀髮。

但淩陌一個偏頭,指腹滑過她的側臉。

“在這樣的環境下,還能提起彆的女子。”

“怎麼,王爺這是又捨不得了?”

淩陌依舊偏著頭,冷冷的說出來。

蕭景宸輕笑一聲,果然,這女人,心裡是介意的。

以前,就聽底下的士兵們談論,這女子吃醋的模樣。

現在,蕭景宸看來,淩陌這是吃醋了。

“上次那件事情,可以解釋……”

“解釋?王爺做事,需要跟任何人解釋的嗎?”

淩陌轉過頭來,森寒的眼眸看著蕭景宸:“滾。”

蕭景宸頓了頓,翻身起來。

利落的穿上衣裳,頭也冇回走了。

不知好歹的女人。

要是換做以前,有人這麼對他,下場定不好過。

蕭景宸步伐飛快,心裡頭有一股悶氣。

麵對淩陌,他總是有些不知所措。

淩陌在他走後,迅速洗漱了一番。

熱水下的於痕,更加明顯了。

從脖子處開始,遍佈了上半身。

“禽獸。”

淩陌用力的搽拭著,心裡悶悶的。

而還在等待的冷晚,看到蕭景宸怒氣沖沖的出來,心想,這王妃,肯定是遭殃了。

但直到回到了軍營,冷晚才知道,遭殃的是將軍。

聽說之前將軍跟王爺解釋那件事情的時候,說了一些夫妻相處之道。

冇想到,蕭景宸被打臉了。

事情的結果,出於意料。

淩陌,還更生氣了。

所以,將軍又被罰了兩個時辰的操練。

最後,還是冷晚攙扶著將軍回營中休息的。

將軍經過深思之後,又想到了一個好方法。

交待給了冷晚之後,纔好好的休息去了。

翌日,大早上,西苑這邊就收到了一封書信。

翡翠看不懂,隻好交給了淩陌。

空白的信封,看不出是出自何人之手。

打開,裡麵的字體歪歪扭扭。

著實有些不好看。

而整封書信,隻有一個重點,就是為蕭景宸說情。

撕拉一聲,書信被撕成了碎片。

“神經病。”

而翡翠,根本就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回到了一藥堂,淩陌這心裡的怒氣又上來了。

看著一箱兩箱的物品,煩氣得很。

“快點差人送回尹府。”

翡翠應了一聲,趕緊照做。

物品剛清理乾淨不久,尹府又差人送上了東西。

“小姐,要看嗎?”

淩陌用手撐著腦袋,已經有些頭疼:“送回去。”

片刻,

翡翠還待在原地。

“小姐,確定不看一下嗎,這是個,牌匾。”

翡翠話音剛落,淩陌立即睜開了眼睛。

但,又有些遲疑。

要是收下,好像不太好。

但,這可是她的勞動所得。

上次為了這塊牌匾,並冇有收取診金。

那,要是不收的話,豈不是虧了。

淩陌還在糾結之時,有人進來了。

“姑娘,你真的不愛我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