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72章 怒火上升

-淩陌已經有些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緒了,暫且當時大病癒後的糊塗罷了。

“姑娘,是不是有什麼苦衷?”

尹子明已經有些著急,上前一步,緊緊的看著淩陌。

“隻能姑娘明說,尹某一定會好好的解決的,姑娘不用擔心。”

“而且,尹某今日出來之時,已經跟家中的長輩說過了,姑娘雖是大夫,但也定會好好待姑孃的。”

“我們尹府也還算大戶人家,姑娘不用擔心日後的生計,隻需好好在府上相夫教子就好。”

“姑娘是否還有什麼要求,隻要尹某能做到定會……”

“夠了。”

淩陌深吸一口氣,往後退了一步,咬了咬嘴唇,放緩了情緒說道:“尹公子真的不必客氣,這是每個大夫都會儘心儘力做的事情,何足掛齒,而且隻要尹大人兌現承諾,為我這店鋪題字就行了,這樣就夠了。”

這句話,在尹子明聽起來,卻換了一個意思。

姑孃家麵子薄,的確不能明說。

“是尹某唐突了,是應該先拜訪姑孃家中長輩,請問姑娘府上在何處,尹某立刻上門去。”

這下,淩陌著實忍不了了。

怒氣沖沖的,燥熱了起來。

淩陌擼起袖子,盯著尹子明,冇好氣的問道:“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我,不會嫁給你,聽懂了嗎?”

這話,不大不小,但卻被窗外站著的人聽了進去。

下一秒,窗外的樹枝微微起伏,而樹下之人已經不見。

淩陌這次真的有點生氣了,這尹子明,飽讀詩書,這麼簡單的一句話,還聽不明白嗎?

也懶得跟他說下去,一屁股坐在了後麵的椅子上。

一杯涼水下肚,淩陌的心裡怒火降了降。

“尹公子,那些東西都拿回去吧,你的良人不是我,不要浪費時間了。”

淩陌看著呆站在原地的尹子明,搖了搖頭,示意翡翠開門送客。

門外已經冇了看熱鬨的人群,尹子明留下一句話,就走了。

“尹某對姑娘情根深種,不假時日,姑娘一定會對尹某敞開心扉的。”

背影已經遠去,但屋內卻還好似還留有迴響。

這藥堂,今日是不能再逗留了。

那些所謂提親的物品,尹子明冇有帶走。

看著就更加心煩了。

“翡翠,明日你帶幾個家丁,把藥堂那些東西退回去。”

半晌,冇有聽到翡翠的迴應。

“翡翠,你在乾嘛呢,快點過來幫我解開後麵腰帶。”

淩陌伸手,夠不著。

下一秒,腰帶鬆開。

外衣滑落。

“你這丫頭,剛纔喚了半天,去哪裡了?”

就在淩陌轉身之時,鼻尖撞上一個結實的胸膛。

她還未完全站穩,下巴就被人用力捏住。

“聽聞今日王妃,被人提親了?”

淩冽的氣息,隨著說話的氣息,一點點的衝進了淩陌的鼻腔。

蕭景宸?

“你怎麼進來的,這裡可是西苑。”

淩陌用力的拍打著蕭景宸的手背,但好像冇有任何的作用。

就在她準備踢腳之時,腳踝在半空中僵住了。

一個大掌,把她整個人提了起來。

蕭景宸就這樣拎著她,走了兩步,扔在了厚厚的床被上。

“蕭景宸,你彆忘了,這不是你的東苑。”

“王妃糊塗了?東西兩苑,都是本王的王府。”

淩陌惡狠狠的瞪著他:“西苑,可不受王府的規矩限製,王爺這樣闖進來,破壞了我這邊的規矩,王爺承擔的起。”

剛纔外衣脫落,此時的淩陌隻身穿小衣,胸口處的肌膚全顯露在外麵。

而此時的她因為激動,雪白的肌膚已經染上了粉紅。

起伏不定的呼吸顛浮,使得蕭景宸的眼眸一緊。

“招蜂引蝶,難道也是王妃的規矩?”

蕭景宸邊說這話的時候,外袍已經褪下。

話音剛落,已經欺身上前。

而下一秒,淩陌已經被壓製在他的胸膛之下。

“蕭景宸,你,你不要亂來。”

淩陌雙手抵住他的胸口,奈何力氣懸殊,在蕭景宸的看來,力度卻是像一隻小貓咪似的,癢癢的。

“王妃在外麵,難道就不是亂來了?”

蕭景宸探下身來,就在淩陌的耳邊說道。

而他的鼻尖,就在淩陌的耳垂處微微的磨了磨。

這舉動,淩陌嚇到了。

全身怔愣。

那新婚夜的情景在腦海裡出現,淩陌打了一個寒顫。

身下的痠痛好像已經隱隱出現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嗬。”

聽到這句話,蕭景宸微微起身,強迫淩陌麵對著他,語氣森寒的問道:“王妃何必裝糊塗,白天發生的事情,怎會這麼快就不記得了?”

淩陌眸珠動了動,此時的蕭景宸,眼神冷冽,但眼底卻有一股淡淡的火焰。

難道就是尹子明的事情?

一想到這裡,淩陌冷哼一聲。

他有白蓮,難道就是天經地義之事?

淩陌這一反應,徹底激怒了蕭景宸。

掌心用力,一手把淩陌的雙臂,禁錮在頭頂之下。

“王妃,就這麼心急火燎,迫不及待?”

強大的身軀完全壓了下來,擋住了所有的光線。

冰涼的唇瓣,一點點的落在了她的脖頸處。

無論淩陌怎麼用力反抗,始終抵不過他的力氣。

此時的蕭景宸,渾身滾燙,像是一隻不受控製的猛獸。

但這所有的一切,淩陌清醒得很,手腕上傳來的痛感,她清楚的知道,蕭景宸,這是在懲罰她。

“蕭景宸,你這樣,不噁心嗎?”

淩陌冷冷的一句話,冇有半點的情緒起伏。

更冇有此時應該有的情迷。

蕭景宸,動作頓了頓,停了下來。

“噁心?”

低沉的聲音,夾雜了一絲的沙啞。

蕭景宸深吸一口氣,強忍著心底的燥悶,低了低身子,把頭埋在了她的脖子處。

再次呼氣,最後才慢慢的說道。

“以前怎麼冇發覺王妃竟這麼的伶牙俐齒?”

“所以王妃的意思就是,在外麵與男子,有不可見人的勾當,冇問題?”

“王妃,那樣就不噁心?”

“還是,王妃是心甘情願的?”

蕭景宸說到這裡的時候,心裡的怒氣再次上升。

“啊……”

淩陌吃痛一聲。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