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70章 眼前一新

-老嬤嬤聽到這句話,臉漲紅,咬緊後槽牙,但卻說不出話來。

而旁邊的尹夫人,根本就聽不得這種話。

那可是她的心頭肉。

尹夫人拉了拉老嬤嬤,低著頭,擦拭著眼珠,語氣顫抖的說:“姑娘,請進。”

“夫人。”

老嬤嬤懊惱的喊道。

尹夫人搖了搖頭,示意著淩陌進去。

翡翠小跑著上前,湊近淩陌的身旁,看了一眼還在瞪著她們的老嬤嬤。

擔心的問道:“小姐,需要翡翠進去幫忙嗎?”

淩陌搖了搖頭,推開了房門。

就在門關上的那一刻,淩陌還是聽見了外麵老嬤嬤的叫喊聲:“要是我家公子有個不妥,定不會饒過你們。”

這話,實實在在的落在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裡。

淩陌不以為然,砰的一聲,關上門。

吵死人了。

掀開床幔,看向床上的人。

這位尹公子,生得還算俊俏。

眉如墨,鼻梁挺直,白白淨淨的,生得一副文靜書生的樣子。

嘴角處,還沾染著一點血絲,臉色蒼白,添了幾分柔弱之感。

“這小子,要是好了,不知道會迷倒多少待嫁閨閣的少女。”

這一次,花了兩個時辰,淩陌才從房間出去。

出去之時,額上滿滿的細汗。

那小子,原來是對之前的藥丹過敏了,所以纔再次吐血。

那情況,在他們尹府上下看來,自然是緊張的。

尹夫人聽到這一說,懸著的心終於落下。

瞬時,手腳痠軟,全身冇有一點力氣。

要不是後麵的嬤嬤及時扶住,已經倒地了。

不過,這次,淩陌倒是不能離開了。

在尹夫人的強烈要求之下,暫時住下,直到尹公子的病情有所好轉。

冇有辦法,淩陌隻好應下了,住在南邊的客房。

翡翠不明所以:“小姐,為何要答應他們?”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對於我的藥丹過敏。”

她皺了皺眉:“不過也好,這次也順便能做個實驗了,要是這次新煉製的藥丹有效果,也不枉這一走。”

翡翠皺著眉,聽不明白,她家小姐話中的意思。

不過看著她家小姐信心滿滿的樣子,她也放心了。

住在尹府這裡,淩陌出診也容易多了。

一日三次的施針,雷打不動。

藥湯,藥丹,每日三餐準時供上,很快,尹公子的病,肉眼可見開始轉好了。

這日,淩陌施完針,幫忙著整理衣裳的時候,昏迷多日的人醒來了。

眼皮微動,慢慢的睜開。

待完全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一幕,尹公子差點一口氣又昏了過去。

尹子明低眼看著敞開的胸膛,不但如此,那雙白皙,骨節分明的柔荑正搭在他的身上……

幫他整理著衣裳。

冰涼的指尖微微觸碰到他的肌膚,使得他不由得全身僵住。

指腹的磨搽,尹子明不由得震顫了一下。

“咦,你終於醒啦。”

淩陌抬眸看著,手上的動作頓了頓。

這一對視,尹子明怔愣。

眸若星明,璀璨點點。

輕如溪流聲音,溫柔悅耳。

一時間,臉頰紅了紅。

淩陌盯著他,半晌冇有反應。

伸手在他麵前晃了晃,最後落在他的雙頰上。

“怎麼這麼紅,難道又對藥丹過敏,發燒了?”

掌心還未觸碰到,尹子明偏了偏。

“不勞姑娘費心,還請自重。”

“自重?”

淩陌站起身,這人不要看著瘦瘦弱弱的,但幫他翻身還要花費不少的力氣。

穴位就在背後,淩陌也是冇有辦法。

答應了救治,總不能半途而廢。

而且,這廣告的知名度,不容小覷。

那個條件,他家還未兌現呢。

“你們尹家,就是這麼冇有禮貌的嗎?”

“姑娘莫要亂說。”

尹公子聽到這句話,立即轉過頭看著淩陌。

但也隻是一眼,眼光又偏了過去。

淩陌撇了撇嘴角:“難道不是嗎?你們尹家就是這樣對待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

淩陌俯了俯身,伸手指著他的鼻尖:“是我救了你。”

尹公子動也不敢動,近在咫尺的臉,緊張到呼吸都不敢了。

諾諾的問道:“你,你是大夫。”

淩陌拍了拍手,站直了身子,伸了伸懶腰。

“還算你有點眼力見。”

她邊說,邊扭動有些痠軟的腰肢。

這些天,每日施針,已經有點腰痠背痛了。

尹公子看著麵前的人已經遠離了些,才微微的轉過頭來。

就一眼,又怔住了。

陽光從窗戶傾瀉,星星點點,落在女子的身上,玲瓏有致的身材更是……

“咳咳咳……”

尹公子開始猛烈的咳嗽。

這麼多日以來,這可是第一次。

第一次從房內傳出聲音,並且還是劇烈的咳嗽聲。

在門外等候的尹夫人,情急之下,推門進來了。

半敞開胸膛的男子,還有站在床前,伸著懶腰的妙齡女子……

“孃親,關門出去。”

半晌,冇有反應。

尹子明再次催促後,尹夫人才斂迴心神:“好好好,冇事就好。”

門再次關上,房內又安靜下來。

淩陌皺眉,尹夫人這操作實在看不懂。

她寶貴的兒子已經甦醒,看都不看,就又出去了?

難道,是看她在這裡,不好意思,放不開?

可能就是這個原因,畢竟他們尹家,實在是有很多的框框條條約束著。

文學大戶之家,或許就是這樣的吧。

“那行,既然你已經甦醒,想來也是無礙了,後麵按時服藥就可以了。”

淩陌打了一個哈欠:“你好生歇息,我就先回去了。”

尹子明看著她的動作,有些詫異。

平常的女子,平時說話都會掩上絲巾,但剛纔她卻直接就這樣打了哈欠。

很是獨特。

還很有意思。

尹子明在尹府的嚴格管教下成長,早已習慣了繁文縟節的約束。

從小到大接觸的大家閨秀,也是如此。

但麵前這人,推翻了他所有的認知。

原來,彆有一番灑脫。

更是眼前一新。

“藥丹我會安排好服用的時間,你就好好……”

淩陌轉身,邊走邊說,伸手還未觸碰到門框的時候,身後的衣袍被拉扯住了。

尹公子,從床上下來,小跑過來拉住了她。

而他,昏迷了兩日纔剛甦醒,此時,猛然的起身,氣血還未恢複,已經眼冒金星了。

“彆……彆走。”

說完,倒在了淩陌的腳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