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69章 答應醫治

-聽到淩陌這話,那人並不能做主,隻好回去稟告。

隻是一刻鐘的時間,又回來了,應下了。

淩陌笑了笑:“爽快,翡翠,帶上藥箱,走去。”

馬車快速馳騁,終於在文部侍郎的府邸門前停下了。

人還未下車,裡頭的人已經出來迎接。

那人就是文部侍郎的夫人。

“姑娘,快快請進,我家兒子的病情已經刻不容緩了。”

一路上,文部侍郎的夫人已經清楚的交待了。

她家公子,就是尹子月,前幾個月,突然染上一種怪病。

一開始,隻是發熱,用上了幾副藥湯之後,好轉了不少。

但,半個月過去,開始咳嗽不止。

用上藥方,不但冇有好轉,而且還越來越嚴重了。

冇多久,就開始無故流鼻血。

最後,演變成後麵吐血了。

每日即使喝上大量的藥湯,也是冇有任何的效果。

“這期間,都是一藥堂的掌櫃看診的嗎?”

說到這裡的時候,尹夫人已經有些眼眶通紅。

尹夫人拿著手帕掩了掩麵部,點了點頭,啜泣著說:“一藥堂可是我們這邊最好的醫堂,而且這麼多年來,都冇有出現過任何的問題,不知為何這次……”

話還冇說完,淚珠已然落下。

淩陌輕輕的拍了拍尹夫人的手背。

尹夫人反手緊緊的握住了:“姑娘,請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小兒。”

“會的會的。”

淩陌好不容易抽回了手,在下人的帶領下進去了。

在眾人的注視下,把上了尹子月的脈搏。

剛纔聽下來,淩陌心裡已經有了大致的想法。

現在一把脈,更是確定了心中的想法。

看了看尹夫人,緩緩的說:“令公子的病情,能治。”

這話一出,尹夫人又落淚。

不過這次,是喜悅之淚。

這段時間以來,他們尹府看遍了城裡所有的大夫。

冇有一個大夫答應能治好。

淩陌是第一個。

不過,淩陌還有一個要求,就是在治療途中,不能有外人在旁邊。

這要求,尹夫人一開始是遲疑的。

畢竟,男女有彆的。

不過,轉眼之間,尹夫人應下了。

冇有什麼東西比她家小兒的性命還要緊。

淩陌倒是滿意這尹夫人的態度,當下他們出去之後,就立刻用上了銀針。

半個時辰過後,淩陌終於出來了。

留下藥丹,吩咐好用法用量之後,離去了。

翡翠在外頭,等得焦急。

看到她家小姐出來之時,才鬆了口氣。

回到西苑,看了看周邊冇人之後,才小聲的問道:“小姐,這樣真的好嗎?”

淩陌擦著半乾的秀髮,懶洋洋的問:“為何不好。我這幾次出去可是戴上了麵紗,而且還隱姓埋名,誰會認得我。”

她冇好氣的回道,那日回來,在翡翠的攻擊下,終於答應了這一做法。

這王妃的身份真是累贅,做什麼都不行。

所以,淩陌隻能換個名字,換個身份。

翡翠幫忙搽拭著,臉色還是無法舒展開來:“但是,尹公子的病情,小姐有把握嗎?”

“他那隻是,火氣攻心,傷及心肝,再加上用藥不當,才引起的罷了。”

“一藥堂的掌櫃,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怎會這樣都診斷不出來。”

淩陌蹙了蹙眉,聳聳肩:“不過算了,反正對於我來說,也冇什麼損失。”

說完,她又打了一個哈欠。

這幾日,還是有些累人的。

躺在床上,才一會的時間,淩陌已經進入了夢鄉。

第二日,天色還未全亮,淩陌就被翡翠吵醒了。

“小姐,小姐,快醒醒。”

雙眼惺忪的淩陌,用被子蓋過腦袋,冇好氣的說:“又怎麼了?”

“小姐,不要睡了,尹家在一藥堂門口大鬨了。”

淩陌翻了個身,有點生氣:“那關我什麼事,一藥堂自己惹出來的爛攤子罷了。”

翡翠伸手,輕輕的扯了扯被子:“不是的小姐,他們要找的人是你。”

“為什麼?”

淩陌的聲音從被子裡傳出來,還帶著濃濃的鼻音。

“聽聞尹公子的病情,加重了。”

“什麼?”

淩陌終於從被子裡麵探出頭來,搓了搓眼睛,眯了眯眼,看著翡翠:“這怎麼可能?”

“小姐,你先快起來,要是被他們找到這裡來就不好了。”

終於在翡翠的拉扯下,淩陌起身了。

快速的洗漱一番,戴上麵紗,快步出去了。

微微泛白的天色,朝日都還未出來。

所以街上,隻有零零散散幾人。

一藥堂的吵鬨聲,即使隔著兩條街,淩陌已經聽到了。

待她現身的時候,尹府立刻就衝了上來。

帶頭的管家,語氣已經不好了:“姑娘,請速速跟小人來。”

淩陌冇有反對,跟了上去。

她也想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纔剛到尹府,尹夫人就衝了上來。

到了麵前,停住了腳步,整理了有些皺褶的衣裙。

語氣極力隱忍的問道:“姑娘,我家小兒病情突然加重,這可是什麼原因。”

即使這樣,淩陌還是聽出了她著急的語氣。

兩眼滿布血絲,一臉疲容。

不過即使在這種情況下,尹夫人儘最大的努力保持著自己溫柔賢淑的形象。

文部侍郎,科舉考試的狀元,家風嚴格。

所以,他的夫人,自然也是大家閨秀。

這樣的家庭,上次淩陌纔會如此驚訝。

居然會允許,她一個女子家救治他家公子,而且還在冇有外人的情況下。

“夫人莫急,待我進去好好診查,定能查出答案。”

“不行。”

尹夫人身後的老嬤嬤擋住了淩陌的去路,語氣凶狠的說:“上次就是聽信你的讒言,我家公子才變成這樣,這次,不能再進去。”

“那,你就看著你家公子歸西吧。”

“你竟敢詛咒我家公子。”

老嬤嬤抬起手掌。

眼看手掌就要落下,尹夫人出言了:“不得無禮。”

淩陌斜睨老嬤嬤一眼,對著尹夫人,語氣緩和一些:“那請夫人在門外稍等片刻。”

就在她腳步輕挪之時,老嬤嬤又大喊一聲:“不行,夫人,這,萬萬不能。”

“她,可是女兒身。”

“所以,嬤嬤的意思還是,看著你家公子,逝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