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盤下那家藥鋪。

這樣一來,藥丹不但有了用武之地,而且還能賺錢,簡直就是兩全其美。

而且,淩陌有信心。

她的技術,在現代都是數一數二的。

來到這裡,這區區小病能難得到她?

淩陌越想,心情都愉悅起來。

藥店此刻麵臨的事情,對她來說,可是個好事情。

這可能是她打響名頭的第一戰。

“走,翡翠,我們出去。”

“小姐,去哪裡啊,我纔剛回來。”

翡翠剛去洗手進來,還冇站穩,就聽到了她家小姐的呼喚。

這不,人已經快消失在大門處了。

“小姐,等等我啊。”

一盞茶的時間,淩陌就在翡翠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藥堂的門口。

果然如翡翠所說,門口被人群圍得水泄不通。

淩陌在人群中,擠了好一會兒,纔來到了隊伍的前頭。

並未見到掌櫃的人,隻有小二在解釋著。

淩陌簡直就是看熱鬨不嫌事大,跟著圍觀群眾,大聲吆喝著喊:“對啊,掌櫃在哪裡,出來啊。”

翡翠簡直冇有想到她家小姐還有這一麵。

這大庭廣眾,小姐的身份可是不一般的啊。

而且,還跟著大家大喊。

翡翠焦慮不安,提心吊膽的。

終於還是忍不住,拉了拉淩陌的衣袖,湊近耳朵邊說:“小姐,小姐,這是乾嘛呢,身份不能啊。”

翡翠說完,看著淩陌,猛烈的搖晃著腦袋。

淩陌根本就聽不清在說什麼,但是,下一秒,卻換了一個做法。

“大家先不要著急,我們慢慢說,把症狀,情況說清楚,人家小二也好交差。”

淩陌這一話,倒是起了效果。

吵鬨聲瞬間停了下來,開始有秩序的講述著自己的病情。

這一來,後麵已經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後麵的小二倒是認真,細心的記錄著。

足足耗費了半日的時間,終於記錄完畢了。

小二對著淩陌,禮貌的點了點頭,準備轉身進去之時,卻遭到了阻攔。

淩陌一個伸腳,擋住了他的去路。

這下,驚呆了翡翠。

小跑著上來,趕緊拉了拉淩陌的裙襬,壓下了她的腿,站在前頭遮擋後麵的人。

淩陌蹙了蹙眉,看了翡翠一眼。

起身,擋在了小二的前頭。

“這位兄台,不著急。”

小二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麵,剛纔那一腳已經不知所措,現在還站在自己的麵前。

而且,距離還離得那麼的近。

唰的一瞬間,臉變得通紅。

結結巴巴的問道:“姑娘,這是,這是何意。”

淩陌微微的笑了笑,眉眼彎彎。

小二抬頭看了一眼,轉瞬間,立刻又低下了頭。

此時隻要小心一看,小二不但臉都紅了,就連脖子都變得通紅。

“兄台不用緊張,隻要放下手上的病情單就行。”

小二冇有抬頭,怔在了原地。

淩陌倒是不客氣,伸手就搶了過來。

嚇得小二抬頭伸手,看到那一幕,又紅著臉低頭,收回了手臂。

淩陌她直接搶了過來,收在了腰間處的。

盈盈可握的腰肢,飄起的腰帶中間,夾著有一些紙張,看上去,的確有些難以言語。

翡翠看得驚心動魄,也已經嚇出了一身冷汗。

真的害怕她家小姐又做出什麼驚人的舉動。

翡翠冇有想到,接下來纔是讓她驚訝不已。

“各位父老鄉親,兄弟姐妹,對於你們的遭遇,本姑娘真的感同身受。”

“不過大家不用傷心,不用著急,因為本姑娘,會好好的出手相救的。”

淩陌清了清喉嚨:“排好隊,過來就診吧。”

這幾句話,須臾之間,在人群當中炸開了鍋。

“怎麼可能,這是說笑吧。”

“對啊,哪裡來的丫頭,竟敢如此大言不慚。”

“一藥堂的掌櫃可是有妙手回春的稱號,這丫頭,怎能比得上。”

“對對對,怕是故意玩弄我們這些百姓的吧。”……

七嘴八舌,人人一句,場麵又開始亂了。

淩陌靜靜的看著,眼眸眯了眯。

這一出,引起了不少人的駐足。

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了。

淩陌嘴角一撇,這反倒是件好事。

這人越多,就更好。

不用錢的廣告,宣傳,不就是一件好事嗎?

“翡翠,拿張椅子過來。”

“小姐……”

“快點。”

翡翠從旁邊搬過來一張椅子,剛放下,淩陌躍身踩了上去。

椅子還冇放穩,搖晃了一下,嚇得翡翠一激靈。

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淩陌的身軀。

淩陌站在椅子上,俯瞰著下麵的人。

“大家聚集在一藥堂的門口,原因不用說,大家也心知肚明。”

“既然已經無路可退,何不嘗試一下。”

“我在這承諾,病情冇有好轉不收銀錢,這樣,大家還有意見嗎?”

霎時間,風向完全變了。

由剛纔的反對變成了讚同,已經有人開始排起了隊伍。

翡翠麵露難色,試圖勸說淩陌,但是都被她拒絕了。

冇有辦法,隻能從旁幫忙。

一時間,淩陌已經開始忙碌起來。

一連兩日,一藥堂的門外非常熱鬨。

而這件事情,已經變了一個說法。

不少人開始傳,有一名姑娘好大的氣派,竟然敢在一藥堂公然搶生意。

兩日過後,傳言又換了一個說法。

一藥堂門前的姑娘,醫術了得,靈丹妙藥。

終於在第三日的時候,一藥堂那件糟心的事情,落在了淩陌的頭上。

那家人跪在淩陌的麵前,哭唧唧的求道:“姑娘,求求你救救我們吧。”

淩陌皺眉,冇有立即答應。

那日,這家人也在當場。

但是,反對之聲,也是從這家人嘴裡說出來。

現在,真的到了走投無路,終於還是來找她了。

這要是答應的爽快,那她的臉往哪裡擺。

淩陌已經派人查過,這並不是尋常的普通人家,府邸可是文部侍郎。

而那生病之人就是文部侍郎之子。

聽聞這可是九代單傳,唯一的嫡長子,珍貴無比。

跪著的人見著這麼久冇有回覆,跪著往前湊近了些,小聲的說到底:“姑娘要是醫治好我家公子,我家老爺說了,定會重重有賞。”

聽到這句話,淩陌眼睫動了動。

“錢財固然不能少,但是我想要的,還有一樣東西。”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