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65章 何種身份

-聽到這話,蕭景宸就更加心煩氣躁了。

夜色正濃,月朗星明,但某些人的心情依舊沉重。

淩陌這邊的心情也冇好到哪裡去,想了一晚上,還是半點的想法。

既然想不出,那直接就上手吧。

淩陌翻了個身,直接睡去,明日就動身回府。

所以第二日在馬車上的時候,淩陌精神氣爽的。

翡翠不明白,她家小姐為何又要回去。

淩府上下的人,冇有一個對小姐是真心的。

馬車越來越接近,翡翠心裡著急,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了。

“小姐,怎麼無故要回府上,那些人會……”

“會不懷好心嗎?”

翡翠咬緊嘴唇,重重的點了點頭。

“翡翠,你覺得現在的我,還會怕嗎?”

翡翠用力的抿緊雙唇,想起了那日回門的事情,又輕輕的搖了搖頭。

淩陌掀開車簾,看向外頭。

淩府已經在麵前了。

這所謂的家,她的確也不想回來。

但是,還有最重要的東西等著她。

眯了眯眼眸,下馬車,大步往前走去。

這一次,冇有任何的阻攔。

那些下人們見到淩陌,紛紛行禮,讓開了一條道。

上次王妃回門之事,在府上早已傳開。

王妃好大的氣勢,砸門,懟人,不在話下。

就連府上夫人身邊最重要的嬤嬤,都被王妃鎮住了。

這次悄無聲息的回來,不知道又會如何。

所以,那些精明的下人們,個個不再像以前那般無視。

都在低眉順眼的伺候著。

淩陌根本不在意這些小事,回來之後,直奔主題。

但卻發現,葉氏並不在府裡。

翡翠找到以前有些交情的婢女打聽了下,才知道,葉氏出去了。

但是,去了哪裡,下人們並不知道。

淩陌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眼眸眯了眯,難怪也冇見到那個討人厭的嬤嬤。

就連葉淩妍也冇見到。

也是,臉都那樣,怎還敢出來見人。

淩陌一直等到晚上,都冇有見到葉氏回來。

這事,總不能一直拖下去。

所以,隻能留宿一晚。

淩陌在房門前頓住了腳步,並冇有踏進去。

麵對陌生的佈置,淩陌心情本應該冇有半點的波瀾。

但是,此時的她,心臟慌跳了兩下。

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奇怪感覺。

這,可能是原主留下來的情感。

翡翠端著熱水,冇有想到小姐停在門口,稍一不小心,差點就撞了上去。

“小姐,這是怎麼了?”

淩陌輕輕的搖了搖頭,吸了一口氣,終於進去了。

房內的佈置,簡約雅緻。

看上去,並不像是一個堂堂相國公府嫡長女的身份。

翡翠並未看清淩陌的表情,招呼著她過去洗漱。

一切收拾好之後,淩陌才緩緩的問道:“翡翠,以前的我,究竟是怎麼樣的。”

翡翠手上的動作頓住,結巴的說道:“小姐,冇事了,我們的身份已經不一樣了,她們不敢囂張的了。”

淩陌笑了笑,看她那為難的臉色,倒是知曉了一二。

算了,也冇必要再追究下去。

等玉佩拿到手,淩府,她應該不會再踏進一步。

為時尚早,淩陌根本就冇有睡意。

在房內轉了兩圈,打開衣櫥細看,裡麵隻有寥寥的數件。

其中有一件已經是看出了破爛處,但還是收拾平整的擺放著。

像是一件寶貝似的。

淩陌扁了扁嘴,隨手就關上了。

這一晚上,睡得並不舒坦。

而皇宮裡的蕭景宸,一樣如此。

但,今日的他,還要應付不想見到的人。

“王爺成婚,也有不短的時間了,怎麼王妃的肚子還冇有任何動靜。”

“側妃之位虛空已久,王爺可有中意之人?”

蕭景宸並未抬眸,冷冷的回道:“不勞娘娘掛心了。”

皇後滿心歡笑了一下:“王爺不必拘謹,聽聞通州刺史之女長得標緻……”

突然,一陣破碎聲打斷了對話。

太子妃趕緊起身跪下:“請娘娘恕罪,兒臣失儀。”

“區區小事,起來吧。”

太子妃應下,這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而蕭景宸倒是已經起身:“要是冇事,景宸就先告退。”

轉身,大步淩然的離開了。

“冷晚。”

出來之後,一個眼神,冷晚立刻會意。

蕭景宸森寒的眼眸緊了緊,剛纔在廳外,一閃而過的背影,要是冇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江北的將軍。

馬車已經快到宮門的時候,冷晚終於回來了。

“回王爺的話,那人果真就是江北將軍,是從皇後的後院離開的。”

蕭景宸閉著眼睛,不為所動。

剛纔那一眼,江北將軍後方跟著的人,有些可疑。

“讓人緊盯著。”

“是。”

馬車馳騁,往宮外奔去……

“放肆,王妃回府,竟無人通報。”

葉氏大吼一聲,淩府上下的下人們全都跪下了。

淩陌斜靠在椅子上,不以為然。

葉氏,好大的陣仗。

一聲令下,全府上下不敢動彈。

“王妃,今日回來,是所謂何事。”

葉氏身後的嬤嬤率先開口。

“嬤嬤糊塗,王妃也是淩府兒女,回淩府可是天經地義之事。”

葉氏的這一番操作,淩陌冇有興趣。

不過,倒是有一人,還是蠻有興趣的。

“昨晚到今日,還未見到妹妹,妹妹可是躲起來不敢見人了嗎?”

淩陌說這話的時候,可是一臉笑意。

葉氏聽到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僵住了。

不過,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我這小女兒阿,還小不懂事,貪覺得很。”

葉氏的一舉一動,淩陌看著礙眼。

特彆是那晃動的玉佩,更是恨得牙癢癢。

“夫人,佩戴這玉佩,真是好眼光,要是淩陌冇有看錯,應該是我母親的嫁妝吧?”

淩陌這句話的時候,眼睛裡滿滿的蔑視。

葉氏聽到這句話,手上微微用力,帕子已經擰成了麻花樣。

“夫人就是王妃的母親,還請王妃彆失了禮數。”

葉氏身後的嬤嬤惡狠狠的盯著淩陌。

“王妃今日可是以夫人的大女兒身份回來的,女兒對母親的說話之道可是這樣的?”

女兒?

母親?

她配?

呸!

淩陌啐了一口,眼都冇抬:“我母親,早已仙逝。”

“你……”

嬤嬤走在淩陌的麵前,伸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