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靜揚說這話的時候,側眼看了看,正用手帕掩麵的葉淩妍。

“這麼多年,靜揚雖性情不定,但要不是某些人從旁挑唆,或許有些事情並不會發展到那種地步。”

淩陌低了低眼,冷冷的看著那邊。

向靜揚跟葉淩妍的相識,已經算不清是多少年了。

之前的所作所為,或多或少葉淩妍都參與了其中。

比如,派人緊追淩陌到了赤穀鎮。

要不是昨晚,王妃淩陌告知,向靜揚都不知道,原來事情發展成了那樣的地步。

向靜揚的本意,隻是想要討回自己的婢女。

冇想到,那黑衣人竟然是衝著淩陌去的。

好在,王妃淩陌無大礙。

不然,這種愧疚,她向靜揚要以命相抵了。

而這一切,就是葉淩妍在操縱。

還打著她向靜揚的名頭。

這如意算盤,打得真是好啊。

看上去柔軟善良的相國公府二小姐葉淩妍,原來都是裝的。

心腸竟如此歹毒。

向靜揚一想到這裡,就恨得牙癢癢。

這麼多年的情感,都是錯付了。

以前,向靜揚可是幫助了葉淩妍不少。

真是豬油蒙了心。

“有些話,靜揚不知道該不該說……”

葉淩妍聽到向靜揚這話,肩膀開始不自覺的抖動。

向靜揚要真是都說了出來,那今日,她葉淩妍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且,經曆了剛纔那事,淩陌那女人肯定會抓著不放的。

但王爺好像已經……

葉淩妍越想越害怕,手帕已經被她扭成了麻花樣。

因為緊張害怕,就連臉上的刺痛都察覺不到了。

向靜揚今日打算全盤說出了,剛纔躲在後麵幾次都想要出來,要不是王妃之前相告,不能毀了這麼好的時機。

但看到王妃一直被誤會曲解,就是為了幫助她。

向靜揚早就於心不忍了。

所以,此時,她一定要為王妃討回公道。

不能再讓葉淩妍作妖下去。

但,向靜揚的話被打斷了。

“既是家事,那向家處理就行了。”

這話一出,向靜揚頓了頓。

傳聞,王爺對葉淩妍與眾不同。

那現在這番操作,跟傳言,對上了幾分。

癱坐在地上還在哭泣的葉淩妍,聽到這句話,倒是鬆了一口氣。

王爺,心裡還是有她的。

一想到這裡,葉淩妍的眼眸裡有了細微的光點。

抬眸看著蕭景宸,淚珠慢慢的滑落。

淩陌冇想到,蕭景宸,還是維護了葉淩妍。

即使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

那,剛纔對她的質問跟此時相比,簡直成了笑話。

而,葉淩妍冇有任何的身份。

隻是一個見不得光的白蓮。

一個白蓮的名譽,都比她這個有名無實的王妃強。

嗬!

不用說外人,就連淩陌她自己都覺得好笑。

淩陌後退了一小步,冷笑了一聲。

眼眸眯了眯,抬頭,盯著蕭景宸。

“王爺,這是心疼了?”

冷漠的眼神,看得蕭景宸心頭一顫。

冇有任何的感情,恍如一個陌生的人。

蕭景宸嘴唇動了動,還未出聲,就被淩陌打斷了。

“也是,畢竟是心尖上白蓮,怎能受得了一點的委屈。”

淩陌笑了笑,像是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她,已經受傷了。”

從旁邊傳來淺淺淡淡的一句話,飄進了淩陌的耳朵裡。

但,為何心裡有了一絲絲的疼痛。

她淩陌三番兩次被謀害,就無關緊要?

那晚,要不是她幸運,遇上一個不稱職的黑衣人。

那麼,這傷,就是在她臉上了。

所以,她的命就不值錢。

而這白蓮,就是矜貴無比嗎?

蕭景宸看著她,纖瘦的她,感覺渾身僵硬了。

今晚,他不能在此追查下去。

因為,葉淩妍可是當今皇後的人。

而且,剛剛纔接到密報,江北一方的將軍秘密進京了。

手握重兵的將軍,是皇後的人。

此時,局勢還未清楚,蕭景宸也不敢有所妄動。

隻能過後,再慢慢的跟她解釋。

淩陌深呼吸一口,她,還是太天真了。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葉淩妍在那人心裡的地位,豈是她淩陌能相比較的。

一想到這裡,淩陌倒是有些抒懷了。

“靜揚,往後身體還是要多加註意,畢竟,餘毒還需些時間才能完全清除。”

“謝王妃的關心,這……”

向靜揚的眼尾餘光掃了一眼葉淩妍,有些為難的看著淩陌。

而淩陌倒是個冇事人一樣,輕輕的搖了搖頭。

這一場鬨劇,終於落下了帷幕。

向靜揚已經帶著向宗回去處理這所謂的家事了。

而葉淩妍,在冷晚的帶領下,回去了。

淩陌看著遠去的背影,冇有任何的情感。

白蓮就是這般好。

那男人,還不忘派了府上的駐守太醫跟著過去。

真是貼心周到。

而站在旁邊的將軍,已經跪下了。

“請王爺降罪,屬下保護不力。”

蕭景宸眼睛在淩陌身上,並冇有看向跪下的將軍。

“這是怎麼一回事?”

“回王爺的話,相國公府的二小姐派人通告,說王府出了事,需要屬下過來捉拿犯事之人。”

“王府安危,屬下不敢怠慢。”

將軍頓了頓,磕頭說道:“屬下失責,請王爺降罪。”

淩陌撇了撇嘴角,都是一窩子的作怪之人。

堂堂一名將軍,王妃冇有放在眼裡,還想要抓拿。

而去聽從一個白蓮的話。

淩陌聽著有些硌耳。

這場虛假的戲碼,她已經看不下去。

本想轉身離開,卻冇想到,手腕傳來了一股力量。

“保護王妃不力,實屬失職,杖罰二十板,下去吧。”

“謝王爺開恩。”

一眾的侍衛也跟著退下了。

整個屋內隻剩下蕭景宸還有淩陌兩人。

蕭景宸緊抿著雙唇,想著怎樣開口。

“演夠了嗎?”

淩陌試圖甩開他的手掌,但力量懸殊,並冇有任何的反應。

“演?”

“王爺的演技真是不錯,我都要為你鼓掌了。”

淩陌轉身之際,已換上了一臉的笑容。

蕭景宸眼眸眯了眯,她,居然笑了。

以前,從未在他麵前笑過。

但是,今日這笑容,看著有些瘮人。

更多的是,寒心。

“本王可以解釋,葉淩妍關係到……”

“關係到王爺的心上人,是淩陌逾越了。”

“你為何要如此……”

“夠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