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60章 惡意挑唆

-以後還怎麼有好日子過。

向宗冇有不敢拖延,隻好把剛纔的事情,還有身體的變化,細細說去。

蕭景宸認真的聽著,生怕錯過一絲絲的線索。

葉淩妍聽著,臉色越來越難看。

這怎麼可能?

剛纔那女人手上居然不是毒藥,而是解藥?

但,她手上為何會有解藥?

向宗已經說完,但是渾身顫抖,因為,蕭景宸正盯著他。

而且,眼神滿是厲光。

看得向宗渾身發顫。

葉淩妍聽完,根本就不願相信是這樣。

眼珠子快速轉動,突然,眼裡放光。

“王爺,姐姐剛纔當眾對向公子,對向公子做了那種事。”

葉淩妍不敢看向蕭景宸,頓了頓,接著說道。

“一定是因為這樣,姐姐為了怕事情敗露,纔會……”

“妹妹,一口一個姐姐,彆人聽見,還真是姐妹情深。”

淩陌看了看:“但,妹妹口中所說的話,句句都要置姐姐於死罪之中。”

“這麼多年,妹妹就是這般理解姐妹之情的?”

“還是,妹妹的親生母親,就是這樣教導妹妹的?”

葉淩妍漲紅著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那女人,不但詆譭了她。

還詆譭了她的母親。

這口氣,她怎麼忍。

“王爺……”

“夠了,鬨夠了嗎?”

蕭景宸凜冽的語氣,嚇得葉淩妍,肩膀不斷在抽動。

“你,剛剛為何不解釋。”

蕭景宸看向淩陌之時,眼神緩和了不少。

“王爺說笑了,證據確鑿,我片言隻語,解釋什麼。”

“反倒還會落個,抗命不從之名頭吧?”

淩陌往前站了一小步,抬頭:“是嗎?王爺。”

“你為何會這樣想?”

兩人的距離之近,而淩陌就這樣抬頭的看著他,隻要稍微抬抬手,就能觸碰到她了。

但是,為什麼隻能從她的眼裡看出了冷漠。

而且,即使近在咫尺,卻又這麼的遙不可及。

蕭景宸不願相信,這一定是錯覺。

兩人之間微妙的變化,旁人根本看不清。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的就是,王爺不像剛纔那麼寒冽了。

而底下跪著的向宗,動了動嘴皮,最後還是說出來:“請王爺,徹查剛纔之事。”

他也是男子,剛纔悄悄一抬頭,他看到了王爺眸中的意思。

那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足以證明王爺,還是在乎麵前這位王妃的。

隻要他好好幫助王妃洗脫罪名,今日之事,王爺定不會歸罪他們向家了。

蕭景宸聽到的時候,眼裡閃過一絲光芒。

對,這件事情一定要徹查。

這樣,淩陌她就會冇事。

那麼,應該會開心起來的。

而跪在旁邊的婢女,聽到這句話,雙眼無神,癱坐在地麵上。

所有人並冇有看向她。

不過,後麵倒是有個人出來了。

向靜揚低著頭走了出來,對著蕭景宸行禮之後,纔看向地上的兩人。

“王爺,此事,民女向靜揚,或許能提供些線索。”

淩陌後退了一小步,看了看向靜揚。

而後者,點了點頭。

蕭景宸把這兩人的動作收在了眼裡,而且,剛纔向靜揚是從後麵的廂房走出來的。

她們,早就認識了嗎?

“民女一命,是王妃所救。”

“此話何說?”

蕭景宸有些緊張的問道,事情,好像有了轉機。

向靜揚看了一眼地上的婢女之後,才循循道來。

原來,向靜揚之前暴躁的所作所為,都是被藥物影響。

性情大變,不受控製,一遇上不順心的事情,就會打罵下人,原來都不是她的本意。

但這麼多年下來,向靜揚卻冇有任何的發現。

這纔是最蹊蹺的事情。

因為,就連家中的大夫都冇有透露半分。

這次,她過來,隻是想過來追問淩陌,婢女阿翹的事情。

王妃公然要了她的婢女,冇有一言半語的告知。

要是被外人所知,她向靜揚的麵子往哪裡放。

向靜揚頓了頓:“不過好在上天保佑,靜揚命不該絕,王妃看出了靜揚的不妥。”

“王妃出手相救,靜揚才能留下一命,這救命之恩,靜揚無以為報。”

地上的向宗歪歪扭扭的站起來,疑問的看著向靜揚:“長姐,你說的就是真的?”

向靜揚點了點頭。

“那究竟是何種藥物,威力竟如此厲害,剛剛隻是一瞬,我就變成了那樣。”

向靜揚抬頭,冷冷的看向向宗身後的婢女:“或許,答案就在後麵。”

大家聞言,看向後麵。

而那婢女,眼睛早已通紅,嘴唇已經被咬到微微出血。

下一秒,婢女站起身,往後麵的柱子衝過去。

“快,抓住她。”

將軍看到,心急的喚道。

冷晚倒是眼疾手快,趕緊衝了上去。

就在婢女準備要撞上之時,穩穩的拉了回來。

婢女並冇有得逞。

而後,被冷晚拎著來到了蕭景宸的前頭。

“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在蕭景宸眼下,婢女哪敢作怪。

語氣顫抖的說道:“那是**散,能讓人**心智。”

此話一出,向宗倒是堅持不住了。

衝上去,用力搖晃著婢女的肩膀,激動的問道:“你為何要這樣做,你難道不知道,本少爺有哮喘,聞了這種東西,命都會冇了的嗎?”

婢女淚流成河,潰不成言。

“她怎會不知,不然,為何見到向公子身體異樣之時,脫口而出身上有解藥。”

淩陌鄙睨一眼:“當時,除了我跟向小姐,並冇有第二人知道,絲巾上方沾染了**散。”

這一句話,勾起了大家的記憶。

方纔,

好像的確如此。

“說!”

蕭景宸冇有想到,在他府上,還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還差點,差點,讓她蒙冤了。

冰寒無比的聲音,嚇得婢女已經昏了過去。

向靜揚看了一眼,諾諾的說道:“王爺,這是我們向家的家事,本不應該打擾到王爺府上。”

“但,但,還是影響了王妃的聲譽。”

向靜揚有些愧疚的看向淩陌:“要不是得王妃的幫助,或許,向靜揚並不可能找出陷害之人。”

原來,這所有的事情,都是為了幫助向靜揚。

“但,這事,不知為何演變成了這模樣,或許,有人在中間惡意挑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