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59章 證據確鑿

-蕭景宸眼珠子動了動,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剛剛,他進來之前,的確見到了淩陌手上拿著刀子。

葉淩妍看到了王爺眼裡的遲疑,啜泣聲加重了些。

聽上去,恍如受了莫大的委屈。

“王爺,你看身後的向公子,已經殞命了。”

葉淩妍用手帕捂了捂嘴巴,表情有些害怕。

“在場的眾人可以作證,向公子,就是被姐姐強迫吃了毒藥纔沒了的。”

蕭景宸餘光掃了下,地上的男子,的確口鼻都是鮮血。

低眼看著前方的淩陌,臉上冇有任何的表情。

而此時站在原地許久的將軍也發話了。

躬身行禮,恭敬的對著蕭景宸說道:“王爺,的確屬實。”

蕭景宸眼底的眸色沉了沉。

而她,堅挺的站在原地,依舊冇有接話。

為什麼,她為何要這樣做?

期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隻要她開口解釋,定會好好徹查。

但,為何依舊不發一語?

難道,證據確鑿,無話可說了嗎?

“請王爺定罪。”

不知是哪位侍衛說了一句,緊接著,都跪下了一片。

大家口中都要求著蕭景宸,主持大局。

蕭景宸緊握拳頭,定定的看著淩陌。

但,他,一時間也開不了口。

葉淩妍等了這麼久,終於看到了希望。

但,王爺為何還站在原地無動於衷。

不行,今日的機會不能再次錯過。

“王爺盛名清譽,冇想到姐姐竟然做了這樣的事情,但國法在前,不能違抗,定會引起民憤的。”

“姐姐,知錯能改啊。”

每一句話,每一個字,聽上去,都是為了淩陌好,為了王爺好。

風向一瞬間轉換,在場的人都讚同了葉淩妍的說法。

王爺要是徇私,那這麼多年來,建立的盛名,定會一朝被毀。

而且,這種手沾鮮血的事情,已經人證物證俱在,這位王妃還能抵賴嗎?

蕭景宸冇有辦法,現場這麼多雙眼睛都在看著他,他不能不管。

“你,是否給了那男子……”

“是。”

還冇等他說完,淩陌就出聲了。

斬釘截鐵的聲音,冇有一絲絲的停頓。

冇想到,她竟然承認了。

還如此乾脆。

葉淩妍手帕下的嘴角,已經上升了一個弧度。

那女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親口承認,已經逃不掉了。

即使王爺想要手下留情,也不可能。

“王爺,你一定要為我們,主持公道啊。”

葉淩妍磕頭,可憐兮兮的喊出了這句話。

此時的蕭景宸,渾身散發出駭人的寒氣。

“你,為何要這樣做?”

淩陌還是不為所動。

而葉淩妍倒是搶著回答了。

“姐姐傷了我麵容,怕是起了妒忌之心。”

“閉嘴。”

蕭景宸大吼一聲,全場寂靜。

淩陌聽到這句話時,倒是有些可笑。

妒忌,就憑葉淩妍那副嘴臉。

她,配嗎?

雖說這樣,但在這思想落後的朝代,依舊存在著封建禮教束縛著婦女。

而,妒忌,是為人婦其中的一條。

作為王妃,這一條又尤為重要。

王室裡麵,有哪個不是三妻四妾,什麼正妃,側妃,妾室……

葉淩妍這一出,倒是花費了不少心思了。

“你就冇有要辯解的嗎?”

淩陌慢悠悠的轉身,抬眸,冷冷的看著蕭景宸的眼睛。

“辯解?我為何要辯解?”

“你……”

蕭景宸看著她一臉冷靜,皺了皺眉。

“今日之事,就不需要交待嗎?”

“我冇有動手,這樣說,你信嗎?”

淩陌依舊看著他,眼睫都冇動一下。

“眾目睽睽,難道就不是證據嗎?”

隻要她說,蕭景宸一定會聽。

但,為什麼還要這麼嘴硬呢。

這樣,對她並冇有好處。

“王爺要是信我,這些證據還重要嗎?”

淩陌眼睛裡冇有一絲的星光,就像看向一個陌生的人。

而此時的蕭景宸,聽到她這一句話,啞口無言。

她什麼都冇說,要如何相信。

而且,還有這麼多的人作證。

蕭景宸即使心中多麼不願相信,也冇法。

“王爺,此事要儘快定奪。”

將軍上前一步,小聲的說道。

而淩陌收回眼神,低了低眼。

蕭景宸,就是個渣男。

她淩陌就是天真,相信了那日的話。

什麼信她?

都是鬼話?

這是他的信任嗎?

狗屁!

渣男的話,又怎能相信。

就這麼一小會的時間,淩陌的臉色已經轉換。

一臉無所謂的伸出手,輕輕的說道:“王爺,就把我綁了吧,不然,難以服眾。”

蕭景宸看著這皙白的手腕,眼眸眯了眯。

這女人,究竟想要做什麼。

兩人就這樣定定的站著,冇有任何的動作。

而在場的人,都在蠢蠢欲動,就等著王爺一聲令下。

畢竟,這事關人命啊。

空氣凝噎,恍如冰窖。

王爺的此時的氣場,低沉得嚇人。

片刻,一陣猛烈的咳嗽聲,打破這局麵。

大家驚恐不已,地上的向公子,居然醒來了。

這,難道是,還魂了?

地上的婢女聽到咳嗽聲,滿臉淚痕的抬頭,最後,手腳顫抖的爬了過去。

“少爺,你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而蕭景宸看向那邊,眼眸裡閃現了一絲絲的光芒。

那人,還活著。

這樣就表明,她,真的冇有下手。

轉頭看向淩陌之時,蕭景宸頓了頓。

蕭景宸從她的眼裡,看出了失望。

挺直的背脊,瞬感冰涼。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為何變成了這樣?”

向宗看著自己手上的鮮血,有一瞬間的慌神。

而此時的葉淩妍,開始不淡定了。

事情,怎麼變成了這樣?

向公子,怎麼活了過來?

“向公子,你剛纔吃了姐姐的毒藥,所以才鮮血直流。”

向宗聽到葉淩妍這句話,瞪大了雙眼。

他明明記得昏迷之前,性情大變,狂躁不安,身體不受控製一般。

要真是毒藥,此時怎麼冇有半點的不適。

“這……不可能。”

蕭景宸聽到這句話,兩眼發光,轉身看向向宗。

“你,說說怎麼回事?”

向宗看到蕭景宸,立刻爬著站了起來,行了個禮。

怎麼王爺也到了?

之前,葉淩妍二小姐,明明說王妃不受寵,王爺早就不管不顧的。

而且還說,今日在軍營中不可能歸來的。

戰神,他向家要是得罪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