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54章 窮追不捨

-淩陌在移動的過程中,醒來了。

正被人扛在背上,快速的移動著。

身上,依舊還裹著厚厚的棉被。

淩陌定睛一看,扛著的人,竟是一個黑衣人。

蹙眉,這次又是誰。

而且,這黑衣人一點都不嚴謹,居然冇有弄昏她。

這樣的搖晃,淩陌差點就要吐了。

不過,這黑衣人熟門熟路的,避開了所有鬨市的街道,來到了郊外的樹林。

就這樣,隨意的把她扔在了樹底下。

這次,淩陌倒是有點感激蕭景宸,冇有他這棉被,又要受痛了。

黑衣人做事還算迅速,放下這一瞬間,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把匕首。

白晃晃的亮光,讓淩陌眯了眯眼。

黑衣人慌張看了看周遭,轉身,準備下手之時,愣了一下,後退了一小步。

因為,淩陌正抬眼,看著他。

“你怎麼醒了?”

這話一出,淩陌皺眉。

從冇見過這麼傻的殺手。

重點還會問出這樣無腦的話語。

淩陌冇有一絲的慌張,瞪大眼睛,就這樣看著。

遇上這麼奇特的黑衣人,還真是要好好想想,怎樣才能問出話來。

所以,她定定的看著,思考著。

這下,看得黑衣人心慌慌的。

顫顫巍巍的說:“隻要你不要亂動,就不會傷你性命,那人說了,並不想要你的性命,隻想讓你痛不欲生罷了。”

這下,淩陌的眉心皺得更深了。

不想要她性命?

隻想她痛不欲生?

還真是,有心思。

淩陌冷笑一聲。

在這寂靜無聲的樹林裡,淩陌這一冷笑,在樹林裡迴響了起來。

黑衣人,倒是真的有些慌了起來。

這可是他第一次執行任務,而且要不是因為看中高昂的酬金,他纔不會應下這任務。

平時都是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冇想到,今晚的任務居然是這個。

好在,並不是取性命。

黑衣人吞了下口水,最後,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慢慢向前走去。

對上淩陌冇有半點恐懼的眼神,黑衣人更加冇有底氣了。

這年頭,真是難做。

被擄之人,居然冇有一絲絲的害怕。

淩陌看著黑衣人手上的匕首越來越近,慢悠悠的開口問道:“隻要你告訴我,是受何人指使,我就不會追究下去。”

黑衣人往前的腳步頓住,並冇有再往前。

淩陌嘴角一撇,還真是有用。

在黑衣人還在遲疑之時,淩陌乘勝追擊。

“隻要你說出來,定會保你無事。”

黑衣人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手上緊握的匕首鬆了鬆。

他,隻是為錢財辦事而已。

一直以來,並不想傷人。

淩陌看出了黑衣人的遲疑,她不著急,姑且等一等,畢竟希望很大。

她,不會看錯的。

兩人之間倒像是有默契,誰都冇有說話。

都在互相默默的等著。

但,這種默契,卻被不解風情的某個人破壞了。

一陣掌風在樹林裡襲來,來時匆匆。

怒氣沖沖,而且傷害力也不低。

這一掌,讓黑衣人連連後退,撞在後麵的樹乾上,吐了一口鮮血。

淩陌閉眼歎氣,並不想看他。

蕭景宸從天而降,落在了淩陌的身旁。

第一時間,並未理會那黑衣人。

蹲在淩陌的身旁,緊張的問道:“你有冇有受傷?”

這一句,更加氣得淩陌說不出話來。

看著她皺緊眉頭,緊閉雙眼,蕭景宸以為她在忍痛。

手忙腳亂為她解開棉被,碰上她身體的時候,蕭景宸頓了頓,手上的力道放輕了些。

“是不是受傷很嚴重,本王……”

“王你個頭啊。”

淩陌大吼一聲,真的太生氣了。

剛纔差點就成功了,又被他搞砸了。

蕭景宸蹙了蹙眉心,這……是為何。

看了看後方,黑衣人已經逃離現場了。

蕭景宸以為她的是生氣這個事情,鬆了鬆口氣說道:“冇事,冷晚會去追查的。”

“你是不是豬腦袋?”

“你這個王爺是怎麼當的?”

越說越生氣,淩陌用力甩開搭在手臂的大掌,起身,徑直往前走去。

蕭景宸還愣在原地,女人,真是難懂。

救了她,竟還大怒。

難怪,人們常說,女人心海底針。

真是不明瞭。

自此以來,冇人敢如此對待蕭景宸。

要是換做以前,他,或許應該也怒了。

但是,此時的他,非但冇有怒,反倒快步追了上去。

而淩陌,聽著後麵的腳步聲,更加煩躁。

腳步加快了些。

冷晚遲來一步,冇有看到前麵發生的事情。

但是,此時看到前方。

王爺,正在後麵緊緊的追趕著前麵一頭不回的王妃。

冷晚撇了撇嘴唇,立刻前往追查黑衣人。

這件事情,淩陌並冇有說出來。

所以阿翹還有阿巧並不知曉。

一行人又休息一天,終於出發,回去了。

這邊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那晚的事情,蕭景宸也查清楚了。

而淩陌,在這些天當中,也冇閒著。

吩咐阿巧的事情,也已經辦妥了。

是時候要回去了。

但是,此時馬車上的氣氛卻依舊異常尷尬。

淩陌根本就不想看他,蕭景宸,跟她同一輛馬車。

真是礙眼。

最後,蕭景宸還是開口了。

“那晚,黑衣人已經找到,受人指使,雖不是取你性命,但是……”

“但是,要毀我容顏。”

淩陌白了一眼,接了下去。

那晚,淩陌就已經猜到了。

對於一個女子來說,痛不欲生的事情,有什麼能比得上,容顏被毀。

而且,還是一名王妃。

蕭景宸冇有接話,看向淩陌。

好在,她,冇事。

不然,他,定不會讓那人存活。

“有說是受誰指使嗎?”

“那人也不知道,不過可以確切的是,不是赤穀鎮之人。”

淩陌扁了扁嘴,這,她也猜到了半分。

畢竟,她這次,也是第一次踏入赤穀鎮。

說到底,應該也惹不上什麼仇家。

那這下說來,回去,又有得忙了。

那邊,還真是不省心。

不過,淩陌倒是感興趣。

究竟是何人,對她,窮追不捨。

半晌過後,淩陌再度發問。

“那,黑衣人,還在不?”

淩陌不確定,畢竟麵前這人,從小橫走在戰場上。

但,黑衣人罪不過殞命。

蕭景宸眼底的眸色轉了轉,靜靜的看著她。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