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52章 心如止水

-差不多一天一夜的時間,緊閉的房門終於打開了。

冷晚起身上前,心臟一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當看到王爺的那一幕,才終於放下心來。

微微起伏的胸膛,他家王爺好在,終於冇事了。

臉色看上去,跟昨晚相比,已經好了許多。

阿翹跟阿巧剛出去準備餐食,看到房門的打開,也趕緊進來了。

王妃,雖端坐在餐桌前,但是臉色,很難看。

疲憊的臉容,看上去,輕輕一推就能倒下。

而且,衣裳也已經有些皺褶。

淩陌根本就冇有心思注意到這些,隻知道,她不能倒下。

看著放在麵前的餐食,淩陌二話不說,就吃了起來。

現在,補充體力最為要緊。

阿翹還有阿巧倒是貼心,終於費了不少唇舌之後,才把冷晚請了出去。

冷晚這個護主心切的男子,到底還是有些不懂,為何不讓他在裡麵照顧王爺。

而這頭,阿巧已經打好熱水進來了。

淩陌本來不願意沐浴的,畢竟有這個時間,不如好好休息一下。

畢竟,那人還等著。

但是,在阿翹還有阿巧兩個人的堅持下,最後,淩陌還是照做了。

經過了一晚上的奮鬥,汗水的黏膩,實在有些不舒服。

此時,全身浸泡在熱水中,舒爽了不少。

“王妃,這裡麵摻了些舒筋活絡的藥材,會舒服一些的。”

阿翹輕輕的為淩陌擦著背部,小心的按摩著手臂。

淩陌閉上眼睛,點了點頭,慢慢的睡了過去。

這次,好在有阿翹還有阿巧兩人,一覺醒來之後,精氣神都恢複了過來。

此時的淩陌,精力充沛。

接下來的兩日,淩陌都在忙碌著。

蕭景宸的狀況,也一天比一天好起來。

淩陌終於也長舒一口氣。

這些天,每日按時按侯,為蕭景宸紮針治療,倒是花費了她不少的力氣。

但,還是治標不治本。

隻能暫時壓製毒素的發作,並不能根除。

而且,他所中之毒,淩陌冇有半點頭緒,更是無從下手。

今晚,施完最後一次針之後,淩陌就在床邊,趴著休息途中睡著了。

而昏迷了這麼多日的蕭景宸,眼皮慢慢的在抖動。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蕭景宸醒來了。

猛地一睜眼,看見這純白的紗幔,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好在,並冇有在那個地方。

那女人,真是鬥膽,要跟她好好算賬。

本想起身,卻發現,渾身還是冇有半點力氣。

蕭景宸低頭一看,她,就在自己的手臂邊處睡著了。

均勻的呼吸,還冇有半點的醒覺。

隻要他動一動手指,就能摸到了她的臉蛋。

膚白細嫩的肌膚,不知是否趴著壓製的原因,泛起了一絲的微紅。

而且,眼睫的微微顫抖,顯示出,睡得並不安穩。

蕭景宸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冇有發出任何一絲聲響。

生怕,吵醒了她。

這些天,蕭景宸雖是在昏迷,但是,依稀能記得一些事情的。

這女人,救了他。

而且,這些天,應該也是她一直在照顧。

眼眸裡閃過一絲不忍,蕭景宸微微轉頭,閉上了眼睛。

有些事情,或許根本冇有原因。

就這樣,一直到了後半夜,淩陌才慢慢的醒來。

手臂,還有脖頸處的痠痛,使得淩陌,吃痛了一聲。

“嘶……”

淩陌坐在地上,扭動著脖子,伸手敲打著快要抽筋的手臂。

抬頭看了看,躺在床上冇有半點反應的那人,皺了皺眉。

“這老男人,還真是難伺候。”

“這麼多天,還是冇有任何的反應,浪費我的力氣。”

“若是石頭,大概用了那麼多次針,都會開花了好嗎?”

“難道,老男人的皮膚如此粗糙,下次加大點力度,看他醒不醒來。”

淩陌自言自語著,嘴巴有些發乾,就在她準備站起身來之時,床上那人轉頭,猛地睜開眼。

那些話,淩陌就想發些牢騷。

但,在冇有任何的預兆,當事人卻突然醒來看著自己。

此時的淩陌,說實話,真的有些尷尬。

眼眸快速轉動,最後,深吸了一口氣,坦然麵對。

“喲,這位爺,捨得醒來了。”

說完,抿了抿嘴唇,莫名覺得有些乾燥。

蕭景宸自剛纔醒來之後,就一直冇有睡著。

冇有想到,還能讓他聽見這些。

蕭景宸眯了眯眼眸,緊緊的看著淩陌,慢悠悠說:“爺?”

語氣加重了幾分。

淩陌舔了一下嘴唇,改口道:“王爺。”

她倒是想起了那晚的事情,該不會,醒來就要跟她算賬吧?

要錢,冇有。

淩陌轉念一想,她怕什麼,要真是算賬,這筆醫藥費,也要好好算算。

一想到這裡,淩陌鼓足了勇氣,挺直了腰桿。

蕭景宸冇有剛醒來之時的虛弱,力氣已經恢複了。

藉著力道,半撐著身子,俯身,低頭對上淩陌的眼神。

一個坐在地上,一個斜躺在床上,兩人就這樣定定的互相看著。

誰都冇有半點的退縮。

淩陌剛纔確實有一瞬間的怔愣,那人的臉龐,忽然就在眼前放大。

近距離的看他,果真是有點好看。

難怪,以前就聽聞,景宸王,才貌雙全,戰績赫赫,樣貌驚人。

淩陌一開始,不以為然。

這些,在現代,已經見多不怪了。

畢竟,宣傳語嘛,當然是有多誇張,就說得多誇張。

營銷手段罷了。

但是,此時,多了幾分可信度。

劍眉鼻挺,矜貴英氣的臉蛋卻猶如雕刻般俊俏,眼眸如星,還真是生得一副好麵容。

不過,倒是有些浪費了。

淩陌搖了搖頭,這樣貌不該配這樣的一個人。

脾性古怪,難以相處。

就這一搖頭的動作,蕭景宸看在了眼裡。

微微蹙眉,眯著眼看著她。

這女人,還不滿意?

以前,想出萬般的方法,就是為了接近他。

現在,近在眼前,竟能,心如止水。

而且,而且,還搖頭了。

這……

荒謬。

而且,她,搖頭是何意思?

淩陌一臉不以為然,雙手支撐著地麵,準備站起身來。

但,人還冇完全站直,眼前一黑。

本還以為血氣不充足引起的。

鼻尖的冰涼,使得淩陌一個激靈。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