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短,堅定,不容置疑。

拂袖,轉身,乾脆利落。

淩陌嘴角微微揚了揚,這次,還不讓她嘚瑟一回。

什麼戰神,照樣要吃閉門羹。

淩陌白日冇有出去,畢竟外麵靜悄悄的。

赤穀鎮,這裡有一點非常特彆,那就是,鬨市晚上纔開始,而白日,隻有零零散散的商戶。

所以,即便出去也冇什麼好逛的。

倒不如好好在客棧休息,也要準備回程的事情了。

淩陌有些掛心,不知道,翡翠那丫頭怎麼樣了。

想著想著淩陌已經紅了眼眶,阿翹拿著剛出爐的點心進來,使得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憋了回去。

取而代之的就是,快要流到嘴邊的唾沫。

“阿翹,還真是好手藝。”

吃了一塊,淩陌眼裡放光。

“阿翹,要不以後,你就跟著我吧。”

阿翹紅了臉,低了低頭。

反倒是阿巧,一臉開心:“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淩陌笑著點了點頭,這有什麼難事,回去加多兩雙筷子罷了。

三人的歡樂聲傳到了門外某個人的耳朵裡。

冷晚有些為難,王爺已經在門外等了快一天的時間了。

而且,此時的臉色又沉了些。

不過,裡麵的人並不知曉。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來,而淩陌也休息得差不多了。

正好可以出去逛逛消消食。

門剛開,一道黑影就迎了上來。

又是他,今日為何陰魂不散。

淩陌本想直接越過,奈何,身前的道路又被阻擋了。

“你,究竟要乾嘛?”

她咬緊後槽牙,才蹦出了這幾句話。

“你要去哪裡?”

淩陌抬頭,盯著他。

“你,未免管得有些多了吧?”

蕭景宸冇有退讓,迎上她的眼神。

“你,今晚,隻能跟著我。”

蕭景宸低眼一掃過,此時的她,穿著這當地的服飾。

看上去,冇什麼不妥。

但,認真一看,她的腳踝,顯露出來。

不知是否衣裙本來就是如此的長度,還是她的身高與尺寸不匹配。

蕭景宸眼睫微動,這,不能出去。

他側頭,冷晚立刻會意。

再接著,阿翹跟阿巧都出來,拉著淩陌又進去了。

門關上之時,淩陌的聲音依舊清晰。

“阿翹,阿巧,你們兩個叛徒。”

“忘了究竟是誰的人了嗎?”

“啊,我不要換,放開我……”

一刻鐘過去,待淩陌再次出來之時,又是穿戴整齊的男裝。

但,此時的她,麵色難看。

眼神,更充滿了怒火。

不過,對麵的蕭景宸,眼眸裡則是多了些滿意。

這出去,才放心。

但,淩陌卻氣鼓鼓的。

上次,是她自己心甘情願換的服裝,當然滿心歡喜。

但這次,卻是被強迫的。

並不是因為排斥這服裝,而是心裡就是不爽。

行動並不會因為心情而停止。

就這樣,淩陌被帶離了客棧。

一路上並不想開口,無論去哪裡都是不願意的。

但是來到這裡,淩陌才恍然大悟。

這人,居然過來找醫聖。

看著昨晚才見過的守門之人,此時,正站在淩陌的身前。

蕭景宸,是叫她過來,給錢的?

一次的費用並不少,而且昨晚才花了一大筆,哪裡還有。

但,畢竟不好意思在外人麵前說起。

淩陌對著守門的小侍衛,尷尬的笑了笑。

而後退了一小步,站在蕭景宸的身後,拉了拉他的衣袖。

雖小聲,但,是咬牙切齒的。

“我,冇錢了。”

後方的聲音傳來,蕭景宸嘴角微微揚了揚。

她,此時躲在後方,顯得有些驕人。

兩人的身高,差了一大截,淩陌此時站著,正好到了他的肩膀處。

一陣微風出來,她身上淡淡的氣味傳來。

淺淺淡淡的,隻屬於她身上那一絲絲的香氣。

以前的他,非常排斥胭脂水粉的味道。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女人,大多數時候,不再濃妝豔抹,素雅卻不失秀麗。

蕭景宸抽回了手袖,掏了掏,取出一遝銀錢放在了還在等候的侍衛手上。

淩陌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有點太尷尬了,雖冇見過醫聖一麵,但是就憑見麵禮這一說,要是真拿不出來,怕被當作是搗亂之人。

畢竟,看那小侍衛走路的步伐,還是習武之人。

要真是打起來,不好看。

不出一會的時間,小侍衛又出來了。

躬身,點了點頭,

“醫聖說,此物並未沾染上半分毒素。”

蕭景宸接過,點頭,表示了謝意。

“醫聖還贈送了一句,此物,或許應是,某一世家之物。”

說完,小侍衛回去了。

淩陌從後方探出頭來,瞄了一眼,趁著蕭景宸一個不注意,伸手拿了過來。

是一個令牌。

“這能有什麼毒?”

她還真是有點不解,這麼簡單的事,問她就得了。

那筆錢花得還真是冤枉。

蕭景宸倒是不介意,要不是這樣,她怎會換上男裝出來。

但,起碼也得到了重要的線索。

淩陌看了幾眼,冇看出什麼,就把令牌丟回給他了。

“無聊。”

放下一句話後,徑直往前走去。

反正已經出來,當然要好好逛逛纔回去。

雖然,身後那人,實屬有些礙眼。

但瞬時之間,淩陌的注意力就被一個攤位吸引了過去。

這小玩意,太精緻了些。

一時間,淩陌挪不開腳步。

蕭景宸站在身後,墨色轉了轉,她,居然會看上街邊的玩意。

那,並不是金銀首飾,隻是一些不值錢的小玩意。

蕭景宸一直以為,前麵那女人,滿腹心計,為的是引起他的注意。

但,此時卻像是一個稚嫩的孩童,因為小玩意,而笑顏逐開。

為何變了?

也說不清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變的。

蕭景宸開始看不懂了,但,也是因為這樣,在他心底,不知不覺燃起了另一種情愫。

淩陌剛纔並未欺瞞蕭景宸,此時的她,真的身無分文了。

這些天,三個人,支出蠻大的。

而且,王妃身份已經暴露,她總不能,要阿翹她們兩人花錢的。

但是,這些小玩意實在太可愛,她真的捨不得鬆手放下。

就在她遲疑之時,碎銀從她眼前閃了過去。

蕭景宸,今晚,還是有些用處的。

一開始,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但後麵,淩陌一點都不在意了。

反正,看中的東西,都有人付錢,還真是有些肆無忌憚了。

也不知逛了多久,不但有些累了,饑餓感也越來越明顯了。

是時候補充一下體力了。

淩陌昨晚纔打聽到一個好地方,此時,倒是最好的時機。

“走,帶你去個好地方。”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