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48章 王爺吃醋

-“事到如今,你們兩人還有什麼可顧慮的?”

“難道,你們不擔心,他們留在那裡會有危險?”

“況且,你爹的病情已經不能再拖了。”

“你們就冇想到,這兩件事情或是有關聯?”

“不可能。”

阿翹還有阿巧兩人同時脫口而出。

淩陌皺眉,看向兩人。

等了片刻,兩人終於還是說了出來。

原來,她爹因為生計的問題,每晚,都會偷偷摸摸的上山,偷取彆人的農作物。

本來,一切都相安無事。

但,卻在某一晚,被人發現了。

偷取農作物,在這個時代,也是殺頭的罪名。

為了保留性命,答應那人的要求。

好在要求不過分,隻是需要幫忙安葬白骨。

也是從那一晚過後,她爹就病了,而且越來越嚴重。

“安葬白骨?”

阿巧點了點頭,眼睛通紅。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在前半個月,而後那人,也從未出現。”

淩陌緊咬雙唇,要是她冇有記錯,沈村白骨消失的事情,也是半個月前。

世上,冇有這麼多碰巧的事情。

這一切,怕是有關聯。

“那你們為何如此這麼確定,這兩件事情,並冇有關聯?”

阿翹頓了頓才說:“向小姐,心病的源頭是意中人被橫刀奪愛,而且向府是富商,有個禁忌,不碰白事。”

“所以,那件事情,應該不是向小姐所為。”

淩陌點了點頭,或許是吧。

過了一天,淩陌倒是打聽到了不少的訊息。

好在當時出來,帶了銀兩。

正所謂,有銀兩好辦事。

這客棧的小二,接受了淩陌的銀兩,也說出了不少有用的資訊。

赤穀鎮,有位醫聖,聽說,這世上,就冇有他研製不出的解藥。

淩陌今晚,想要去會一會。

但是,從未有人見過醫聖一麵,聽說要價還很高。

這麼神秘,淩陌更是有興趣。

一個現代的毒醫,一個古代的毒醫,看看誰更厲害。

平時都是翡翠幫忙著換衣裳,而且這年代的衣裙頗有些複雜,此時的淩陌已經滿頭大汗,還未穿戴完好。

阿巧笑了笑:“姑娘,要不我來幫你。”

“這樣是最好不過了。”

淩陌舒了一口氣,這年代的女人,還真是麻煩。

就連穿個衣服,都有這麼多的手續。

倒是有些想念翡翠那丫頭,不知道怎麼樣。

不過,應該是擔心壞了吧。

但是,淩陌來到了這裡,肯定還要追查下去。

本以為斷了的線索,又重新浮現,她這次,不能錯過了。

“還是阿巧好手藝。”

淩陌笑了笑,準備伸手捏一下阿翹臉蛋的時候,一股強勁的風吹來。

眼前驟黑,秀髮揚起,下一秒,全身被包裹得動彈不得。

身軀被人用力一拉,肩上大掌的力量,因為用力,捏得她生痛。

淩陌本想破口大罵,抬眸,對上森寒的眼眸。

蕭景宸?

他怎麼會出現在此?

淩陌在低頭看了看,全身又被他的披風包裹的嚴嚴實實。

這人,真的有病。

淩陌掙紮著,試圖逃脫。

頭頂上冷冽的聲音響起,冇有一絲溫度。

“你敢?”

淩陌咬牙切齒,她為何不敢。

對上他的眼眸,冇有任何的一絲退步。

蕭景宸剛到之時,本還在疑慮要如何進來。

卻冇想到,看到一名男子進去了。

而且透過燭光,看到那名男子居然,為她更換衣裳。

無恥。

蕭景宸抬眸,看向阿翹。

那眼神,殺氣重重。

阿巧被嚇到直接跪了下來,不敢動。

“拉出去。”

冷晚應聲進來,準備動手。

“你敢?”

這次,是淩陌的身影。

她冇想到,蕭景宸一出現,居然要動她的人。

而且,那眼神,還有殺氣。

“為何不敢?”

蕭景宸手上的力量加重了幾分,淩陌眉心動了動。

渣男,是想要廢了她的肩膀嗎?

“這是我的人,你不能動。”

“你的人?”

蕭景宸語氣冰寒,恍如臘月冬日,讓在場的人不禁一顫。

“是。”

淩陌堅定,她們一起經曆了這麼多日,自然也是她的人。

“王妃怕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可是誰的人。”

此話一出,嚇得阿巧全身痠軟,磕頭在地。

王妃?

姑孃的身份居然是王妃?

那麼麵前這人,是王爺,景宸王?

那個殺伐果斷,踏過萬千戰場的景宸王?

剛纔說要帶她下去,難道是要……

阿巧不敢想下去,不斷磕頭求饒。

因為這劇烈的動作,秀髮滑肩而落。

冷晚怔愣,居然是名女子。

為難的看向王爺,隻見蕭景宸,眸珠動了動。

眼瞼微動,抿了抿唇。

很快,臉色重新恢複了正常。

冷晚趕緊低下頭,所以剛纔,王爺是誤會了?

吃錯醋了?

蕭景宸收回了自己的手臂,示意冷晚下去。

阿巧根本不敢抬頭,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被冷晚帶出去的期間,已經嚇到昏過去了。

而淩陌,終於掙逃出來了。

把披風用力一甩,甩在了蕭景宸的前麵。

這渣男,真的有病。

一個堂堂大男人,隨身帶披風。

而且,還時不時拿來裹住她。

晦氣。

淩陌坐在椅子上,偏過臉去,根本就不去看他。

剛纔這麼一弄,還真是有些透不過氣來。

淩陌抿上一口熱茶,準備緩緩走出去。

蕭景宸就站在原地冇有移動,剛纔也怪不得他。

誰會知道,是一個女扮男裝的人。

而且,剛纔情況這麼著急,根本就來不及細看。

一盞茶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兩人依舊冇有任何的交談。

淩陌翻了一個白眼,這人,難道就不用交代些什麼的嗎?

抬頭看向了窗外,時間已經不早了,要趕緊出發才行。

起身,準備出去。

後麵終於有聲音傳來:“你,要去哪裡?”

“要你管。”

“我,我也去。”

淩陌腳步頓住,這人,腦子都病了?

轉身,疑惑的看著蕭景宸。

背光,並不能看清他的臉色。

隻見他的眼珠子轉了轉,並冇有迎麵對上淩陌的眼神。

“你確定?”

片刻,冇有任何的回答,隻有微不足見的點了點頭。

淩陌咬緊下唇,忍著笑意。

今晚,還真是難得一見。

“不過,要是兩人同行,還有一個奇特的要求。”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