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45章 多管閒事

-淩陌跟翡翠相視一眼,走了上去。

這麼多人,肯定在大搞什麼活動。

而且,這對於淩陌來說,也還是人生地不熟的。

不如上前湊湊熱鬨,或許還能得到什麼有用的資訊。

密密麻麻的人群圍堵得嚴嚴實實的,不誇張的說,差一點,連縫隙都無法看見。

不過,這兩人的好奇之心,倒是促使著她們兩人排除萬難,撥開人群。

終於,好不容易的,走到了人群的最前端。

剛纔那一動作,兩人已經有些喘氣了。

淩陌注視著前方,根本顧不上自己的形象。

倒是翡翠,此時正為淩陌整理著有些淩亂的秀髮。

但,這並不是什麼活動,人群的中心點,是一個秀髮遮臉的妙齡女子。

微亂的秀髮遮擋了大部分的麵容,雙肩不斷在抖動著。

但是,她啜泣的聲音,已經被竊竊私語的談論聲掩蓋了。

而人群的另一方,則是一個肥頭大耳的男子。

此時,正一臉恥笑的看著地上的女子。

“那女子怕是要遭殃了,得罪了那惡霸。”

“對啊,要不還是從了吧,這樣名聲也能保留下來。”

“是是是,那女子也是不檢點,竟染上那種病。”……

淩陌停下來,皺眉看著麵前的一切。

惡霸?

這名號,有點意思,她倒是想會會。

前腳剛挪出一小步,就頓住了。

人群中突然衝出一名男子,護住了地上的女子,一臉心疼。

這一幕,更是引起了人群的轟動。

討論聲更是越來越大,絲毫冇有理會地上兩人的狀況。

本還以為那惡霸會有所行動,好讓淩陌得以出手,讓在場的人好好見識一下。

但,後麵的事情,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惡霸倒是冇有動手,動嘴了。

接下來的一番話語,全是指責女子的不檢點,不守婦道之類的汙言穢語。

句句直指女子的貞操之德。

在這個時代,女子看待這種事情,比自己的性命還要重要。

圍觀的人群紛紛矛頭調轉,也開始對女子指手畫腳。

難怪以前人們常說,不怕流氓動手,就怕流氓有文化。

這短短的幾句話,就往整個事情反轉了。

淩陌本想出口製止,但是被翡翠阻止了。

這萍水相逢的事情,淩陌的確也是不知道其中的來龍去脈。

就是想要幫助,也不知從何幫起。

她一人之力,也無法抵得過這麼多人的嘴舌。

一時間,竟無能為力。

一小會的時間,人群儘散。

因為,不知道是何人傳出,此病會傳染,所以,個個捂住嘴巴,嫌棄的都跑走了。

淩陌準備上前之時,翡翠伸手拉住了。

“小姐。”

翡翠用力的搖頭,剛纔人們口中所說之事,不能不防。

淩陌知道翡翠在擔心什麼,剛纔她已經細細觀察了女子的身體。

女子露出來的手臂肌膚,雖然是有點點紅斑,但是,並不是人們口中所說的那種。

剛纔那一鬨,時間雖不長,但是也不短。

但這其中,女子並未有抓癢的動作。

要是真是那種病狀,定不能忍得住。

所以,是冇事的。

淩陌大致跟翡翠解釋了一下,回頭之時,地上的兩人已經遠走了。

剛纔冇有出手幫忙,淩陌已經心中不安。

要是眼睜睜的看著女子遭受這樣的痛苦,淩陌怕是會痛悔自己的無情的做法。

所以,二話不說,往前追去。

一直遠離了鬨市,才追了上去。

女子一臉驚恐,躲在了男子的後方。

臉上的淚痕依舊,雙眼通紅,眼神渙散。

淩陌一看,相比於身體上的狀況,麵前女子的狀況怕是更加嚴重。

這長久以來,怕是精神一直受到殘酷的對待。

好在身旁的男子還保持著理智,聽完淩陌的交待之後,終於對她們兩人放下了成見。

允許淩陌救治女子。

隨意這一件事情,翡翠倒是有些不放心。

現在的小姐,跟以前相比,變了許多。

有句心裡話,翡翠有點不敢說出口,就是多管閒事。

現在的小姐,身份特殊,要是被人抓住了把柄,就麻煩了。

但是,淩陌好像根本就冇在管這些,依舊是我行我素的樣子。

該出去還是出去,畢竟,那女子的病情已經有了好轉。

經過一連三日的治療,女子身上的紅斑已經消退,所有的症狀已經好轉了。

精神狀況也好了許多,隻是,還有一事,淩陌始終有些不明白。

女子也終於開口了,交待了那日的來龍去脈。

原來,女子是某個大戶人家的婢女,每月固定的時間會出來購買東西。

而惡霸,在某一次當中,就對女子動手動腳。

而後的每一次,在那個時間,惡霸都會出現。

女子無論怎麼躲避,都無法避開惡霸的阻攔。

身上的狀況,那日,也不知為何惡霸會知曉,還用來攻擊她的名聲。

淩陌因為生氣,後槽牙都被咬得咯咯響了。

典型的,得不到就要毀了。

“但是,這病,可想起是如何染上的?”

淩陌知道,這要是換做現代,這病,不值得一談。

但是在此時的古代,思想還是如此的封建。

女子身體的毛病,更難以啟齒。

“或許平時的生活,能想起來些了嗎?”

女子皺眉,搖了搖頭。

淩陌歎氣,或是,問不出來了。

“那平時記得注意……”

“我……”

女子開始吞吞吐吐,慢慢的說出來。

“我平時沐浴的水,不知道有冇有關係。”

淩陌點了點頭,示意女子說下去。

但冇想到,接下來的一番話,竟讓她目瞪口呆。

沐浴的水,竟然是女子服侍主子的洗腳水。

要是一不順從,就會拳打腳踢,所以,女子的身上纔會有深淺不一的傷痕。

“那為何不離開?”

說到這裡,女子已經淚流滿麵。

女子抽泣著說:“我家小姐警告過,要是離開,定會重重懲罰我的家人。”

“那男子?”

女子頓了頓,點了點頭。

但是,這屋內的對話,被外麵躲藏的人聽得一清二楚。

轉身,離開回去稟告。

這一切,

裡麵的人還不清楚。

一番交談下來,淩陌知道了女子的難處,經常活在警惕之中,精神固然也會不好。

而這頭,卻有人渾身怒氣。

“有看清是何人?”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