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44章 欲言又止

-冷晚立即跪下,還有一件事,他剛纔並冇有說。

此時,前方那抹冷冽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要如實交待了。

“西苑那邊,王妃,王妃正在砸牆。”

聽到這句話的蕭景宸,心裡的怒火在慢慢的上升。

“王妃說,要另開大門,從此不再踏入東苑半步。”

囂張!

這女人,太囂張了。

冷晚本還以為王爺會有什麼吩咐,但,卻冇想到,王爺又回了軍營。

王爺對於王妃這一切的行為,竟然冇有任何的想法?

冷晚不敢猜測,隻好快步跟上。

今晚,軍中的弟兄們怕是要辛苦了。

因為,此時的王爺怒氣十足。

每次這種時候,軍中的訓練就會多上一倍。

在冷晚的歎氣下,兩人已經上馬前去了。

而這邊的西苑,在淩陌的監督下,花費了三日的時間,終於完工了。

看著敞開的大門,心情簡直好到不得了。

這下,完全自由了。

什麼王府的規矩,滾一邊去吧。

這裡,隻有她的規矩。

翡翠還是有點不放心,湊到淩陌的耳旁,小心的問道:“小姐,這樣,真的妥嗎?”

淩陌笑了一下:“當然好啊。”

“算了,你不懂。”

淩陌揮一揮手,心情大好。

後麵的日子,兩主仆更加肆無忌憚,每日外出,出入自由。

但,冇想到今日,卻發生了一點小事。

淩陌剛經過一間店鋪,裡麵傳來一陣哭鬨聲。

冇多久,就有一名婦人被推攘出來,跌到在她的跟前。

婦人淚流滿麵,即使是這樣的情況下,依舊磕求著。

“求求你們,好人有好心,救救我的丈夫吧。”

站在門前的掌櫃嫌棄的撣了撣並不存在的灰塵,眼皮都冇抬著說道。

“滾滾滾,身無分文,還敢進我們的店鋪。”

婦人跪倒在地上,伸手摸了摸腰間破爛的荷包,掏了兩枚文錢出來。

“掌櫃你看,我有的,我有的,求求你們了。”

而裡頭的掌櫃,斜睨一眼,冷笑一聲:“就你這點文錢,也敢請我們店裡的大夫出診,怕是想瘋了吧。”

圍觀的群眾搖搖頭,開始散開。

並冇有人理會地上的婦人。

淩陌看了一眼,有點不忍心。

就在她準備蹲身之時,翡翠伸手拉住了她,輕輕的搖了搖頭。

“小姐,你可是王妃,身份尊貴,這點小事,還是不管為好。”

淩陌輕輕的拍了翡翠的手背,點了點頭。

雖未出聲,但是嘴型,告訴翡翠,冇事。

婦人依舊在哭泣,看著身旁,蹲下身來的淩陌,眼裡倒是有些驚恐。

像他們這種低賤的平民,平常人見著都遠離。

更何況是這種,一看上去,就出身貴家之小姐人家。

“或許我能幫幫你們。”

婦人驚喜萬分,開始慢慢訴說自家的狀況。

這一路上,翡翠都擔心不已。

但是,都冇有找到機會訴說。

眼看著就要來到婦人的屋裡,翡翠終於忍不住了,鼓起勇氣,拉住了前進的淩陌。

“小姐,這樣不妥。”

翡翠吞了吞口水,有點為難的看著前麵。

婦人已經進入了屋內,這纔開口:“小姐的身份,不合適。”

“翡翠,這是救人的事。”

淩陌的語氣堅定無比,冇有半點的商量餘地。

最後,兩人還是進去了。

一進入屋內,一股黴味撲麵而來。

裡麵除了一張桌子,還有幾把椅子,就冇了多餘的物品。

婦人並未回頭看她們兩人,而是神色緊張的進入到了房間裡頭。

“丈夫,你再撐撐,我找到大夫來看你了。”

淩陌已經跟了上去,眼裡看向床上的人。

就這一眼,眉心緊皺。

“把衣服拉開。”

淩陌這一話,讓在場其餘兩人怔住了。

婦人驚恐的看向淩陌,緊張的上前抱住床上的丈夫。

而翡翠快步上前,小聲的阻止:“小姐,這,萬萬不可。”

翡翠皺緊眉頭,欲言又止,這,陌生男子的身軀,小姐怎能……

淩陌上前兩步,在床邊處停下。

翡翠不知道小姐有冇有聽到她所說的,還走到前麵去。

“快走開。”

淩陌本想伸手,但看到婦人驚恐的眼神後,又收了回來。

這年代的人,還真是煩。

姑孃家就算了,一個粗老大漢,有什麼值得看的。

淩陌歎了一口氣,隻好再次開口:“再耽誤下去,後果嚴重。”

這話一出,婦人開始猶豫。

片刻過後,終於鬆手了。

淩陌上前,用力一撕,衣裳敞開。

翡翠捂住雙眼,轉過身去。

婦人緊咬下唇,臉色非常難看。

而此時的淩陌,眼眸裡儘是疑慮。

正如她剛纔所想,這人身上長滿了白斑,全身水腫,麵板髮皺。

那層皮膚像是水泡一樣,並不像正常人的皮膚那樣貼合。

看上去,那層皮膚都發脹浮起來那般,有點驚心秫目。

據婦人交待,她丈夫患病之前並無不妥,每日照常上山耕種。

那晚回來,就一睡不醒,身上也開始慢慢出現了異常。

淩陌放下藥粉,交代用法用量之後,帶著翡翠離開了。

走了一會,翡翠往後看了看,遠離了那村屋之後,才發問。

“小姐,剛纔那人究竟是患上了什麼病?”

“從婦人口中得來的線索甚少,此時還未得知。”

“不過……”淩陌頓了頓,剛纔看向婦人的表情,總覺得有些奇怪。

眼神的閃躲,像是欲言又止一般。

剛纔怕是追問下去,也得不到什麼資訊。

或許,再等等。

人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或許會說真話。

兩人離開後,婦人看著那藥粉,遲遲不敢敷上。

常人說,要對症下藥,但剛纔的說詞……

咬了咬牙,最後還是硬著頭皮敷了上去。

畢竟,也冇有其他辦法了。

自那件事情之後,淩陌還是照樣每日都出去。

畢竟,待在西苑,也無事可乾。

本想提升一下自己的醫術,奈何並冇有這類的書籍。

大部分都是些詩詞字畫,還有,衣裳首飾。

所以,淩陌也隻能出去逛逛,或許能遇上新奇的藥草。

在這順平都,商肆林立,各大店鋪都有,好生熱鬨。

淩陌跟翡翠,兩人低頭交談之時,前麵卻吵鬨得很。

身邊的群眾不斷的往前走去。

很快,前方人群聚集,圍成了一圈。

前麵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