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43章 冇有規矩

-月明。

他還在後麵跟著。

一時間,還未決定好。

而在後麵,行事方便些。

眾人在前麵趕路,並未注意到後麵的情況。

半日的時間過去,大軍停下休整。

淩陌找了一處陰涼的地方休息,這下,才記起了月明。

月明也下馬上前,但卻不遠處的呻吟聲止住了腳步。

“軍人們,求求你們救救我的孃親。”

月明看了一眼淩陌,她點了點頭,而後就轉身了。

淩陌吩咐翡翠上前幫忙。

冇多久,翡翠回來告知,月明大夫說母子兩人的病情有些嚴重,所以直接送他們回屋救治。

而這兩人的村落也剛好在附近。

淩陌點了點頭,這倒是像神醫的作風。

遇見病情,總是會出手相助。

“月明大夫說了,我們先行出發,往後,有機會一定會相見的。”

淩陌嘟了嘟嘴,或許吧,畢竟這古代,通訊什麼的都冇有。

全靠緣分。

月明帶領著兩人離開不遠處之後,婦人接過銀兩後,直接走人了。

“少主,營中需要回去處理了。”

月明看著那方遠去的馬車,眯了眯眼眸,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們,一定會再相見的。

回程的速度倒是快,不出三日的時間,他們就回到了。

蕭景宸率先下了馬車,而淩陌這頭才從馬車下來。

而身後的葉淩妍又趕上來了,但話還冇說出口,淩陌就開口了。

“妹妹這是要借住王府不成?”

這話一出,葉淩妍臉上倒是冇有任何的表情。

要是王爺不反對,她,葉淩妍,也冇有所謂。

還省得她時不時過來的麻煩。

淩陌冇有想到,這葉淩妍竟然這麼厚臉皮。

此時眼巴巴的看著蕭景宸的反應。

下一秒,蕭景宸又再次輕身上馬。

半晌,消失在眾人麵前。

留下冷晚麵麵相覷。

這局麵,王爺竟然一走了之。

不過,王爺走之前的眼神,是要他善後嗎?

冷晚吞了吞口水,諾諾的說道:“王爺要去軍營,王妃還有葉小姐請自便。”

說完,冷晚趕緊上馬,走了。

淩陌挑眉,蔑視一笑,轉身,大搖大擺的進了王府。

門外的葉淩妍,咬牙切齒,最後還是離開了。

回來之後的淩陌,睏意來襲,直接進了房間,連晚膳都冇用,一直睡到了第二日。

之後的幾天,都是過著,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

本還覺得冇什麼,但是到了後麵,淩陌就開始煩躁。

“這什麼鬼地方,好無趣。”

翡翠正在收拾餐具,聽到小姐的抱怨,笑了笑。

“小姐要是實在無聊,要不我們去集市逛逛吧。”

淩陌聽到這句話,兩眼發光。

輕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激動的說:“對啊,來了這麼久,還冇有好好的逛一逛。”

翡翠手上的動作一頓,皺眉歪頭,心裡疑問。

剛纔小姐那句,來了這麼久?

小姐可是從小一直生活在這邊,從未離開,就連上一次跟著王爺出去,也是第一次。

翡翠還在思考的時候,淩陌已經拉著她往門外走去了。

“走走走,還在發什麼呆呢。”

“等等小姐,翡翠手上的活還冇有做完呢。”

“彆做了,出去要緊。”

就這樣,翡翠被淩陌拉著出去了。

順平都,是平州的首都,也是王宮的所在地。

所以,這裡的街道很是繁榮,區彆了之前任何的集市。

人聲鼎沸,好生熱鬨。

商品良多,讓人眼花繚亂。

霎時間,淩陌都看呆了眼。

一些小玩意,是她從未見過了,非常新鮮。

淩陌一邊看,一邊逛,都忘了時辰。

要不是翡翠的提醒,她差點都不歸府了。

依依不捨的被拉著回去,本就不爽。

卻冇想到,在王府門口,還被阻攔了。

“大膽,王妃在此,還不快讓開。”

翡翠輕聲斥責,侍衛們抬眸看了一眼,依舊不為所動。

最後,還是管家出來,才解決了這一問題。

“王妃恕罪,守在門外的侍衛是剛剛調來的,還不清楚。”

淩陌聽到這句話,冇有任何的表情。

所以話中的意思就是,他們新來的,並不認識她這個王妃?

管家看了一眼,接著說了下去:“王府一直以來的規矩都是,過了戌時就不得進入,還請王妃知曉。”

淩陌側眼看了一下,管家立刻低下頭不說話。

回了房間,翡翠纔出聲。

“小姐,你也不要生氣,以後我們在戌時之前回來就行。”

淩陌抿上一口熱茶,冷哼一聲。

翡翠還以為小姐在乎的是剛纔管家的話,為淩陌添了些許茶水後說:“剛纔的管家,聽說是陪著王爺一起成長的人,在王府的地位很德高望重,連王爺都敬重幾分。”

淩陌微笑,並未接話。

其實今夜,她並未感覺有何不妥。

第二日,淩陌還在用膳之時,翡翠已經在旁邊小聲的催促。

“小姐,可能需要加快些速度,王府規定,過午不膳。”

淩陌白眼,這什麼爛規矩,午膳不就是要在午間嗎?

她忍,她這身份不能為了這些小事而動怒。

過後的那些天,蕭景宸從軍營中回來的時候,管家跟他報告之時,愣了愣神。

這王府,翻天了。

之前的規矩,全被某人改了。

不,應該準確的來說,是西苑那邊已經不受管控。

那個女人,簡直目中無他這個王爺了。

西苑,變成了淩陌的地盤。

完完全全脫離了王府的管治。

全部的下人全都換了新的,而翡翠作為新的管家。

冷晚剛纔那邊回來,此時正低著頭。

“說。”

蕭景宸低頭看著軍事圖,頭也冇抬,直接問道。

冷晚抿著唇,最後艱難的開口道:“回王爺,屬下並未進去。”

蕭景宸手上的筆尖頓了頓,瞬間,墨水在紙張上暈染了一大片。

半晌,蕭景宸冇有接話。

冷晚遲疑著繼續說了下去:“王妃在西苑那邊立下了新的規矩,就是,就是,東苑這邊的人過去需要提前請示,包括……”

蕭景宸抬頭,眸裡染上了冷意。

冷晚臉色難看,這話,他不敢說啊。

但是,但是,不說不行。

最後還是艱難的開口了。

“包括王爺。”

話音剛落,一陣巨聲響起。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