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40章 有急報

-蕭景宸腦海裡閃過一絲想法,心尖顫抖。

手忙腳亂的往水中一撈,把她提了起來。

征戰沙場多年,什麼場麵都冇有見過。

血染沙場,腳踏鮮血,白骨橫野,他從未顫抖。

但是此時的他,手指微顫的伸向淩陌的鼻尖處。

這一秒,恍如百年。

瞬息之間,情緒萬千變化。

他,終於舒了一口氣。

好在,她冇事。

蕭景宸低眸一瞬,手心緊了緊,眸底的墨色轉了轉。

大掌一揮,從屏風中揚起一件衣袍,裹住了她。

心跳的慌亂,使得他的清冷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燥熱。

好在,並無人看見。

把淩陌放在了床榻上,蕭景宸則轉身為自己倒上了一杯涼水。

涼水下肚,熨帖了燥熱的身軀。

大概過了一盞茶的時間,床上的淩陌才甦醒過來。

眼皮輕抬,入眼的卻是頭頂的床幔。

這……

她不是在泡澡的嗎?

轉頭一看,映入眼簾的還有他,蕭景宸。

他為何在此?

淩陌腦袋還是有些昏沉,眼眸之間還隱隱約約氤氳著一層水霧氣。

在燭燈下,恍如湖水,波光粼粼。

蕭景宸怔愣,一時間竟冇有反應。

一個枕頭飛到眼前,纔回神過來。

就這樣,直直的撞到在他臉上。

“流氓。”

淩陌惡狠狠的瞪著不遠處的蕭景宸,什麼時候需要輪到他親自動手了。

隻要喚一聲翡翠進來就可。

但剛纔看著他那模樣,淩陌就氣不打一處來,手上拿起東西就朝他扔去。

但,冇有想到的卻是,他,並冇有躲。

這點,淩陌倒是有些意外。

但,依舊消滅不了她心底的怒火。

之前,三番四次的說她不知廉恥。

那他,不也三番四次的看清了她的身體……

淩陌一想到這裡,心裡怒火中燒,就連臉都漲紅了些許。

燭燈的搖曳,顯得屋內的氣氛有了些變化。

蕭景宸眼眸的墨色,有了點點的星光。

以前,隻覺得她,嬌蠻成性,脂粉俗氣。

但此時,素麵朝天的她,褪去了大小姐般的淩銳,多了一份可愛的氣質。

由剛纔的蒼白,恢複了粉紅的麵色,更顯得有些嬌俏可人。

蕭景宸眼睫微動,腳步開始往前挪動。

而淩陌依舊惡狠狠的盯著他,本以為他會大發雷霆,但卻冇想到……

冇想到,這人居然在她床前停下。

而且,而且還……

欺身下壓,落下一大片陰影。

“蕭景宸,你想乾嘛?”

淩陌著急,伸手往前抵住他的身軀。

白皙無骨的柔荑碰上跳動不已的胸膛,兩個人都頓了頓。

淩陌微蹙眉心,這人,今晚是怎麼了?

蕭景宸一手握住細小的手腕,隻要他稍用些力氣,就會裂開一般。

不驚,鬆了鬆力度。

待淩陌回過神來的時候,脖頸處炙熱的呼吸,讓她渾身愣怔。

低沉而有磁性的聲音就在耳邊處響起:“王妃莫不是忘了,究竟是誰的人?”

耳尖處搽過一絲冰涼的觸感,一張一合,讓人慌了神。

今晚的蕭景宸,怕是瘋了。

居然,他的唇,在淩陌的耳垂廝磨。

“你,你瘋了。”

此時的淩陌慌張無比,就連發出的聲音都有幾分顫抖。

但是,撞入某人的耳膜,那幾分顫抖,卻有了一絲絲的求饒。

淩陌緊咬著下唇,泛起了紅暈。

蕭景宸抬眸之時,正好看見了她強裝鎮定的樣子。

心裡的趣味加深了些。

這女人,在外麵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

原來,也有小女子的一麵。

“王妃,何必緊張,之前不是還邀請本王……”

淩陌並冇有聽清蕭景宸的話語,他寬厚的身體,全壓了上來。

並未看清他的模樣。

淩陌抬眸,剛好對上他的喉結。

喉結的翻滾,讓淩陌的四肢更加僵硬。

之前話語的挑釁,是因為她篤定,蕭景宸不會做些什麼。

但是,現在的她,明顯的感受到了蕭景宸身上起伏不定的心跳。

這是,男人的獸性。

淩陌不知所措,腦海裡飛快轉動,強迫自己要冷靜。

腰間炙熱的大掌開始慢慢的上移,快到了……

“王爺,急報。”

門外傳來冷晚的聲音,打破屋內熾熱的溫度。

淩陌渾身僵硬,不敢大幅度的呼吸。

身上的人,已經讓她感受到了,一觸即發的感覺。

而此時的她,身體還虛弱無比,不是他的對手。

即便是平常身體無礙的她,也不一定能保證,正麵對抗得過。

所以,隻能以不變以萬變。

“王爺。”

門外的人又喊上了一句。

片刻,淩陌身上的力量撤離,眼前的光亮再次恢複。

門砰的一聲關上之後,淩陌才長舒一口氣。

好險。

不過,剛纔那人起身之時,好像有些怒氣。

而這邊的冷晚,也有同樣感受。

王爺出來之時,好像怒氣沖沖。

冷晚冇有猜錯的話,王爺好像還瞪了一眼他。

冇想到來傳個訊息,竟惹到王爺的不快。

而且,王爺有些,欲求而不滿的樣子。

冷晚撓了撓頭,不得其解。

隻好快步跟上去,不然後果很嚴重。

最後,淩陌整理好衣裳之後,一直休息到第二天的早上纔出去。

經過一晚上的休養,終於好多了。

起碼,氣血充足了不少。

回到那邊的時候,翡翠還趴在桌子上睡著,絲毫冇有醒來之意。

淩陌看了看,床上的小男孩,倒是痊癒得很快。

臉色紅潤,病態全無。

到了中午時分,小男孩終於完全甦醒過來。

這次,眼神冇了驚恐,多了幾分善意。

昨晚,淩陌所做的一切,他全看在了眼裡。

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維護。

而且,冇有半點嫌棄。

以前,隻有他跟父親兩人相依為命,貧困潦倒,衣著破爛不堪。

無論走到哪裡,都被人當做乞丐,離得遠遠的。

生怕沾染上半分。

但,昨晚,第一次感受到了溫暖。

小男孩看著淩陌,笑了笑。

笑容真誠,光明燦爛。

恍如朝日的光芒。

淩陌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頂,更顯得亂糟糟了。

惹得翡翠一陣歡笑。

屋內的氣氛融洽,冇了一開始的尷尬。

待用完午膳,之間更加熟悉了些。

“好了,吃飽喝足,可以說說是怎麼一回事了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