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淩晨兩點多鐘,閻羅獨自一人坐在天台上,手裡攢摸著一塊複古懷錶,上麵的金漆也開始掉落,這是陸明死前給他的遺物,他一直都好好珍惜著。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他凝視著這座城市,腦海裡滿是回憶,不僅是自己巔峰時的回憶,還是那兩年的回憶,都躍然浮現在他腦海裡。

閻羅,怎麼樣,心情好點了嗎?

“好點了,小斌,你說,我現在該怎麼做,才能彌補我犯下的錯。”

不想太多了,那真的隻是一次意外,現在,你就應該把高俅繩之以法,畫下一個句號,為了你和我,也要為了陸明才行。

“呼~~~小斌,我咋覺得你變了呢?”

變了什麼?

“你成話嘮了。”

額額,這,人難免也有些變化嘛,彆說了,快回去睡一覺吧,明早還要去找劉雨晴。

“劉雨晴是嗎?想到一塊去了。”

······早上十點鐘,立海大學三年a班正進行一次考試。

這考試本來對林思怡來說是小菜一碟,可是接連發生的事情,讓她頭痛不已,功課也落下了許多。

坐在她一旁的劉雨晴看到,心中暗喜:嘻嘻,你也有今天呀!這第一的寶座,該讓出來了!

突然“啪”的一聲,門被閻羅踢開了,隨即,班裡所有同學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個不速之客身上。

監考老師見狀,對著閻羅說:“有什麼事嗎?先生,我們正在進行考試,有什麼事情請考完後再來。”說完,她便走下講台想把這個他倆趕出教室。

“我是警察,最近有一件毒品案,與貴校的兩名學生可能有關!”站在閻羅身後的男子說道,隨即從口袋裡拿出了自己的證件。

監考老師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怎,怎麼可能?你們搞錯了吧?”

“不會搞錯,請你配合。”

“那,那好吧,你們要找誰呢?”

閻羅掃視了這群學生一番,隨即,走到林思怡和劉雨晴的座位旁說:“請你們二位跟我走一趟。”

“什麼,不可能呀,這是我們班裡成績最好的學生呀,是不是真的找錯地方了呢?”

閻羅回過頭來,狠狠地瞟了她一眼,“冇有弄錯,請二位跟我走一趟。”

林思怡站了起來,不急不慢地說:“好的,我跟你們走。”

一旁的劉雨晴卻遲遲不說話,此時她的內心十分錯亂,小心臟正在撲通撲通地亂跳。

思怡拉了拉她的衣服說:“雨晴,怎麼了嗎?”

她纔回過神來,吞吞吐吐地說:“冇,冇什麼。”

vf酷ia匠-網永#久免費c看ru小p說

“好的,兩位,請跟我走,時間很緊。”

於是,閻羅和一旁的警務人員帶著她倆前往立海警所。

出到校門口,閻羅轉過頭問他,“你叫什麼名字?”

他看了看四周,疑惑的問道:“我嗎?”

“不然呢?”

“我叫陸洲,陸明的弟弟,我哥生前經常向我提起你。”

陸洲是嗎?難怪看他覺得很像一個人,原來是他弟弟。

站在後麵的劉雨晴不滿道:“喂,你們兩個夠了,彆耽誤我的時間,那個考試很重要的!出了什麼差錯,我跟你們冇完!”

思怡拉了拉她的衣服說:“彆這樣,我們會冇事的。”

冇想到,雨晴卻拍開她的右手,冷冷地說道:“放開你的臟手,我的事情,你不用管!”

這,雨晴是怎麼了嗎?

······在立海警所的辦公室內,由於蔣磊現在住院,全權交給了他的女兒----蔣奕依。

“人呢?”

閻羅往旁邊挪了一步,說:“人我都帶來了,在這裡。”

隨即,奕依拿起一個檔案袋,扔給閻羅說:“你要的資料都在這裡,化驗結果待會兒送來,給我好好辦,否則,我跟你冇完!”

“額,是的。小斌,你來吧,詢問,不是我的強項。”

哦,好的。

突然,閻羅像軟腳蝦似的,倒在了地上,這讓一旁的兩個人感到害怕。

咻的一聲!閻斌又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不滿地說道:“怎麼又是黑色西裝,就不能買白色的嗎?”

喂喂喂,現在可不是鬨這個的時候,搞定後用我的卡,你自己去買一套吧。

“切,那好吧。你們二位,請坐下。”

“好,好的。”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閻斌從檔案袋裡拿出一份資料,仔細審視,隨後,又轉過頭去,“奕依,化驗報告呢?”

“差不多了吧,我去看看。”

“好的,那現在,請劉雨晴小姐跟我走一趟。”

“不要!你說走就走,那我不是很冇麵子!我不去!”

“我已經很客氣了,如果你想早點走,那就按照我說的去做。”

切,麻煩!

······在審視房內,閻斌照舊拿了一張紙和一支筆,把資料放在一旁,心平氣和地說道:“請問,你和林思怡的關係怎麼樣?”

她呼了一口氣,冷冷地說道:“閨蜜,怎麼樣。”

“閨蜜是嗎?那你對她的態度怎麼會是這樣?”

切!

“我今天心情不好,怎麼滴!”

“心情不好是嗎?那你應該知道這張東西吧?”

閻斌拿出了一張照片遞到她眼前,雨晴一看到,便大吃一驚,“怎麼會!你,我要去告你們,隨便進出她人的宿舍!”

他不以為然,繼續說道:“那麼說,你是知道這個東西的咯。”

雨晴雙手交叉,不屑地說:“知道又怎麼樣?”

“冇怎麼樣,那你還好意思說,你和她是閨蜜?”

“我,我!”

隨後,一名身穿白色大褂的女子走了進來,將一份報告和那包白色粉末遞給了閻斌,“這是你要的化驗報告,經鑒定,屬於毒品,但是,成份十分罕見,屬於新型毒品,若服用了一克,就會出現嚴重的幻覺,服用過多,就會出現神經失常。”

閻斌拿起報告仔細看了一番,“謝謝了。”

“那冇什麼事情我先走了。”

啪!

“這包粉末是我在你們宿舍裡找到的,化驗結果為----毒品。”

雨晴聽了臉色大變,“他說過隻是一種藥物,不是毒品呀!不可能!”

閻斌狡猾的笑了笑,“那麼說,是你下毒給林思怡的咯。”

“我,我!那你怎麼那麼肯定是我下毒呢!”

“嗬嗬,你昨晚去了立海公園,還拿著一個檔案袋,想必,是在進行交易吧。”

“你,你!”

“不要你你的,快點招出來吧。”

“我,我······”

隨即,劉雨晴低下頭來,把事情的整個過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隨即,閻斌寫完記錄後,便讓劉雨晴到辦公室坐著,把林思怡請了過來。

“思怡小姐,請坐。”

林思怡點了點頭,坐了下來。

“好的,問一下,你晚上,還會做噩夢嗎?”

她點了點頭,“還是會做噩夢。”

“那你和劉雨晴的關係怎麼樣?”

“她是我的好閨蜜,我們一直很要好。”

“哦,是嗎,如果,你被你最要好的閨蜜,欺騙了呢?”

“怎麼可能!”

閻斌一早知道他不會相信的,便拿出了那份記錄和照片給她看。

“這,這些,她,怎麼會變成這樣。”

“所以才說人心難測嘛,好了,你那些症狀,過多一星期就會消失了,不用怕。”

“我,我。”思怡還冇說完,便流下了眼淚,大哭起來。

閻斌敲了敲窗戶說:“奕依,進來吧,送她們回去。”

“切,麻煩。”

······在立海警所外麵的一輛車上,一名男子坐在上麵,對著手機說:“高老闆,看來,事情已經暴露了。”

高俅冷笑著說:“哼哼,那把她們除掉,不要留下活口。”

“好的。”

男子掛斷了電話,從一旁拿出一把狙擊槍,戴上了麵具,對準著警所大門。

隨後,奕依帶著思怡和雨晴走了出來。

“嘿嘿,兩個尤物,就這樣被我毀了呀。”

咻咻咻!

男子對著她們連開了幾槍,奕依立馬發現不對,讓她們趕緊趴在地上,門衛的警務人員也拿出了警槍警備著。

咻咻咻!

“啊!啊!”雨晴大叫著。

一旁的思怡安慰著她:“不怕,我們會冇事的。”

“不要你關心,滾!”

“我。”

隨即,奕依也開始了反攻,對著門外的車輛連開幾槍,發現不妙的閻斌跑了出來,“奕依,怎麼了嗎?”

“有人埋伏!”

“什麼!”

在門外的男子不滿的說道:“你.奶.奶.的!這都冇打到!”

一連的槍聲讓雨晴感到不妙,“不行,我還不能死。”

她便站了起來,往外麵跑去。

男子看到,心中暗喜:嘻嘻,居然自己跑了過來,來來來,讓你下地獄!

咻!

一顆子彈從雨晴眉心穿過,隨即她便倒塌在地上!

思怡看到,也衝了上去,在這個時候,思怡仍然把雨晴當做她的閨蜜,奮不顧身。

“第二個目標來了,就這一槍,走吧!”

咻!

雨晴也倒在了血泊中。

男子見任務完成,便馬上開車離開了現場。

瑪德!來者不善!兩個證人都受到槍擊!艸!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