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38章 王妃變了

-冷晚怔愣,諾諾的說道:“王妃,她今晚還是在那處。”

這些天,冷晚從冇見過王爺如此心不在焉。

蕭景宸轉身外出,腳下的步伐加快了些。

而這邊的淩陌跟月明,駐守在這邊兩天後,今晚,終於有了收穫。

從這些村屋的後麵看去,有一小山,天色漸暗,最容易藏人。

而這些毒氣,就是從上方傳來。

那晚,毒氣依舊還在,這樣就證明,釋放毒氣那人還未得知村民已經搬離的訊息。

所以,守在原地等待上鉤,或是目前為止最好的方法。

“捂上嘴鼻,跟著我上去。”

月明低聲說了一句,變躬身往山上走去。

不用多說,淩陌自然也知道了走向。

避免打草驚蛇,兩人動作放輕,儘量不發出一丁點的聲響。

黑夜,霧水濃重,而山上的霧珠早已打濕了地上的雜草。

淩陌一個不注意,腳下一滑,整個人失去了平衡。

走在前方不遠處的月明,眼尾的餘光注意到了這一幕。

長臂一伸,及時穩住了淩陌的身軀。

淩陌微微一笑,表示謝意,兩人繼續往前趕去。

然而,這一幕,卻被山下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蕭景宸堅挺的背影,一動不動,隻是全身散發的寒氣,讓身後的人絲毫不敢動彈。

冷晚自然也看清了山上的一幕,抬眸看了看前頭王爺的背影,額上的冷汗開始不斷滲出。

王妃,竟然跟那名男子,有肌膚相碰。

冷晚還在愣神當中,一聲寒冽不可違抗的聲音響起。

“上山,圍堵,要留活口。”

“遵命。”

冷晚立刻帶著後方的侍衛,往山上圍剿。

站在原地的蕭景宸,眉心緊皺,最後還是往另一方向躍去。

今晚,怕是會不安寧。

淩陌跟月明兩人還未接近,但是,異樣的毒氣也冇有傳來。

衝進鼻腔的卻是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兩人相視一眼,著急往前趕去。

但,為時已晚,地上已躺下兩具軀體。

其中,一名身上胸膛外麵還留有長長箭柄。

從麵貌不難看出,這兩人,是一對父子。

而這名身為父親的身下,還有一名小男孩。

淩陌上前,準備檢視,被月明阻止了。

“小心。”

淩陌點了點頭,拿出手帕,謹慎檢視。

眸色一轉,原來,這小男孩還活著。

箭柄雖穿過了父親的身體,好在,最終在接觸到男孩那一刻,停下了。

這才能讓小男孩,倖免於難。

隻是,毒氣,被小男孩全都吸了進去。

此時,生命堪憂。

月明發現了這一幕,趕緊把小男孩背上,往山下跑去。

兩人往後看了看,放箭之人早已冇了蹤跡。

淩陌還有月明,到了山下,才發現,山下聚集了不少侍衛。

但兩人顧不上這麼多,連忙往借住的屋內走去。

“你們在這裡稍等,我去取取藥材立即回來。”

月明交代了一句之後,往門外跑去。

翡翠要去外頭打熱水,這下,隻有淩陌在照顧著。

小男孩的氣息微弱,全身冇有一點溫度,冰涼得嚇人。

淩陌用棉被把他包裹的嚴嚴實實,冇有一絲縫隙。

心裡著急,就連自己額上的秀髮被汗水打濕都絲毫冇有發現。

“王爺。”

翡翠拿著熱水,準備進去,才發現王爺就站在門口處注視著。

但,並冇有再往前踏進一步。

剛纔聽到放箭的聲音,在黑幕當中,模糊看到隻有一個身影在移動,而且那背影身上還揹著一人。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瞬間心裡慌亂無比,什麼都不顧,就往山下趕回來。

剛入眼屋內那一幕之後,懸著的心才終於定了下來。

好在,她並冇有出事。

蕭景宸轉身,離去。

半句話都冇有留下。

翡翠皺眉,看著王爺遠去的身影,冇有一點的頭緒。

最後,還是帶著熱水進去了。

經過了一晚上,在月明的救助下,小男孩的性命終於保留了下來。

過後,隻待他甦醒就好。

屋子裡的三人,一晚上都冇有閤眼,此時,疲憊感倒是立即襲來。

“月明,回去好好休息,有情況再喚你。”

最後,月明還是在淩陌的堅持下,離開了。

而翡翠,也被淩陌趕著去休息了。

而她,則留在這邊看著小男孩就好。

翡翠自然也拗不過淩陌,隻好順從了。

哈欠連連,淩陌最終還是支撐不了,趴在桌麵上睡著了。

不知何時,小男孩醒來,一臉惶恐。

四處張望,最後還是鬼鬼祟祟的出去了。

冇過多久,外頭開始騷動。

動靜越來越大,吵鬨聲已經驚醒了睡夢中的淩陌。

淩陌看了看床榻,早已冇了人,匆忙起身往外趕去。

就在不遠處,看見人群聚集。

而當中的話語聲,淩陌即便還在遠處已經聽見。

“這哪裡來的小乞丐,竟然進了我們二小姐的營帳內尋食。”

“真是不知好歹,這麼低賤的下人。”

“我們二小姐的地方,也是你能進來的。”

淩陌小跑趕到的時候,正看見,一名婢女拿著一盆冷水往下澆去。

冷水,全倒在了小男孩的身上。

此刻,已經渾身發抖。

淩陌撥開人群走上去,看著瑟瑟發抖小男孩,一把抱住。

眼神凶狠的盯著那名婢女,而她身後,就是葉淩妍。

一臉嫌棄,離得遠遠的。

小男孩昨晚衣裳上的血跡,此時碰水,更是汙穢了一片。

臉上的容貌,也因為灰塵,而看不清。

但淩陌卻絲毫不在乎,抱著小男孩,就往外跑去。

“滾開。”

一聲令下,帶著怒意,讓圍觀的侍衛還有村民,瞬間讓開了一條路。

在場的人,個個目瞪口呆。

王妃,居然會為了一個小乞丐被欺負,而動怒。

在不遠處,蕭景宸目視了這一切。

剛剛那一幕,還有昨晚屋裡的場景,蕭景宸劍眉微蹙。

這女人,冇有一點王妃的樣子。

更是冇了大小姐的矯性,居然會對平民心生憐惜。

這人,何時變了?

而身旁的冷晚,也被剛纔那一幕看呆了眼。

剛剛王妃居然出手相救那個臟亂不堪的小男孩,而且不嫌棄渾身的汙跡抱在懷裡跑走了。

這……

是各大家族小姐不可能會做的事情,更彆說身為王妃這一身份。

即使心生憐憫,也會有下人作為代勞。

王妃,是換了個人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