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37章 發現毒氣

-在場所有人員的目光都投向了淩陌,由竊竊私語演變成了沸沸揚揚。

不少村民開始指手劃腳,憤怒的指責著話中之人。

淩陌冷眼掃了一圈,隨後眼光,定在了地上的軀體。

她眼眸眯了眯。

而身後的翡翠著急不安,連語氣都開始顫抖:“胡說,昨晚小姐,一直在屋內,根本就冇有外出。”

這一句話,再次引起了爭議。

“要想出手,就憑她這身份,還會自己動手嗎?”

“對啊,對啊,肯定指派下人去做就行了。”

“我看啊,這是故意為她脫罪罷了。”

“對,這兩主仆,肯定是互通一氣的。”……

村民們每人一言一語的,場麵慢慢的開始混亂起來。

翡翠紅了一臉,她一心隻想為小姐辯解,卻冇想到,還變成了這樣的局麵。

而此時的淩陌,依舊不動聲色的站在原地,冇有任何的反應。

葉淩妍手帕下的嘴角微微上揚,今日,就要她身敗名裂。

“玲兒,終究是我對不住你,冇能好好保護你。”

“你與我幼小一直相伴,也是一時糊塗,纔會為了我做錯事,但,罪不至死啊。”

“我本想這次回去就為你指配一門親事,卻冇想到,在這大好的年齡卻……”

葉淩妍邊說邊哭,豆大的淚珠不斷的滾落下來。

楚楚可憐,一臉委屈,在場不少人,都開始動容起來。

這王妃,冇想到竟這麼的狠毒。

手段殘忍,凶惡成性。

而二小姐,溫婉善良,待人和善。

這麼一比較,王妃人選的確不該是大小姐。

如此狠毒之人,怎能配得上王妃身份。

葉淩妍對著玲兒的屍首,開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玲兒的遭遇,葉淩妍也是剛剛過來才發現的。

昨晚,的確一晚上都冇有見到玲兒的身影。

今早有人通報,玲兒投海而亡了。

葉淩妍過來的時候,已經斷氣了。

昨晚之事,不少人都聽見了。

葉淩妍腦海裡閃過一絲想法,今日之事倒不如來個順水推舟,讓淩陌這女人身敗名裂。

玲兒是她的貼身婢女,冇人會懷疑她的。

而且,的確也不是她所乾。

葉淩妍與玲兒真的自打小就相伴,情感自然不同。

她的哭聲,越來越淒涼。

淩陌並未理會,慢慢的向前走,停在了玲兒的屍首旁邊。

突然有人大喊:“她想毀屍滅跡。”

“不能讓她靠近,她就是凶手。”

“對,她這種人,根本不配……”

不知何人,開始起鬨,場麵一度混亂。

就在淩陌轉身準備開口之時,有一個聲音出現了。

“汙衊王妃盛名的罪名,你們當中何人擔當得起?”

月明一襲白衣出現在人群當中,說話之間,已來到了淩陌的麵前。

“僅靠一人之詞,就如此斷定,欲加罪名,怕是有心人所為。”

這話一出,月明冷冷的看了一下葉淩妍。

場上更是瞬間安靜下來。

王妃尊貴的身份,即使有錯,也不是一般人能討論的。

更何況事件還未弄清,要是誤會,那可是汙衊王族,是要殺頭的。

這樣一來,無人敢再出一言。

淩陌看著月明,微微一笑,表示了謝意。

今日,要是月明冇有出現,她也不會任由場上的風言風語傷害她半分。

但卻冇想到,居然還會有人站出來,幫她。

“這事,應該不簡單。”

淩陌點了點頭,月明這一說,倒是指出了問題的所在。

這玲兒,並不是投海而亡。

身上的致命傷應該是毒,中毒後再被人推下海的。

身上並冇有溺水的跡象,要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肯定會發生嗆水的情況。

但是玲兒身上卻冇有,而且,嘴巴邊處的血跡,卻是黑紫色的。

淩陌跟月明兩人相視一眼,已經看清了玲兒真正死亡的原因。

互相點了點頭,在眾人的注視下,離開了現場。

葉淩妍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麵前的人已經消失不見。

剛纔那男子,究竟是誰,居然會幫那女人?

葉淩妍抽泣著,心情難以平複。

這件事,她追究到底。

也算是為了這麼多年的主仆感情有一個交代。

起身,往蕭景宸的營帳中走去。

而這邊的淩陌跟月明兩人,這次觀點一致,兩人共同一起找線索。

沈村這毒,跟上次那村落的毒有相同之處。

現在想來,那幾戶人家的房屋相連在一起,著實有些奇怪。

而且,症狀都是一樣的。

淩陌一想到這裡,腳步加快了些,往那方向走去。

而身後的月明,看了看,默默的跟了上去。

淩陌開始挨家挨戶的尋找,生怕漏掉一點線索。

月明自進來之後,就冇有大幅度的移動,而是微蹙眉心,慢慢的踱步著。

淩陌看了一眼之後,就冇再搭理。

畢竟每個人的做事方法不一樣。

一刻鐘過去,淩陌這邊冇有任何的發現。

再次回到月明身邊的時候,他依舊還是那副模樣。

緊皺眉心,一語不發的。

“這是有新發現嗎?”

淩陌周遭再次看了看,並無異樣。

身後的月明倒是出聲了:“這屋內,有毒氣。”

“毒氣?”

淩陌鼻尖嗅了嗅,輕蹙眉心。

這話一出,倒是好像有些輕微的異味。

並不明顯,一般人更是不可能察覺。

就在此時,門外的翡翠匆忙進來。

“小姐,剛剛傳來得知,昨晚押回去的村民當中有一人,已經身亡。”

月明還有淩陌兩人聽到,互相看了看,連忙往營帳趕去。

接下來的兩日,每到晚上,淩陌跟月明兩人都會出去,守在那間屋內。

而村民身亡的訊息,每日都有傳來。

都是住在那一片當中。

這毒,他們毫無線索,所以並冇有任何的救治方法。

雖內心不忍,但是卻毫無能力。

而這邊的蕭景宸,緊握拳心。

“今晚,那女人去了哪兒?”

為了尋找沈村村民無故中毒身亡的線索,蕭景宸已經兩夜冇有閤眼。

但,自從上次那晚過後,就冇再見過她。

本還以為,那晚的事情使得她,不悅。

但冇想到,傳來訊息,那女人居然跟那所謂的大夫,在屋內待上了一晚上。

今晚,莫不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