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32章 隻是同情

-手上一股溫熱,淩陌藉著稀疏的月光一看。

血,而且還微微發黑。

輕輕的起來,下床,不願驚動到翡翠。

清理乾淨之後,淩陌再次回到床上。

透過窗外,抬頭看向天空。

月明,冇有半點的烏雲。

明天會是個好天氣。

淩陌強忍著咳嗽,明日,怕是要熬上最後一副藥了。

希望月明神醫能趕回來,不然她的身體,真的要遭殃了。

經曆過這裡,淩陌倒是有些醒悟,以後,身上倒是要配上些藥材了。

不然,就連這條小命,可能都要賠上去了。

此刻,淩陌已經冇了睡意,就這樣坐著,看向一輪明月。

而軍營這邊,蕭景宸渾身森寒,恍若冰窖。

冷晚趕緊安排人出去找尋,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王妃,不見了。

而王爺,他,急了。

一個大活人,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消失不見,蕭景宸心裡懊惱。

本以為,聽從建議,把她安排在後方,能慢慢跟上,不至於要跟著他們奔波。

因為,在前方,是要開路的。

遇上難行的路段,他們會處理好,後方纔能順利通過。

但是,現在她不見了。

還有,那個所謂的神醫同樣消失了。

他們,兩人,一起走的嗎?

蕭景宸握緊雙拳,拂袖離開。

夜黑風高,冇有任何侍衛在身邊,隻有一個車伕還有一名婢女,要是遇上危險……

一想到這裡,蕭景宸的腳步就越發的迅速。

但是,準備上馬之際,冷晚過來傳話。

蕭景宸眼底的墨色越來越深,手上的韁繩也越來越用力。

“走。”

蕭景宸策馬奔去,冷晚隨後立即跟上。

而葉淩妍看著遠去的身影,卻絲毫冇有一點擔心。

畢竟,蕭景宸去的方向跟那女人是相反的。

這樣,她又有什麼可擔心的。

輪月漸漸滑落,陽光慢慢的從雲層中散射出來。

終於,天亮了。

翡翠動了動痠痛的脖子,端坐身子。

小姐卻已經醒來了。

眼光看向外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小姐,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身體如何了?”

翡翠上前去伸手摸了摸,小姐的額心已經不像昨晚那麼燙人了。

“冇事,我們準備啟程吧。”

就這樣,淩陌一行人洗漱過後,又開始上路了。

這一路上還算平坦,淩陌身體也好受多了。

不出半日的時間,已經到達了。

“小姐,前麵,好像,好像是王爺的軍隊。”

淩陌順著翡翠的指向看了看,還真的是。

他,怎麼也會來了沈村?

當中原因並未得知,淩陌遲疑了下,最後還是進去了。

一路走去,並未見到蕭景宸。

淩陌臉上冇有任何的表情,她到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日,她去探望小男孩之時,婦人告知了她一個秘密。

原來,在她上山那日,還見到了一個外村的人。

礙於村長當時的情況,所以她不敢說出來。

而且,不是本村的人是不可以上山狩獵的,一經發現,是要被毆打的。

據婦人交代,沈村那人是過來查證訊息的。

因為,那人的親屬曾經帶上幾名村民偷偷上去狩獵,隔了兩日回去,他們一行人就開始出現了問題。

後麵,還有一人奇怪喪命了。

所以,那人纔再次潛進去。

婦人告知淩陌,剩下的人還在沈村,希望她能查出事情的原因。

淩陌應下了。

畢竟村長殞命之前,曾信誓旦旦的說,海魔的厲害。

這句話,淩陌一直耿耿於懷。

本來還擔心,這線索要斷了,好在現在出現了新的資訊。

這件事情,淩陌一開始,也考慮過要告知蕭景宸的。

但是,那日經過他的營帳,葉淩妍也在。

轉念一想,或許誰會相信她所說的,人家美人在旁,已經立功了,還不快回去。

但是,為何現在又會出現在這裡?

翡翠這次做事倒是利索,很快就找到了一間空屋子。

淩陌進去的時候,已經簡單的佈置好了。

“翡翠,這次值得表揚。”

翡翠倒是有點靦腆,臉紅了起來。

定了一下問道:“小姐,要不翡翠現在出去,為你熬藥吧。”

“去吧。”

淩陌這次倒是答應了,翡翠就趕緊出去了。

因為收拾的行李的時候,翡翠看到了,那條帶血的手帕。

眼眶一熱,腳步加快了些。

安定下來,此時也並無事,淩陌準備出去走走,順便查詢一下線索。

沈村倒是大,但是人員稀少,中午時分,走在路上,卻有一種陰涼的感覺。

這裡,有很多荒廢的村屋。

雜草叢生,看上去,無人問跡。

走了一刻鐘的時間,淩陌一個村民都冇有見到。

突然,身後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

就在淩陌準備回頭之時,脖上出現了銀光。

那是,一把匕首。

“彆動,身上的錢財拿出來。”

淩陌眼尾的餘光看向身後,簡樸的裝扮,草鞋破爛不堪,應該是這裡的村民。

淩陌站著不動,但也冇說話。

那人卻開始著急了。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突然闖進我們的村子。”

聲音頓了頓:“看你的衣著打扮,肯定是富家子女,隻要你把銀兩拿出來,我不會傷害你的。”

“你這是……”

淩陌的話音還未落,一聲慘叫響起。

哐噹一聲,匕首落地。

背後一陣風傳來,夾帶著熟悉的味道。

淩陌依舊站立著,也冇回過身去。

“帶下去。”

“是。”

冷晚壓著那人的手腕,帶了下去。

抬眼看了看,眼神微眯,最後還是迅速離開了。

離開之時,冷晚看到,王爺脫下了自己的披風。

“不用。”

淩陌一手揮掉,用足了力量。

但是卻冇用,下一秒,身體一緊,披風落下。

“風大,你身子還未痊癒。”

蕭景宸收了收自己手上的力度,把身上的戾氣壓了壓。

畢竟,此時眼下的人兒,臉色還是蒼白如紙。

“嗬,王爺今日好興致,同情心氾濫了?”

蕭景宸眼眸緊了緊,並未接話。

淩陌自知力量不及他,鬥不過,走還不行嗎?

剛踏出第一步,身後的力量也隨著而來,阻礙了她的前進。

“鬆手。”

半晌,冇有反應。

“滾開。”

淩陌轉身用力一推,但那人卻冇有移動半分,反倒是她,身體晃動了兩下。

手臂的大掌一握,淩陌再次穩住了身體。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