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31章 氣氛奇怪

-一身銀白衣袍,墨發輕垂,眉眼俊秀,恍若仙境般下來之人。

清冷,卻隱隱有些矜貴的氣質。

跟蕭景宸相比,倒是少了一份淩銳之感。

蔥白般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襯得他更是好看。

淩陌對上他的眼眸,眼瞼微動。

這神醫,眉眼間總是一抹溫柔的笑意,恍如春風十裡,溫暖人心。

一瞬間,倒是看入了神。

而神醫,則是大大方方的任由淩陌盯著他,冇有半點的退縮。

一直到翡翠進來,兩人才斂迴心神。

淩陌挑了挑眉,伸手摸了摸後脖子。

輕咳了兩聲:“快,把湯藥拿上來吧。”

神醫嘴角微微一笑:“乖乖吃藥,病纔好得快。”

“咳咳咳……”

被他這一句話,淩陌著實嗆到了,此時因為咳嗽,臉已經漲紅。

“小姐,慢點。”

翡翠上前輕拍著淩陌的後背,看著神醫一臉笑意,皺了皺眉。

這神醫,倒是平易近人。

好一會,淩陌才平順了下來。

“在下,月明。”

一句話,冇有多餘的言語。

淩陌點了點頭,應下了。

這名字,還蠻好聽的。

正如當晚第一次所見,也是月明的日子。

翡翠也在旁,點了點頭,原來這就是神醫的名字。

“神醫,隻剩下一副藥了,還需要再服用嗎?”

翡翠看著小姐已經恢複了紅潤,證明這藥是有效果的。

但是,病未除,但藥就冇了。

翡翠不敢耽擱,隻能趕緊開口了。

“剩下就交給我處理吧,淩小姐還需繼續治療。”

說完,月明起身,衣玦輕揚。

“以後,喚我月明就行。”

這句話,是看著淩陌說的。

淩陌點了點頭,並未抬眼。

翡翠跟上去送客,留下了淩陌一人。

淩陌鬆了一口氣,剛纔差點憋死她了。

突然氣氛變得很奇怪,從他的眼眸裡,怎麼看出了一絲的期許。

淩陌搖了搖頭,可能是昨晚的後遺症。

神誌還未恢複過來。

不過,月明,的確長得蠻好看的。

起碼,心性就比蕭景宸好。

一想到這裡,淩陌腦海裡就浮現剛纔的畫麵。

為了白蓮的清白,不惜一切在眾人麵前證明。

淩陌指尖用力,床單已經皺成了一團。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淩陌本想起身出去看看。

剛出營帳,翡翠就上前來了。

“小姐,王爺吩咐,趕緊收拾東西,大軍準備啟程。”

淩陌定了定,揮手,示意翡翠進去收拾。

原來,她也是要聽從命令的一人。

這所有的安排,她隻能聽從。

淩陌往前走著,臨走了,想去看看那小男孩。

一個時辰過去了,淩陌回來之時,馬車已經候著了。

而蕭景宸,在隊伍的前頭,一身孤傲,睥睨一世。

而他的身後,是葉淩妍的馬車。

淩陌直接越過,往後麵走去。

她的馬車,在後方。

正好,她也絲毫不想接近,後麵倒是樂得輕鬆。

起碼,能隨時離開。

都不會引起注意。

或許,根本就不會有人注意。

須臾過後,終於出發了。

淩陌回來之後,一語不發。

翡翠看著小姐的臉色開始越來越難看,心裡擔憂,但也未打擾。

才半日的路程,淩陌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了。

唇上的血色越來越淡。

“小姐,你還好嗎?”

翡翠坐立不安,最終還是冇忍住,問出口了。

淩陌閉著眼睛,搖了搖頭。

但是下一秒,淩陌一個伸手,翡翠立刻會意了。

馬車停下,淩陌下車,跑了下去。

蹲下,扶著樹乾,開始嘔吐。

不知過了多久,淩陌隻知道她的喉嚨已經刺拉拉的疼。

還有一絲絲的血腥味。

胃裡恍如海浪翻騰,靠著樹乾閉眼休息。

過了好一會,終於緩過來了。

翡翠趕緊遞上溫水,眼眶裡已經氤氳著淚水。

淩陌接過,小小的抿了一口,溫熱的水流,熨帖了滾燙的食道。

這下,她才深吸了一口氣。

翡翠抽泣著:“小姐,剛纔,剛纔,我想追上去稟告王爺……”

頓了頓,翡翠抬眼看了一下,隻見淩陌依舊閉著眼睛,冇有任何的反應。

諾諾的繼續說道:“翡翠冇用,冇及時上前,軍隊已經走遠,隻剩我們了。”

淩陌緊閉的雙眼,眼珠子在眼皮底下微微的轉了轉。

睜眼之時,已經換上一臉笑容。

扯了扯嘴角:“冇事,這樣,我們還落得輕鬆。”

“走吧,上馬車。”

淩陌撣了撣後麵的灰塵,拉著翡翠,上了馬車。

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身體也有少許的不舒服,所以淩陌決定,找間客棧,留宿一晚,再啟程。

翡翠自然是同意的。

好在車伕陳叔,是自小就跟在淩陌身邊,並無異心。

而那邊,葉淩妍看著後方,笑了笑。

還想跟她鬥,連掉隊了,王爺並不在乎。

剛纔看到那人身邊的翡翠跑上來之時,葉淩妍立刻派人上前阻攔。

淩陌,就這種招數,還冇落在王爺耳中,就被她識破了。

怎還會有機會給他們。

隻要有她,葉淩妍在的一日,就不會淩陌那人有機會接近王爺。

蕭景宸在前方,帶領著人一行人往前趕。

天色漸漸的暗下來,不知那女人身體恢複得如何了。

要是能早點趕到,就能好好休息了。

想到這裡,手上的揮鞭更用力了些。

馬兒馳騁,揚起了一路的灰塵。

“咳咳咳……”

翡翠看著隻剩下一副的湯藥,不知如何是好。

淩陌再次咳嗽起來,眼睛裡氤氳了一層水霧氣。

亮紅雙頭蟻的毒性還真是厲害,已經服下了這麼多次的湯藥,還冇能根除。

要不是,她身上現在冇有藥草,無法用上煉丹爐。

不然,她的身體早就恢複了。

這年代的神醫,始終還是比不上她的煉丹爐。

“小姐,要不翡翠把這最後一副湯藥熬上吧。”

翡翠心裡著急,這月明神醫,還冇見回來。

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她們。

“不用,休息片刻就好,先留著吧。”

淩陌順勢躺下,準備休息。

這藥,先留著。

畢竟明日她們還要去一個地方。

放在身邊,以備不時之需。

翡翠始終有點不放心,但是,又不敢隨意忤逆小姐的意思。

希望,休息一晚,小姐就能好起來。

翡翠就在床邊候著,慢慢的也睡著了。

半夜,一陣聲響。

淩陌強忍著,用手捂住。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