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29章 毒蟲

-在寂靜的環境裡,冇了光線,人的嗅覺變得異常的靈敏。

她的手上的絲絲甜甜的味道,此時在房內不斷放大。

淩陌心裡驚慌,但是手腳還是不受控製。

腿腳處的酸癢感,使得此時的她寒毛直豎。

這密密麻麻的爬行的感覺,就是那罐子裡的東西。

亮紅雙頭蟻。

這是她花費了幾天晚上才尋得回來的毒蟲。

那罐子裡麵,可是存有了五隻。

淩陌試圖控住自己緊張的情緒,這毒蟲,它的血液藏有毒素。

而人在緊張的時候,血液的溫度會快速落迴心臟,而人的溫度也會慢慢的升高。

血液的快速流動,會讓這毒蟲的毒液跟著往上流進心臟。

淩陌背後的冷汗早已浸濕了衣裳,但隻能眼睜睜的在受著。

這亮紅雙頭蟻,是唯一能縮短白根苓七蒸七曬的時間。

隻有取得亮紅雙頭蟻的血液,就能啟用白根苓入藥的特性,就能救治那小男孩。

淩陌冷笑一聲,卻冇想到,到頭來,是她自身難保。

亮紅雙頭蟻,雖愛香甜之物。

但,淩陌那罐子,密封無比。

這毒蟲,居然能從當中逃竄出來,這當中,可是啟用了它們潛生的技能。

而能有這麼大的威力,就是它們天生相剋之物。

蜂王之蜜。

所以,淩陌瞳孔一緊,剛纔那酒,是蜂王酒?

裡麵,還摻帶了蜂蜜。

這酒,是葉淩妍帶過來的。

蕭景宸,封了她的穴道,難道就是跟白蓮……

此時的淩陌,心裡竟毫無雜念。

原來,她,早就人家弓上獵物。

眼眶泛紅,淚水打轉,但,並未滑落而下。

今生,難道就這樣結束了?

淩陌心中不忿,為何每一世,都要遭人陷害而亡。

她究竟做錯了什麼,難道活在世上,就是她最大的錯誤?

淩陌不甘願,她從不是怕事之人,她的命運,隻能她自己來掌握。

憋住全身的力氣,試圖衝破被封的穴道。

片刻過去,不行。

眼眶的血絲呈現,額上的秀髮早就打濕,貼在臉頰處。

淩陌深呼吸,屏住全身的力量,因為她的扭動,亮紅雙頭蟻開始瘋狂爬動。

千鈞一髮之際,就在她精疲力儘之時,因為她的用力,床邊的瓷瓶掉落在地,響起了一陣聲響。

翡翠應聲進入,看到的卻是駭人的一幕。

此時淩陌的手腳之上,各有不少亮紅的巨大蟻物在吸食著她的血。

翡翠驚慌失措,試圖用手驅趕。

“彆……動,有……毒。”

翡翠含著淚,跑了出去。

就在淩陌昏倒之際,看到了那個人。

全身力氣消逝,淩陌昏倒了過去。

蕭景宸看著懷中被冷汗打濕的人兒,此時的她,臉蛋慘白,冇有半點血色。

剛纔,她,明明還好好的?

看著那罐子,毒蟲已全數進去。

翡翠跌跌撞撞衝進營帳稟告的時候,就簡單的描述,蕭景宸已經掌握了情況。

那蟲,他見過。

曾經也研究過。

所以,自然知道吸引亮紅雙頭蟻的方法。

那罐底,就是酒壺裡麵的蜂王。

今晚,淩陌有碰過那酒。

而酒,是那個人。

但是,這蟲,為何會在她的房內。

蕭景宸眼眸緊了緊,疑色一掃而過。

突然,門外有人傳言。

有人求見。

蕭景宸輕輕的放下淩陌,最後起身出去了。

淩陌感覺到渾身疼痛,像被火燒似的,但卻怎麼都醒不過來。

她似乎聽到身旁有人在說話,語氣急促,像是遇上什麼很緊張的事情。

再到後來,她又什麼都聽不見了,又回到了夢中。

好像做了很長很長的夢,即使她掙紮著起來都無果。

夢中的她,好像見到了一個孩童,很像很像她的孩童。

那時的她還很小,天真無邪,一臉笑意,無憂無慮。

她拿著饅頭,走到了一個人的前麵,好像喚作母親。

但是,緊接著一聲咒罵,一巴掌下來了,饅頭掉在了地上。

地麵滿是灰塵的饅頭,她哭的很傷心,但,她不能發出聲音,因為會被罵,被打。

她隻能默默流淚,雪白的饅頭,已變黑。

那可是她覺得世上最好吃的食物啊。

再後來,她逐漸長大了,但是什麼都不記得了。

她變了,變得強了,變得不再受欺負,有個稱號。

畫麵一轉,一陣強光出現,身旁的環境驟變。

此時的她站在黃土高山上,底下橫屍片野,鮮血成河。

慢慢的蔓延到了她的腳邊,她本能往旁挪開一步,卻不小心踩到了一個人的手背。

那小孩抬起頭,伸出手,語氣微弱的說著,救救她。

而那人的臉,是她,是她孩童時的臉蛋。

她渾身顫抖,她冇有力氣站起來了,隻好蹲下,蜷縮著。

身後的鮮血蔓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啊啊啊……”

睡夢中的淩陌放聲大喊,隻有這樣,才能證明自己活著。

翡翠就守在床邊,淩陌這一舉動,驚醒了她。

“小姐,冇事了,冇事了……”

邊說,熱淚滴落在淩陌的手背上。

酥麻的感覺,終於讓淩陌從夢中掙脫出來。

她一臉驚慌,背後早已濕透。

劇烈的呼吸著,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因為隻有這樣,她,才能活過來。

翡翠心痛不已,輕輕撫拍著淩陌的背部,為她平複呼吸。

但是,此時的淩陌眼神渙散,冇有任何的迴應。

就連新熬上的湯藥,都無法進食。

翡翠看著淩陌蒼白的樣子,在一旁抽泣著。

半個時辰過去,淩陌,有了反應。

翡翠驚慌的小跑著出去,趕緊把這個訊息告訴大夫。

這位大夫醫術很厲害,要不是昨晚及時出現,翡翠也準備跟著小姐去了。

好在,現在一切都好了。

大夫進來把脈的時候,淩陌斜靠在床頭,閉著眼。

昨晚,那些賬,要好好算算了。

“已經無礙,再喝上兩副藥湯就冇什麼事了。”

這聲音,似曾相識。

淩陌眼皮猛的一抬,瞳孔碎上了光芒。

他,是他,怎麼出現在這裡。

“淩小姐,恢複得不錯。”

淩陌蒼白的唇角揚了揚:“神醫就是神醫,醫術果然了得。”

在一旁的翡翠,聽到兩人的對話,驚訝不已。

原來,昨晚的大夫,就是那個神醫。

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磕了一個響頭。

兩人相視一笑,還冇反應過來,外頭有人來傳。

“王爺有請,有事商議。”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