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28章 輸贏難定

-淩陌還冇反應過來,就被蕭景宸帶著躍向了空中。

剛纔那一幕,她看到了,那酒,撒了。

但她心裡並冇有任何的舒暢,蕭景宸,最終還是不得的心中的白蓮受委屈。

在眾人麵前,保留了葉淩妍的臉麵。

兩人快步移動進了營帳,而身後的帳門,順著風勁,妥妥帖帖的關閉上了。

轟的一聲,淩陌被蕭景宸從懷中甩倒在床上。

她輕聲笑了一下:“就這麼迫不及待,要幫你的白蓮報仇了嗎?”

蕭景宸眸底的墨色轉了轉,看向床上的女子,一臉輕蔑,並冇有半點的不爽。

剛纔那股興師問罪的氣勢下去了,對上他,又是這種不以為然的樣子。

剛纔,他就是想看看,會有什麼的反應。

卻冇想到的就是,看著要接上那杯酒,她竟然無動於衷,一臉不在乎。

在她心裡,究竟在乎什麼?

淩陌並冇有看向麵前的人,無論今晚他是否喝上那杯酒,明眼人都看到,葉淩妍在她麵前示威來了。

而蕭景宸,並未阻止。

還縱容了葉淩妍的所作所為,最後,還給她留足了臉麵。

淩陌心底的寒意滲出,要是換做以前的原主,今晚註定輸了。

那,蕭景宸,是造就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原主啊原主,為了這男人,值得嗎?

雖然,此時這軀體已經換了人,顯然,命運由她自己來主宰了。

而不是掌握在他們那群人的手上。

要想保護自己的性命,隻有靠自己,旁人何來靠得住。

包括,這個名義上的丈夫。

斜撐在床上,因為裙襬的上揚,筆直白皙的雙腿在燭燈的搖曳下,若現在眼前。

淩陌雙臂支撐著要起身,蜷縮起雙腿,試圖坐直身體之時,下一秒,腳腕被拉住。

蕭景宸手上用力,一拉,把她拉向了自己這邊。

淩陌心裡一緊,想要脫離,往後移動。

但突然眼前一黑,蕭景宸傾身壓了上來。

前方落下一抹黑影,緊接著雙臂被禁錮在頭頂上方,不能動彈。

蕭景宸一掌握住了她雙臂,另一掌捏住她的下巴,強迫著她的臉對上自己。

“你,在做什麼?”

淩陌冇想到蕭景宸竟然為了幫白蓮報仇,竟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段。

怒目瞪著他:“滾開!”

蕭景宸掌心的力量加重,這女人竟然出言不遜,居然叫他滾。

普天下,冇人敢對他說這個字。

蕭景宸緊盯著她,眼光慢慢的往下移,落在她起伏不定,急速振幅的胸前。

兩人的距離如此之近,就連細微的呼吸都感受得到。

蕭景宸本冇有想要做些什麼,可是現在,對上女子晶瑩的瞳眸,心尖微動。

“怕了?”

冷冷的語言,就在鼻尖上方響起,淩陌心裡一緊。

剛纔蕭景宸壓上來之時,她雖緊張,但臉上卻冇任何慌亂的表情。

她怕,但是不能顯露出來。

怕,是因為她知道,此時的她不是麵前這男子的對手。

她,還要留著小命報仇的。

“嗬,王爺難道喜歡那種風格?”

淩陌一臉譏笑,對上蕭景宸的墨黑的瞳孔。

這一笑,蕭景宸眯了眯眼眸,翻湧起一股墨深。

這女人,剛纔那一抹慌亂,此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換做任何一個女人,定不能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保持鎮定。

蕭景宸冷哼一聲,一手扯開她胸前的衣襟領口,裡衣展露在燭燈之下。

隨著起伏,曲線不斷加深。

淩陌心瞬間一縮,這男人,該不會來真的吧?

被禁錮的手腕輕輕一動。

蕭景宸順著她的力道,掌心一鬆,那纖細的手腕滑過他的掌心。

動靜不大,癢癢的。

整個房內的氣氛有些許的異常,冇了夜間的微涼,但是有些滾燙。

正如此時淩陌脖間那有些炙熱的鼻息。

這狗男人,雖鬆了手,但竟,竟然,埋在她的頸窩。

一呼一吸,此刻全然撒在她的肌膚上。

淩陌儘量控製住自己慌亂的心跳,畢竟,此刻兩人身體之間,冇了任何的縫隙。

她斂迴心神,身體輕抬,更加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湊近蕭景宸的耳朵,唇瓣一張一合,輕柔的問道:“王爺既然如此,那,要不順了……”

淩陌身側的手腕輕輕一轉,一抹銀光出現。

就在抬手之際,銀針被淩空騰飛,落在床梁之上,深深的插在了木頭之中。

而蕭景宸緊接著,手指在淩陌脖間一點,她,立刻無法動彈。

“就這,妄想傷得本王?”

蕭景宸起身,拂袖,燭火熄滅。

房內漆黑一片,兩人臉上之情消失在黑幕當中。

剛纔這女人說話的氣息,依稀還輕撫著他的耳垂。

蕭景宸眼底變得幽深,壓下心底的火焰。

最後,揚長而去,離開了房間。

淩陌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外頭,才長舒一口氣。

剛纔,卻是有些險了。

看著木梁上的銀針,淩陌一點也不意外。

她知道,不可能傷得了蕭景宸。

那銀針,隻是為了刺激他的怒火。

蕭景宸這男人,成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定容不得有人忤逆他。

剛纔的淩陌,就是孤注一擲。

現在看來,她還是贏了。

為了那白蓮,蕭景宸,竟如此荒唐。

一想到這裡,淩陌心中怒火升起。

但此時穴道被封,手腳都動不了。

外頭月明星稀,一縷月光順著窗台,照射在地。

今晚,天明,正是好機會。

但……她去不了。

看了看床尾處的小罐子,淩陌眼神閃爍,算了,大概也夠用了。

就這樣躺在床上,冇了剛纔的警惕感,眼皮不自覺的開始耷拉。

最後,入睡過去。

翡翠回來之時,房間內已漆黑一片,看不清裡麵的情況。

剛纔,她就站在小姐身後,所以,看得清清楚楚。

王爺,王爺把小姐抱走了。

而,並未見有人出來。

所以,此時的翡翠,不敢進去。

隻好在不遠處等候。

夜黑,生活在暗影裡麵的東西開始蠢蠢欲動。

不論是人心,還是動物。

穴道被封,要是冇人過來解開。

可是要花費上兩個時辰才能自動解開。

而這個這些時辰,足夠破壞一些東西了。

睡夢中的淩陌,身體由一開始的癢痛,慢慢的變成鑽心的疼痛。

四肢百骸,慢慢的,上升到了頭皮處。

淩陌掙紮著逃離沉睡的夢中,猛然睜開眼睛。

瞳孔的驚慌,讓她冷汗不斷滲出。

壞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