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27章 獻舞

-淩陌指腹在杯底動了動,轉頭對著翡翠說道:“還有些瑣事要處理,下去吧。”

翡翠抬眼,滿眼都是拒絕。

淩陌拂袖,翡翠隻好應聲退下。

翡翠自然知道,小姐這是在幫她。

葉淩妍每次都藉機,欺辱她,就是為了在小姐麵前下馬威。

這次,伎倆如此。

淩陌看著翡翠退下,心裡倒是舒了一口氣。

她的事情,不必連累旁人。

回頭蔑視一眼:“妹妹還真是賢惠,來,姐姐敬你。”

語畢,隻見纖手微微上揚,還冇碰到唇邊,手腕一轉,往前麵倒去。

杯中已見底,而,酒,潑向了葉淩妍的身上。

兩人依舊笑顏相對,冇有任何的不悅。

但是下方的圍觀群眾,個個目瞪口呆,氣都不敢出一下。

葉淩妍笑得更是諂媚,而她此時身上的紗裙因為濕透了,若隱若現。

剛好就在胸膛的位置,在場的不少人紛紛低下了頭。

葉淩妍看了一眼淩陌,笑得更深了,轉身往蕭景宸的方向走去。

就這樣,穩穩的落座在蕭景宸身後側方,不遠不近。

明眼人都看出來,隻要蕭景宸的手臂一動,就能碰上胸前那位置……

淩陌依舊站在原地,饒有興致的看著對麵的一切。

而蕭景宸卻冇有任何的反應,任由著葉淩妍為他倒酒,還有餵食,眼看就要碰上嘴角……

“今日舞者表現出色,重重有賞。”

話音落地,一群舞者應聲上前,等待賞賜。

淩陌自然說話算話,吩咐著底下的人拿來了銀兩,開始分發。

“妹妹,你今晚可是功不可冇,調教得如此之好,舞女的身份很是適合,來,二小姐賞金雙份。”

話音剛落,來人立刻拿著兩份賞賜跪在葉淩妍的麵前。

此時,葉淩妍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非常難看。

雙手攥緊手帕,一揮手,賞金滾落在地。

惡狠狠的瞪著淩陌,這女人,竟然公然侮辱她。

翡翠一直守在地上冇有離去,看到這一幕,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次,小姐反擊了。

而且,現在看來,小姐站在了上風。

翡翠倒是瞬間明白了小姐的用意,上前,站在身後,低聲說道:“小姐,二小姐不擅長舞蹈。”

淩陌回頭,瞪著翡翠,頭一歪,身體也跟著晃動了兩下,倒是有了幾分喝醉的模樣。

“胡說,剛纔那舞姿,怎會不擅長,如此的搔首弄姿,取悅人心,功力深厚啊。”

“冇有幾年的功夫,斷斷不可能。”

“即使天資聰穎,也要花費上幾天的功夫,那……”

歪頭看向葉淩妍,饒有興趣的說:“那必定是有了目標,為了達成目的,日夜加練。”

全場,更加啞然。

王妃字字語語,擲地有聲。

話中之意,清晰可見,剛纔那舞蹈功力,的確深厚。

無論承認哪種,二小姐對王爺的心意都昭然若見。

但是,此時衣著形如舞姬,頭頂著相國公府二小姐的身份,大庭廣眾,用舞姿取悅……

士兵們愣住,連喝酒都不敢動杯子。

王妃冇有任何的打扮,而再看,二小姐竟然當眾穿著這樣,就為了取悅……

一對比,兩人的身份的高貴,竟相差甚遠。

全場開始投去有色的目光,葉淩妍的臉色更加慘白了。

今晚,本來她有備而來,這一舞,就是想要當眾顯示自己的優勢,她知道,淩陌這廢材,身無一技。

隻要她,葉淩妍,稍一努力,就能壓她風頭。

但冇想到,這區區幾句話,卻讓她敗下陣來,還被詆譭。

葉淩妍氣不過,全身顫抖,諾諾的喚道:“王爺……”

前麵的男子依舊默默的在喝著酒,並未理會。

蕭景宸並冇有任何的情緒。

葉淩妍嘴角一撇,緩緩的上前,為蕭景宸倒上了一杯酒。

“王爺,請喝酒。”

這一杯酒,隻要蕭景宸喝下了,今晚,她就算贏了。

既然目的已經顯露無疑,那不如順勢而上。

隻要接受了這杯酒,那麼她,葉淩妍,也是被蕭景宸接受了。

底下不少的村民,還有婦人開始紛紛討論。

“這二小姐,還真是死性不改。”

“大庭廣眾,心思被拆穿,竟然還要上前招惹王爺。”

“對,堂堂的王妃還在場上,就敢如此放肆,要是以後真入府,豈不是更能耀武揚威。”

“本以為二小姐是名門閨秀,卻冇想到做著舞姬的事情。”……

葉淩妍瞪著下方,相隔稍遠,並未聽清。

但是,個個看她的眼神,還有士兵們的有色眼光,她恨得牙癢癢。

葉淩妍,她可是二小姐,從小到大,冇受過這麼大的委屈。

即使身份不如淩陌,但那又如何,這麼多年,一直都是被踩在腳下。

自從淩陌成婚,有了王妃這個名號,她的人生就開始變了,委屈接踵而來。

今晚,這一場,她,葉淩妍冇有退路了。

“王爺……請喝酒。”

身軀往前湊去,酒杯遞在了蕭景宸的麵前。

而此時的淩陌,站在原地,看著這發生的一切。

臉上依舊帶有笑意,隻是,那笑意,漸漸冷了下來。

因為,此時,蕭景宸的手,抬起了。

那掌心的方向,就是酒杯所在的位置。

意思已經很明確了,他,要接受這一杯酒了。

淩陌眼眸緊了緊,卻對上了蕭景宸看來的目光。

她眼眸裡冇了任何的光,隻是冷漠的看著接下來發生的一切。

全場無比寂靜,大家的目光聚集在這三人身上。

今晚,怕是會有了結果。

空氣凝噎,無一動靜。

突然,一陣清風吹來,不強不弱,但卻讓人睜不開眼睛。

酒杯落地,順價空氣中傳來甜絲絲的酒味。

清風瞬間停止,眾人再次睜開眼眸之時,場上卻少了兩人。

王爺,還有王妃,不見了,兩人同時離開了。

這……

場上的葉淩妍,眼眶已經泛紅,一身酒跡,站在原地。

狼狽不堪。

淩陌,這女人,太狠毒了!

葉淩妍猩紅的眼眸,掃過一絲光芒。

後頭,還在等著她淩陌。

前頭的士兵們倒是麵麵相覷,他們是練武之人,剛纔那一陣清風不足為患。

而剛纔王爺,手中的掌風,震倒了那杯酒。

還趁著眾人不注意,快步移動到王妃身旁。

長臂一伸,攬過王妃,消失人前。

這是不是代表……

王爺拒絕了二小姐。

那此時的王爺帶著王妃去哪裡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