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21章 發現毒株

-淩陌拂袖搽了搽臉上的小水珠,小跑著過去,終於找到了。

但就這一看,倒是皺起了眉心。

轉身檢視周圍的環境,這樣的一個環境,怎麼可能生長在這邊。

這一眼泉水,並不大,而所處的位置,在這一範圍,並不隱秘。

冇了茂盛的樹枝,空空蕩蕩的。

淩陌藉著皎潔的月光,細細檢視。

而蕭景宸,就站在不遠處,雙臂環抱,冷眼看著這一切。

半個時辰過去,淩陌終於再次回到了蕭景宸的身旁。

也不管他有冇有聽,自顧自的說起來。

“泉水岸上的那一株植物,名叫魂散草,有毒。”

蕭景宸聽著,眉眼並無反應。

“這植物,喜愛潮濕之地。它的根莖,卻是它的解藥。”

蕭景宸劍眉輕輕一挑,側眼看了看淩陌。

“毒素就在那葉子上麵,汁液藏有劇毒。”

淩陌抬頭看了看,蹙眉說道:“經過陽光的照射,葉片上的汁液會分泌出來,夾雜著露水,流進泉水當中。”

頓了頓:“但是此植物,一般群長,不可能單獨一株出現。除非,除非有人故意而為之。”

淩陌說到這裡的時候,眼眸緊了緊。

這人好巧妙的心思,這高山隻有獵戶會上來打獵,而都是些身強體壯的男丁。

一路走來,並未見到有其他的水源。

而這泉水,就會是獵戶們最佳的飲用地點。

上次淩陌不小心掉進山洞裡麵,無意中發現了石岩中的水珠異常,才得以發現。

蕭景宸看著認真思索的淩陌,眼底的墨色轉了轉。

兩人下山的時候,天已經微微亮,而那首領的屍體,已經被後麵趕來的冷晚帶下去了。

一晚上冇睡,淩陌一下山,就直接回營睡覺,話都冇說一句。

蕭景宸看著她遠去的身影,眼眸亮了亮。

這女人,究竟還藏有多少本事?

蕭景宸拂袖而去,大步往營中走去。

“王爺,此人就是海冦的首領,身份無異,但是隻有一事……”

冷晚抬眼看了看,那人身上的致命傷,來自於王爺之手,這並無不妥。

但是,這軀身體,經過了一晚上,此時嘴唇已泛黑,而且血液也變黑了。

“毒。”

堅定的語氣響起,冷晚怔了怔,原來王爺早已知曉。

上次士兵們的事情,還冇有任何的頭緒,現在又有了這事,冷晚瞬間雙拳收緊。

“好好查查,村落的屍首,都在何處?”

“是。”

冷晚躬身退去,立刻行動。

蕭景宸冷眼看著外頭,眼底的怒火一閃而過。

又是毒?

隻是為何會在這邊的村落也出現?

須臾,蕭景宸胸前劇烈的振幅,被他用內力強行壓下了。

喉嚨處的腥味,也嚥了下去。

頓了頓,往身後的營帳走去。

而這邊的淩陌,是被翡翠的啜泣聲驚醒的。

本來也隻是想歇息一會,此時醒了,更是完全冇了睡意。

淩陌動了動,卻被翡翠製止了。

“小姐,彆動,傷口纔剛剛包紮好。”

翡翠雙眼通紅,低頭,看著淩陌手臂上的傷口。

每一次小姐單獨出去,回來都是受傷的,翡翠很是心痛。

這些傷,不知道以後會不會留下疤痕。

一想到這裡,翡翠眼眶裡的淚水又充盈了起來。

淩陌掃了一眼,這小傷,並無大礙。

但是,麵前的翡翠,卻像是發生了天大的事情。

淩陌心尖微動,這丫頭,雖然平時聒噪了些,但是現在看來,還是個小女孩。

而且,在她身上,淩陌真切的感受到一顆真心。

“好了,傻丫頭,冇事。”

淩陌伸手揉了揉翡翠的秀髮,滿眼微笑的看著她。

也是因為這一舉動,翡翠更是放聲大哭了起來。

淩陌被她這一哭,倒是有點慌了手腳。

停留在半空中的手,不知該如何是好。

語氣緩了緩才問道:“這,這怎麼了?”

翡翠啜泣著說:“從前小姐對奴婢也是很好的,但從未像剛纔那般,如此溫柔的撫摸過翡翠。”

說完,又感動的哭了一鼻子。

淩陌汗顏,看了看自己的掌心,無奈的笑了笑。

剛纔那一下,的確有點矯情了。

活了這麼久,她也是第一次。

翡翠這丫頭,還倒是有福了。

翡翠終於哭完了,淩陌的耳朵瞬間輕鬆了不少。

但是,不管這次說什麼,都要跟在淩陌的身邊。

算了,淩陌也拗不過她,就隨著她了。

反正也冇什麼危險性,但是不知道翡翠親眼看到,會不會受得住。

出來之時,正值正午時分。

淩陌本來還想著進去打探一番,纔剛出營帳,就有人上前來報。

說他家王爺已在那邊等候多時。

淩陌遲疑的看了看,最後還是跟著去了。

隻見蕭景宸背手站著,並未看到他的表情。

待走到他身旁時,淩陌這才發現,地下的棺木已經全開了。

翡翠輕輕的扯了扯淩陌的袖子,語氣微顫的說:“小姐,這晦氣的地方,不能多作逗留。”

淩陌並未理會,眼神定在下方。

片刻,挪步上前,蹲身細看。

翡翠閉眼之時,眼前站著的人突然下去,嚇得她趕緊拉了拉。

“小姐,萬萬不可。”

說完,心裡又一陣噁心。

淩陌語氣有些煩躁的說:“翡翠,你先下去歇息。”

翡翠強忍著喉嚨處的酸澀,為難的看了看,最後還是下去了。

而此時的淩陌倒是看入了神。

下麵這些已經乾枯的軀體,隻剩下骨頭。

即使是這樣,卻很明顯的看出異樣。

蕭景宸站在旁邊,冷漠的眼眸裡,有一些惑色閃過。

在淩陌到來之前,他已經細細檢視了一番。

本以為,淩陌到來後,會看到她驚懼的表情。

卻從冇想,這女人,竟敢蹲身細細檢視?

就這一瞬,淩陌猛然起身,往山下走去。

這事情,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王爺,那……”

“跟下去。”

“是。”

冷晚快步跟上了王爺的腳步,而王爺的前方,是王妃飄起的衣袂。

與外頭的溫度相比,此時房內的溫度倒是有些微涼。

淩陌看著麵前的村長,語氣帶了些著急:“村長,那些無故身亡的人,是否埋在了後山那處?”

此話一出,村長的臉色立刻變得難堪,語氣激動的質問:“你們為何會知道?難道你們還……”

村長立刻起身,大拍桌子說道:“風水被破,你們這是要置我們全村於死地嗎?”

全場呆住,隻見村長撲通一聲跪下,叩頭大喊:“海魔饒命,海魔饒命……”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