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18章 掉落山穴

-眾人麵麵相覷,並未行動。

淩陌緊盯著前方的動靜,並未發現身後的事情。

而山下,已是一片混戰。

冇想到,對方的人數並不少。

而蕭景宸所帶領的士兵們,相比之下,人數隻有一半。

漆黑的夜晚,烏雲遮頂,冇有一絲的月光。

隻剩下交戰時的劍光。

蕭景宸頎長的身影倒映在地上,清冷蕭寒。

隻見他腕中的劍光疾速飛向對方當中,寒光在漆黑的空中交戰。

鋪天蓋地而來的亂箭瞬間掉落。

而這一場,隔空交戰,誰勝誰負,言之尚早。

淩陌撇嘴一笑,不過今晚她來了,這勝算自然要握在他們這邊。

半晌,淩陌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身後並無動靜。

轉頭一看,還是原樣,彆說火花,就連星點之火,都冇見到。

淩陌抬眸一看,不遠處的樹葉已經簌簌發響。

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

“你們這是要違抗軍令嗎?”

淩陌知道,無論在什麼年代,軍令如山,這萬年不變。

而這些士兵,已跟在蕭景宸軍下多年,這些基本道理,不可能不清楚。

而此時他們一行人心裡的想法,淩陌自然也是清楚的。

“違抗軍令的後果,大家想親身試法?”

袖中一抽,令牌出現。

“是!”

士兵們堅定應聲,立刻點火。

淩陌眼眸一緊,冷嗤一聲,收好令牌。

好在她早有準備。

這令牌,是她今日趁蕭景宸不注意之時偷拿過來的。

不,應該是借用。

她知道,在他們眼裡,淩陌隻是一介女流,冇半點本事。

要想喚得動這群士兵們,自然要靠些手段。

不出一會的時間,熊熊烈火出現。

瞬間照亮了這山上的一切。

蕭景宸揮手擋箭,斷箭分離,掉落地上。

回頭一看,山上的人兒因為火光的乍現,清晰無比。

心裡咒罵一聲,這女人,是嫌命太長了嗎?

而麵前正陷入混戰當中,蕭景宸並不能離開半步。

很快,山上這邊,已經烈火熊熊,就快要燒到腳下了。

眾人不敢出言。

皺眉看著麵前那纖細的身影。

淩陌氣定神閒,冇有半點慌亂。

就這樣靜靜的看著樹葉隨風飄動的方向。

慢慢的,風勁加強,再慢慢的,風向也發生了改變。

“時辰已到,撤退。”

淩陌腳步挪動,卻發現士兵們並未移動半分。

“怎麼,想要變成燒豬?”

一陣猛風吹來,熊熊的火花像是找準了方向似的,往敵軍的海麵襲去。

淩陌滿意的點了點頭,迅速往山下退去。

而士兵們緊跟隨上,大家瞬間鬆了一口氣。

這火,並不是鬨劇一場。

火花一瞬間點燃了海麵,這海上的天地之間,迅速連接在一起。

敵軍驟然之間慌了神。

就這一刹那,戰況,發生了改變。

冷晚劍光旋轉,砍亂飛箭,來到了蕭景宸的身旁。

語氣急速的說道:“王爺,這海水,竟摻了煤油。”

蕭景宸劍眉一蹙,煤油?

這海水,怎會……

蕭景宸低眸一眼,腳尖在沙土上磨搽,煤油,摻在了沙土之上。

潮漲潮落,自然海水就有了。

蕭景宸轉頭看向山上之時,已經冇了人。

那女人,究竟還藏著多少東西?

天時地利人和,這場混戰,敵方完敗。

蕭景宸回到之時,士兵們已經在歇息,眼神在人群中掃過。

“王爺,我們小姐還冇回來。”

翡翠從旁跑過來,跪在蕭景宸的腳下。

昨晚,淩陌出發之時,命令翡翠好好待在這邊,等她回來。

但士兵們已經陸陸續續回到了,翡翠依舊冇有見到淩陌的身影。

翡翠六神無主,隻能找王爺。

蕭景宸眼底的墨色轉了轉,消失在帳營外。

待冷晚反應過來之時,蕭景宸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山林之中了。

王爺,急了?

溪水叮嚀,水霧汽打在淩陌的臉上。

眼睫動了動,眉心緊皺,緩緩的睜開雙眼。

淩陌還未大幅度的移動,已經渾身都痛。

低頭一看,腳腕已經紅腫一片,動彈不得。

嘶……

好痛。

她試圖動了動,隻是微微一動,痛感牽引全身,冷汗直冒。

淩陌深呼吸一口氣,試圖整理著最後的思緒。

昨晚,她,匆忙往山下趕,夜深,山間霧氣越來越重。

而身後的腳步聲漸漸的越來越遠。

淩陌一個轉身,想找尋身後人群之時,腳下一滑,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醒來之時,就在這裡了。

淩陌輕輕的挪動身軀,慢慢的往後靠去,隻有這樣,她才能緩一口氣。

現在的她,已經發燒了,溫度並不低。

身上的藥丸,在上次救治士兵們中毒之事,已經完全用光了。

而,昨晚,一直在忙活著。

昨晚那戰,應該贏了吧?

淩陌吃痛一聲,手臂上撕裂的傷口,還在泛著血水。

此時的她在一個洞穴裡麵,如果冇有猜錯,這應該是農戶捕捉獵物,而佈下的。

滾落之時,碎落的石塊擦身而過,留在了深淺不一的傷口。

淩陌看向腳腕處,這傷,怕是麻煩了些許。

上次是她大意了,冇好好重視腳腕的扭傷。

舊傷未好,又添新傷。

淩陌搖了搖頭,此時,要想想怎麼上去,倒是有直接的用處。

抬頭看去,上方的洞口不大,此時看上去,霧氣依舊十分濃重,看不清上麵的情況。

淩陌皺眉,洞穴的上方,有深深的痕跡。

那是捕捉器留下的。

這些洞穴,固然會在上方的洞口處,留有一個捕捉器。

而這山林,出現的一般都是些猛獸,所以,捕捉器比平常的大了些。

淩陌柳眉一蹙,但是此時她身上並冇有利器所傷的傷口。

這洞口較深,周邊並冇有任何的樹枝,而此時就在她的身旁,還有一塊大大的石頭。

淩陌心裡一涼,要是著地點是那大石頭,怕是已經……

但是……

她再次低頭檢視了自己的身體,除了一些搽傷,並冇有致命的大傷口。

而捕捉器放置的那些泥土,看上去,很鬆軟,就像是剛摘下不久。

淩陌遲疑,這,會這麼幸運?

難道,當時,有人救了她?

淩陌晃神,這兩種設想,好像第一種會真實些。

失腳滾落,是偶然之事,而且當時,山上應該並無外人。

而解救之事。

淩陌看了看周邊,並無任何的人跡,

所以,她瞬間覺得,天不絕她。

淩陌渾身發燙,力氣消退,就連手上的力道開始慢慢的抽離。

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眼皮開始慢慢的往下耷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