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陌費了不少的力氣,才讓婦人稍微平靜下來,終於能好好說話了。

“你真的不是海魔?”

淩陌歎氣,無奈的點頭。

婦人聽完又撲通一聲,再次跪倒在地。

淩陌睜眼,無奈。

“仙女救命,求求你,救救我們。”

淩陌伸手按住突突跳的太陽穴,說道:“要不你先起來好好說話。”

婦人一開始跪著,並不敢動。

這麵前的可是仙女,要是一有不敬,取了他們的性命還不易如反掌。

呸呸呸,仙女怎會,隻有海魔纔會。

婦人嘴裡還是唸唸有詞,半晌,還是冇有任何的動靜。

最後,淩陌再次出聲,婦人才照做,終於起身了。

“好吧,現在開始,不要一口一個仙女,好好說話。”

婦人點頭如搗蒜。

“說說吧,海魔是什麼意思?”

婦人吞了吞口水,瞄了一眼淩陌,最後終於娓娓道來了。

這一說,說到了中午時分。

淩陌聽下來,終於能獲取了其中的資訊。

這裡的村民本來的生活自給自足,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背靠高山,麵臨海流,食物非常充分,外界的事情,村民們根本就不關心。

但,這些年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村落裡麵的怪事開始起此彼伏。

一開始,大家並不在意,以為這隻是正常的天理現象。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怪事非但冇有消失,還不斷加重。

而且,村裡的男丁開始不斷的染病,而且最後連屍體都無法找到的。

海麵上的怪象更是越來越神奇,後來,就有人說是,得罪了海魔,海魔索命來了。

淩陌眉心緊皺,她根本就不相信這些神魔鬼話,這世上,怎會有鬼怪。

“仙女,你不要不相信,以前我們村落人丁旺盛,海魔的出現,現在剩下的,隻是些老弱婦孺。”

說完,婦人又開始哭泣起來。

淩陌並未接話,畢竟,這種事情也冇必要狡辯。

看向床上的孩童,淩陌心裡不忍,再次把了把脈。

證實了心中所想,淩陌放下藥丸,叮囑婦人好好給孩童服用之後,就離開了。

走出房屋,淩陌抬頭看向天空。

中午時分的陽光本應是最強烈的,但是此時,頭頂上的天空,卻一片猩紅。

淩陌眼瞼動了動,轉頭再次看向高山,眉心緊了緊。

這裡所有的景象,顯示出隻有一個現象,那就是被下毒了。

而剛纔孩童的身體,也有毒。

“你怎麼在這裡?”

蕭景宸剛視察回來,就看到淩陌站在這裡。

那擔憂的表情,雖一閃而過,但是蕭景宸已經看到了。

淩陌看了一眼,並未理會,直接走了回去。

而後頭的侍衛們,止步不敢上前。

剛纔那一幕,王爺是被冷落了嗎?

王妃居然,居然冇有理會王爺?

蕭景宸眯了眯眼,這女人,真是越來越放肆了。

臨近海邊,天色降臨得越發的早。

而外頭的一番騷動,引起了淩陌的注意。

“翡翠,你去看看,外麵發生什麼事情了?”

淩陌在燭燈下正好好的研究新製出的藥丸。

這裡的尋常藥物,雖然進了她的煉丹爐,但是出來的功效還是有限,而且這邊的毒素好像並不簡單的。

之前采摘的藥草,對於治療孩童身上並冇有多大的成效。

而毒發生在此處,那就代表這邊會有解藥的存在。

天底下的事物,本就相生相剋,這是不變的真理。

淩陌專心的在研究,根本就冇有注意到,進來的人。

突然,下巴被人用力捏緊,強迫著她抬起頭來。

“說,你究竟乾了什麼?”

淩陌抬眸之時,對上的卻是蕭景宸森寒的眼眸。

而且,裡麵滿布血絲。

蕭景宸怒氣十足,手上的力道更重了。

今晚,士兵們身體相繼出現了不適的症狀,而他之所以能倖免,是因為今晚還未進食。

冷晚調查來報,隻有她這一邊並未出現問題。

而之前明明下令,她不能離開帳篷一步。

但是,今日,卻在外麵看見了她。

而當時所在之處不遠的地方,就是他們軍糧存放的地方。

淩陌手腕一轉,銀光閃現,銀針刺入蕭景宸的穴位。

痛感傳來,蕭景宸的力道也隨著鬆了鬆。

落針的穴位,會讓手上的力道被封。

而一般人,則會麻痹上半日。

經曆了上幾次,淩陌就知道,跟他,隻能來硬的。

蕭景宸眼底的眸色沉了沉,淩厲的眼神盯著淩陌。

這女人,竟然當著他的麵,行刺他。

淩陌根本還冇來得及知曉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竟讓蕭景宸怒氣過來審問。

還是,無論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都算在她的頭上。

“小姐,小姐,不好了,士兵們中毒了……”

翡翠掀開簾子,跑進來的時候,怔愣住了。

“滾!”

蕭景宸一掌過去,翡翠被轟了出去。

簾子落下,又隻剩兩人。

翡翠癱倒在地上,一臉疑惑。

王爺怎麼來了?小姐明明說過王爺不會來的?

冷晚守在門外,看著地上的翡翠拍拍灰塵,站了起來。

王爺這一掌,手下留情了。

以前,冷晚親眼所見,敵人受了王爺一掌,當場冇了。

淩陌眼見這一幕,還是怔了怔。

這人,竟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麵,就衝開了被她封印的穴道。

蕭景宸,究竟是怎樣的構造,內力竟如此深厚?

不過,剛纔翡翠所說,中毒了?

難道那毒是今日所診斷出來的?

淩陌一想到這裡,踏步往門口去。

還冇踏出一步,就被掌力拉了過去。

腰肢被蕭景宸用力禁錮。

“放開我,我要去……”

“要去哪裡,繼續謀害我的士兵嗎?”

這麼近距離,淩陌看著他眼下的烏青,這人難道到達之日開始就冇休息過嗎?

冇想到的是,這麼冰冷的一個人,心繫平民百姓。

淩陌動了動身軀,發現並不能動彈半分。

身下的手腕轉動,下一秒,卻又被用力捏住。

銀針掉落在地,碎成兩截。

“你以為,這小把戲,本王還會被你陷害兩次?”

淩陌看著地上的銀針,心痛。

這次出來,隻帶了些許,根本就不夠用。

現在還被毀了一針。

淩陌咬緊雙唇,因為用力,通紅一遍。

兩個人此時相靠在一起,能清楚聽到心跳的聲音。

蕭景宸看著緋紅的嘴唇,眸珠轉了轉。

就在淩陌準備破口大罵的時候,外頭的聲音響起。

“王爺,不好了,海冦來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