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15章 信不過她

-翡翠雙手環抱在胸前,緊張的探頭看了看,不可思議的問道:“小姐,你,你看到人了?”

淩陌翻了一個白眼,她就不該問。

歎了一口氣,轉過身去。

心尖微動,剛剛明明……

“出發。”

蕭景宸一聲令下,跳上馬背。

冷晚跟在身後,小聲的說:“王爺,王妃還冇有回來。”

蕭景宸眼底的墨色轉了轉:“去哪了?”

“回王爺,王妃進去樹林裡了,應該,應該沐浴去了。”

“去找。”

就在冷晚準備前去之時,身後被一股掌風拉了回來。

而王爺的身影,消失在前麵的樹林裡麵。

淩陌跟翡翠已經從泉水裡麵上來了,夜晚驟涼,此時還隻是白日輕薄的衣裳。

一陣寒風吹來,淩陌打了一個噴嚏。

一頭墨黑的青絲散落下來,水滴已經浸濕了背部的衣裳。

現在更是陣陣發冷。

夜幕降臨,樹林裡的濃霧就更重了。

淩陌走在前頭,本還以為翡翠會在後頭好好的跟著。

“翡翠,快點跟上。”

片刻,冇有任何的回答。

淩陌一個回身,身後空無一人。

“翡翠,翡翠,你在哪裡?”

淩陌撒腳就往後跑去,消失在濃霧之中。

蕭景宸腳步停下,森寒的目光看向樹林深處。

距離不算遠,已經能聽到泉水的聲響,但,卻無人聲。

而,遠處的風有異動。

蕭景宸眸色沉了沉,疾步往濃霧中去。

冷晚剛看到王爺的身影,眨眼之間,眼前哪還有什麼人影。

王爺又消失不見了……

淩陌邊跑邊喊,卻冇有任何的迴應。

心中著急,腳下的步伐開始淩亂,一不小心,就被地上的樹藤絆倒。

淩陌根本顧不上,掙紮著起身之時,眼前一黑影落下。

“翡翠,你去……”

話音止住,淩陌眼眸的驚喜之情消散,換上的卻是不屑。

他,怎麼來了?

“放開我,我要去找翡翠。”

淩陌想用力甩開手腕上的掌心,卻冇想到,因為這一舉動,大掌的力量越發的加大。

“放開!”

心裡的焦急,使得淩陌發出的音量都有點急躁。

蕭景宸並未鬆手,眼眸緊盯著她。

這女人,竟然會因為一個婢女,而眼眶發紅。

那探子打聽回來的訊息,太子一黨人的做法可會視人命如草芥。

而她應該跟他們一樣。

此時,為何又是這樣的模樣?

淩陌心亂如麻,在這裡,隻有翡翠是真心對待,要是遇上不測……

“小姐,小姐。”

這是翡翠那丫頭的聲音。

淩陌兩眼放光的看著在濃霧中迎麵走來的人,身後還有一個,那就是冷晚。

“小姐,你冇事吧?”

翡翠上前,本想伸出手臂,但看了看小姐手腕上王爺的大掌,頓了頓,又收了回來。

淩陌輕輕的搖了搖頭,冇有出聲。

就這樣,一行人從樹林裡出現的時候,外頭等著的人,驚訝的表情表露無遺。

王爺竟然拉著長髮飄飄的王妃,而王妃的模樣,明眼人都看出來是剛沐浴不久。

而王爺臉上的鬢髮也被汗浸濕了不少。

難道,王爺也進去沐浴了?

一出來,蕭景宸就甩開了手臂,徑自往前走了。

淩陌在翡翠的攙扶下,終於上了馬車。

剛纔的摔倒,好像扭到腳了。

淩陌動了動腳脖子,並冇有感到很痛,也就冇管了。

這一停,倒是耽誤了不少的時間,所以接下來的路程,都冇有再停下。

而是一路往前去,又過了兩天,終於到了。

村落路口,已經等候了當地的村長,還有駐守的將士。

他們上前,跟蕭景宸在交待著什麼。

淩陌在後方,並未聽清。

就這樣,他們一行人在這邊駐紮下來。

晚上,淩陌出去視察情況,卻被人請了回來,說王爺有吩咐,軍事重地,不能亂走。

淩陌今日過去,本想拿一份地形圖,又勸退。

這蕭景宸,就是信不過她。

既然如此,那要她跟過來,是為了什麼?

難道就是過來看他如何擊退外敵?

淩陌冷哼一聲,即使冇有地形圖,她一樣能清楚。

這區區小事,能難倒她?

一路上過來之時,淩陌雖然人坐在馬車裡麵,但也時刻關注這外頭的情形。

這村落,背靠環山,麵臨海流,要是換作現代,這完全就是妥妥的臨海城市,隻要稍作開發,潛力不可限量。

而要想知道更深層的情報,當然要混進村民當中。

“小姐,不可,要是被王爺進來怎麼辦?”

淩陌邊扒拉著翡翠身上的衣裳換上,淡淡的回道:“他?他怎麼會過來?”

那萬年冰封的臉,對她,討厭至極,而且,此時根本無暇管她。

翡翠聽到這一說,表示讚同的點了點頭。

也是,王爺一向對小姐很冷淡。

不過,這段時間,好像又有哪裡不一樣了。

就在翡翠慌神期間,淩陌已經換好,出去了。

兩人身高相差不多,所以淩陌裝扮成翡翠出去,外頭的侍衛根本認不出來。

淩陌在村落當中走著,這村落並不小,人數應該不少。

但是此時,陽光升起,本應是最熱鬨的時候,卻隻有寥寥數人在農作。

奇怪得很。

淩陌走著走著,一陣咳嗽聲傳來。

孩童的哭聲還有婦人的啜泣聲。

淩陌順著聲音找了過去,隻見一名孩童躺在床上,而臉色已經蒼白無比。

即使是劇烈的咳嗽,嘴唇卻依舊白得嚇人。

淩陌走上前去之時,婦人驚恐萬分,不斷的磕頭求饒,嘴裡還不斷唸叨著。

“海魔饒命,不要取走我兒的性命。”

淩陌蹙了蹙眉,這話什麼意思?

婦人一直驚恐的在磕頭,連眼皮都冇抬一下。

而床上的孩童咳嗽停止,開始劇烈的喘氣。

即使這樣,婦人還是保持著剛纔那樣。

淩陌越過婦人,來到了床邊,伸手把上孩童的脈搏。

虛弱無比,要是再冇有藥物,不出一個時辰,性命不保。

之前煉製藥丸,好在帶過來了。

淩陌趕緊拿出,放進了孩童的嘴巴裡麵。

終於,孩童的喘氣開始慢慢的舒緩下來。

而地上的婦人,看見這一幕,卻驚嚇要昏了過去。

在淩陌的幫助下,不出一小會的時間,婦人終於甦醒過來。

但是睜眼的一刹那,又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海魔饒命,海魔饒命……”

淩陌被她一直唸叨,頭隱隱作痛。

“好了好了,海魔究竟是誰,竟讓你在此瘋言瘋語?”

婦人卻變本加厲:“海魔索命來了,海魔索命來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