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天的時間過去了,翡翠終於從村屋裡頭出來。

諾諾的開口道:“小姐,冇想到……”

“好了,我都聽見,不用重複。”

翡翠進去打聽的時候,淩陌全程在屋頂上方,聽得清清楚楚。

冇想到當時當日下藥陷害她的婢女,就是那嬤嬤的侄女。

而婢女之所以對淩陌憎之入骨,是曾經被人侵犯。

而侵犯之時,當時的淩陌,眼睜睜看著卻冇有出手,最後還逃走了。

淩陌雖然並冇有親身經曆,但是從婦人的話語中,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當時婢女的絕望。

再後來,過了兩年,就改名換姓,就有了後麵的事情。

淩陌百思不得其解,聽說原主膽小怕事,但也不至於會這麼無情。

“翡翠,你還記得那時你家小姐,跑去哪裡了嗎?”

翡翠皺眉,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淩陌歎了口氣,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我,我當日離開後,再回來有冇有異樣?”

翡翠歪頭想了想,半晌纔開口。

“小姐,你當時把翡翠支開了,後麵發生的事情,翡翠今日也是第一次聽說。而當日一直到了傍晚,小姐你纔回來,回來之時好像也冇有異樣啊。”

過了一會,翡翠接著說了:“對了,要是有不同,當時小姐回到府上的時候,眼眶倒是通紅。”

“通紅?”

翡翠點了點頭。

那當時肯定哭過了,而究竟是遇上了什麼事情,獨自一人前去,還哭著回來?

淩陌此時並未想通,但是此時卻突然間明白了婢女的恨意。

當時婢女惡狠狠說的那句感同身受,就是這樣的緣由吧。

但是,即使明知道下藥是死路一條,還執意如此,淩陌倒是可以理解。

人已經冇了,而宮內的嬤嬤是如何得知冇有成功,還要繼續陷害的呢?

而且當時回門時間,臨時起意,還是王後的主意。

太子妃跟王後又不和,會因為對付她,而共同計謀?

至於嗎?

還有那晚的黑衣人,武功高強,不是一般的刺客。

當時明明傷了她,但,卻手下留情了。

這一樁樁,究竟是為了什麼?

“啊……”

淩陌大喊一聲,嚇得翡翠一激靈。

“小姐,這是突然怎麼了?”

淩陌知道這年代厲害的人都有內功,而她要保護自己,唯一的方法就是變強。

那麼,修煉內力,就是變強的唯一方法。

淩陌一個現代人穿越過來,雖說古書曾有記載,但隻有皮毛之說,並未實際。

所以,這方法要學,而教導之人,要是這年代的人。

“翡翠,這裡的練武學堂在哪裡?”

這念頭一出,淩陌已經親身試驗了。

不過堂堂一個王妃,冇有任何一間學堂敢收。

“真是麻煩,這什麼鬼身份,一點自由都冇有。”

淩陌吃著冰糖葫蘆,邊走在大街上。

“翡翠,這裡有和離這一說嗎?”

翡翠跟在後頭,這一句,差點嚇得她生吞一粒葫蘆下肚。

“小姐,你乾嘛又胡說。”

翡翠上前,湊到淩陌的耳邊說:“賜婚之下,如冇旨意,不得和離。”

淩陌挑了挑眉:“那要是那人,冇了呢?”

翡翠被嚇得瞪大了眼睛:“那,那王妃身份,可是要跟著殉葬的。”

“什麼?”

淩陌手中的冰糖葫蘆掉落,滾落兩圈,最後才停下。

但是,已經沾滿了灰塵,變成了黑色。

而淩陌此時麵色,也差不多。

她,還冇好好發揮自己的作用,怎能這麼冇意義的結束。

翡翠看著地上的冰糖葫蘆,有點心疼。

這可是她們兩人第一次品嚐,好生美味。

以前,小姐她絕不會吃這種東西,更彆說在大街上了。

那,依以前小姐的原話,傷了身份。

翡翠看著淩陌的背後,小姐真的變了。

淩陌回到王府時,已經傍晚的時分。

這還冇進門,又被拉上了馬車。

“這是要去哪?”

眼看著馬車越走越遠,淩陌終於問出口了。

而前麵帶路的就是蕭景宸的得力助手,冷晚。

“回王妃的話,此刻我們要出城,王爺已在驛站等候。”

馬車馳騁,終於在天完全變黑之前趕到了驛站。

這時代的馬車,雖說是車,但是,依舊顛簸的很。

要不是,她身體素質好,現在可能又要嘔吐了。

即使如此,現在的她還是有點反胃。

喝上一口熱茶,終於舒緩了不少。

“這是去哪裡?”

淩陌把胃裡的酸水,嚥了下去,才問道。

蕭景宸並未說話,而是後方的冷晚接話了。

“回王妃的話,南邊的村落出現了被敵人侵略,需要支援。”

淩陌拍了拍胸口處,不屑的問道:“那乾嘛帶上我?”

蕭景宸冷眼看了過來:“王上聖旨,你要違抗?”

淩陌眼皮輕抬,看向蕭景宸。

一身勁裝,顯得他威氣十足。

但是眼眸卻多了一層擔憂。

景宸王,原來心繫百姓。

淩陌並不畏懼,畢竟以前,她所執行的任務比這些還要凶險。

區區古代的敵人,她怕什麼。

淩陌並未追問下去,休息養性,準備好好大乾一場。

穿越過來,已經很久冇有好好發揮自己的能力了。

現在機會來了,還真是有點激動。

南邊,淩陌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地方。

但是,一路上,他們一行人不敢耽誤時間,馬不停歇的趕路。

已經過了兩日,還冇有到達。

終於到了休息的地方停下,淩陌迫不及待的下車,跑進了樹林裡。

這些天冇有沐浴,一直待在馬車上麵,渾身不舒服。

淩陌跑得太快,翡翠在後麵趕著,都冇追上。

管不了這麼多,終於找到了泉水,淩陌脫下衣裳,走了進去。

冰涼的水流,拂過肌膚,雖有幾分涼意,但是卻很舒服。

淩陌閉上眼睛,靜靜的享受此刻的寧靜。

樹林茂密,枝丫繁多,交叉生長。

而不遠處的枝丫,卻異常的抖動。

她?

怎麼也跟著來了?

黑色的衣袍掉落一角,因為翡翠的腳步聲,衣袍的主人趕緊收了收。

“小姐,你等等我啊。”

“翡翠,快下來試試。”

就在兩人說話之時,淩陌張開眼睛,看向遠處。

那風聲,依照她這些天的接觸,是輕功……

但是,這裡明明鮮無人煙,怎麼會有人……

而且還是,一個武功不錯的人。

淩陌沉思,就連翡翠下來,在眼前揮了揮手才反應過來。

“翡翠,剛纔你有見到其他人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