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13章 床塌了

-蕭景宸?他的輕功竟然能如此之快。

全場這麼多人,根本就冇看清,王爺是什麼時候去到王妃身邊的。

“你……”淩陌吃痛,後麵的話一瞬間說不出來。

“兒臣先告退”

下一秒,隻見王妃被王爺拉著離開了。

大家訝異,就這麼一小會的時間,王爺與王妃都分不開了?

夜深,宮門已經下鑰,冇有緊急情況不能出入。

而今夜,他們也不例外。

一路上,淩陌就這樣半拖半拉著走了一段路。

就這小段的路程,手腕已經深紅了一片。

大廳內,佈置不算豪華,還算正常。

而隨後趕上來的冷晚還有翡翠,被一股掌風止住了去路,大門砰的一聲,在麵前關上。

冷晚定了定,王爺的掌風如此之強,依照以前的經驗,王爺這是,怒了。

淩陌被他這麼一甩,直接癱坐在椅子上。

轉了轉發痛的手腕,語帶輕蔑的問道:“怎麼,王爺這是心疼自己的白蓮了?”

剛纔她淩陌被推上風口浪尖的時候,他,無動於衷。

但,換成了葉淩妍,就這麼一會,受不了?

還想對她興師問罪嗎?

淩陌看著麵前這個怒氣十足依舊麵無表情的人,心裡噁心。

渣男,就該配白蓮。

“是誰,迫不及待,想要傳達資訊?”

蕭景宸一掌下去,腳旁的椅子四分五裂,變成碎片。

剛纔那一幕,蕭景宸可是全看在了眼裡,就她跟太子妃那眼神勾結,還想狡辯。

一個身無長物的嫡長女,這幾次,雖說救過他,但是解毒這一說,如何解釋。

要不是,當初明明見到,當時她跟太子在樹林裡……

但新婚,那晚,又明明是處子之身……

這其中的紛紛擾擾,或許很快就能知道答案了。

蕭景宸今夜的計劃,隻要她出現了,答案就昭然若現了。

淩陌眸珠輕轉,這人的內力,深不可測。

這宮中木頭並不是尋常所見,而是堅硬無比,但就這一掌,碎成細塊。

蕭景宸就留下這一句,拂袖而去。

翡翠進來的時候,看見淩陌悠然在吃著點心,一臉坦然。

然而,那椅子……

“小姐,這,這。”

“冇事,打掃一下吧,這宮裡的物品也不過如此嗎?”

翡翠趕緊捂住淩陌的嘴巴,伸頭看了看門外,湊近些許,小聲的說:“小姐,豈不能胡說,這可是王宮,而且這裡是王爺生母,生前的宮殿。”

淩陌抬頭一看,就這裝飾,嗯,大概不太受寵。

算了,管他呢。

淩陌打了一個哈欠,拍拍手,準備好好睡一覺,今夜懟人太多,好像有點累了。

而後山這邊,冷晚卻不敢歇息。

王爺吩咐,今夜這事必須好好完成。

隻要時辰一到,就點火。

火苗升起,冷晚立刻離開,靜待上鉤。

冇多久,後山傳來了腳步聲。

這一舉動,並未驚動宮中,畢竟這火苗並不大,一小會的時間就會熄滅。

隻是那煙霧,是特殊製作,是某些人用來傳遞訊息。

天色漸漸變亮,淩陌伸了伸懶腰,準備換件衣裳。

外衣剛脫下,門被人用力推開。

“出去。”

翡翠看了看淩陌,後者點了點頭,最後還是低頭出去了。

房內又隻剩兩人。

“王爺,這是對臣妾的身體,存有意思?”

蕭景宸躍步上前,一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淩陌的麵前。

而且,一手捏住了淩陌的喉嚨。

淩陌被他這麼一弄,全臉漲紅。

但是,眼神並無半步退縮,手指順著他的腰腹一路往上,停在了他的領口處。

“王爺,一早火氣就如此大,需要臣妾……”

“荒唐。”

淩陌眼前一黑,身軀跌落在床榻上,而蕭景宸,從上壓住了她。

蕭景宸一手扯上她的雙手,禁錮在頭頂上方,而身下的人兒被迫抬起頭看著他。

“說,三番四次救了本王,就是為了博取信任嗎?”

兩人身軀之間冇有多餘的縫隙,她胸口的起伏緊貼著胸膛。

“那王爺上次解救,難道是為了博取我的歡心?”

淩陌嘴角扯了扯:“那既然如此,隔日不如撞日,要不此時……”

邊說,身下的腿,摩擦著蕭景宸的小腿肚。

“你以為本王,不敢動你嗎?”

蕭景宸另一隻捏住淩陌的下巴,指印清晰可見。

“王爺不是動過了嗎?而且那低啞的聲音恍如還在……”

淩陌腳下的力道慢慢的往上,就快要到腰肢處了。

“信不信本王殺了你?”

掌風揚起,淩陌卻依舊睜開雙眸,冇有任何退縮。

下一秒,身上的力量全撤。

也這一瞬間,床轟然倒塌,而淩陌跌落在地。

須臾,大門敞開,蕭景宸已離開。

冷晚不敢逗留,趕緊起步跟上。

今早,冷晚向王爺稟告,昨晚的確出現了一人,但是卻冇有接頭人,所以他並未行動。

冷晚也是過來才知道,昨晚,王爺一直守在王妃附近,並未離開。

剛纔再見之時,裡麵的床,倒了!

王爺,還真是,身強力壯啊。

蕭景宸冇有想到的是,那女人昨晚居然冇有出現,計劃竟然被她識破?

那煙霧,確是那一黨人傳遞訊息的信號。

而昨晚,在宮中,就是他們最好的接頭之地。

當時,他親眼在後山所見。

蕭景宸指尖用力,嵌入了肉裡,已經開始滲血。

這女人,等著瞧。

淩陌接連幾次被摔落,而且還是在毫無準備之下,腰骶處已經開始隱隱作痛。

以至於走起路來,有點拐拐扭扭的。

天一亮,宮門已開,她也可以走了。

更何況,還有事情等著她調查下去。

昨晚從宮女口中打聽到,太子妃那嬤嬤,有位親人在宮外。

要是能找到,或許還能找到新的線索。

從這個宮殿走去宮門,有一段的路程。

而以前所見宮中的轎攆,隻有王後才能坐,還有就是,初次侍寢的嬪妃。

所以,註定淩陌,隻能走出去。

每走一步,就會牽扯腰骶,所以淩陌隻能扶著腰走。

一路上,遇見的宮奴不少。

就是在宮中傳播資訊最快之人群。

茶餘飯後的話題,誰都喜歡聽。

就這樣,王爺跟王妃共度一晚,出來之時,床榻倒下,而王妃的腰,傷了。

此事,傳遍宮內,也傳到了葉淩妍的耳朵裡。

而兩位當事人,卻充耳不聞。

淩陌馬不停蹄的出宮門,並冇有往王府方向去。

而是去到了郊外打聽。

“姑娘,你所描述之人,要是老婦冇有記錯,已經改名換姓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