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12章 進宮宴請

-一晚上過去,淩陌還是冇有半點頭緒。

唯一能跟宮中扯上關係的就是,葉淩妍。

就在淩陌遲疑之時,翡翠傳來訊息。

今日宮中宴請,而身為王妃的淩陌也要出現。

淩陌扯了一下嘴角,竟自動送上門來。

這麼好的機會,她怎會錯過。

剛出大門,入目的隻有一輛馬車,並無其他人。

淩陌頓步,皺眉,最後還是直接上了馬車。

過了一小會的時間,馬車終於在宮門前停下了。

下車之時,後方的聲音,使得淩陌往後看了看。

陽光傾瀉,一男一女,多麼美好。

淩陌轉身之時,後方立刻傳來呼喚聲。

“姐姐,你終於到了,王爺跟我們已經等候了片刻。”

嬌豔欲滴的聲音,還能有誰。

淩陌立刻換上一副笑臉:“妹妹真是賢惠,這麼關心我們府上的內務,姐姐還真是學不來。”

眼光往下,落在兩人的手臂上。

葉淩妍的手,正挽在了蕭景宸的手臂上。

不近女色?

呸!

葉淩妍臉上並無異色,往旁邊湊近了些許,笑著說:“姐姐真是幽默。”

偏頭看向蕭景宸:“王爺,既然姐姐到了,那我們進去吧。”

今日宮中宴請,邀請了不少王中貴族,此時他們一行人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那既然我到了,就不勞妹妹費心了,謝謝妹妹這麼悉心照顧我的夫君。”

說完,淩陌伸手拍下葉淩妍的手臂,用力拉過,挽上。

淩陌的聲音,不大不小,足以落入在場人的耳朵裡。

不少人開始竊竊私語。

這二小姐竟然還覬覦著王爺?

淩陌自然也聽到了,現在的她很是滿意。

就這樣,淩陌挽著蕭景宸,往宮內走去。

而蕭景宸,卻冇有任何的反應。

這女人,居然大庭廣眾,說了夫君二字。

蕭景宸寒氣散發,掌心緊了緊。

淩陌自然感受到了旁邊這人的氣息。

越是這樣,她越是開心。

這兩人氣急敗壞的樣子,她看著舒心。

奏樂聲響起,宴會開始。

淩陌倒是第一次見這種場麵,還有些新鮮。

一不小心,竟看入了神。

就連幾次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都冇有發現。

宴會還在繼續,突然一人的出現,讓淩陌的眼神緊跟其上。

那嬤嬤,手臂活動並不流暢。

淩陌眼眸緊了緊,上次在成衣鋪的打聽,還得知了一個重要的訊息。

城外有一家店麵,就是承接從宮中偷運出去的布料邊角裁縫衣物。

而這段時間,異常旺盛。

派人打聽回來的訊息就是,這段時間,有一位老婦經常出入。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老婦手臂活動異常,而尾指……

淩陌指尖在茶杯底部,滋滋作響。

但樂聲頗大,並無人注意。

淩陌此時看得清清楚楚,那嬤嬤雖然刻意隱瞞,但尾指彎曲的弧度異於常人。

跟打聽回來的訊息,不謀而合。

嬤嬤身前端坐的人,就是太子妃。

太子妃,今日第一次見麵。

傳聞中,太子妃跟皇後麵和心不和。

而這太子妃,曾經當麵不悅葉淩妍。

所以說,那嬤嬤不可能聽從葉淩妍的指揮。

淩陌放下杯子,看向太子妃。

而這位太子妃剛好抬眸,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彙,誰都冇有退讓。

最後,淩陌嘴角上揚,微笑應對。

這當朝的太子妃,饒有意思。

而她們兩人的舉動,蕭景宸看在了眼裡。

果真,淩陌,跟太子一黨人,有聯絡。

經過一天,本以為宴會結束,卻冇想到,晚上還有一場。

而這一場宴請,地點變了,在太子府上。

主席座位上並不是太子夫婦,而是太子的親生母親,當今王後。

就這一場小小的宴請,王後居然有興趣?

淩陌本不想理會,但冇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是衝著她來的。

奏樂聲響起,舞蹈開始。

佈置隆重,舞群眾多,一看這場麵就不簡單。

而當中的舞蹈主角,更是神秘,紗幔遮擋,舞姿優美,讓人移不開眼睛。

而舞者的眼光所在之處,淩陌看清楚了,緊鎖在蕭景宸的身上。

隻見蕭景宸低頭喝酒,絲毫冇有理會場上的一切。

渾身散發一種生人莫近的氣息。

樂聲停止,舞者從台子被人攙扶著下來,走到了王後的前邊。

就剛纔那眼光,淩陌就猜到這是何人。

本不想理會,卻冇想到,那人,自討苦吃。

隻見她站起身來,走到王後的身邊,扯下麵紗,悠悠開口。

“今日淩妍獻醜了,還請各位不嫌棄。”

場上的人因為這一句開始沸騰起來,都是讚美的語言。

“大家過獎了,淩妍之所以有今日的成果,都是姐姐的好好教導,今日是大好日子,王後也在此,要不姐姐為大家獻舞一曲,讓大家開開眼界。”

此話一出,全場的目光看向了淩陌這邊。

傳聞中,相國公府的嫡長女身無一技,這……

淩陌並未應答,而是抿了一口熱茶。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還是冇有任何的反應。

葉淩妍臉上掛不住,繼續說道:“姐姐,王後欽點,這可是至高的榮耀。”

淩陌輕輕的放下杯子,站立,福身行禮。

眼皮輕抬,一臉微笑的看著葉淩妍,但眼裡的寒意卻讓人卻步。

“妹妹,此話差矣,今日盛會,聚集全天下最好的舞者,王後地位尊貴,怎會從未見過絕佳的舞姿,何來開眼界一說。”

話語剛落,全場寂靜。

依王妃這一說,剛纔相國公府二小姐那說法,倒是對王後不敬。

葉淩妍咬緊下唇,緊張辯解道:“我,我冇有這意思……”

“妹妹,雲英未嫁,這穿著……”

淩陌用手袖捂了捂嘴,為難的說下去:“與舞姬無異。”

這一句,讓葉淩妍的臉色難看至極,白一陣紅一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在場有不少的官家子弟,紛紛看向前去。

大家閨秀,著裝與舞姬並無兩樣,這可是,為了討好人歡心,而還是,男人。

現在,葉淩妍,就是如此。

大家的眼光紛紛看向蕭景宸,眾人所知,葉淩妍傾慕王爺,還曾請王後賜婚,但奈何,變成嫡長女。

那葉淩妍想討好的,難道就是,蕭景宸?

由剛纔的寂靜無聲,變成了現在此起彼伏的討論聲。

淩陌嘴角上揚的弧度越來越大,突然,身旁一人影閃過,來到了她的身旁。

手腕一痛,強迫著淩陌看向來人的麵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