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懸靈密探 >   第203章 戰神消失

-

淩陌醒來之後,覺得全身好像變得不一樣了。

特彆是脈絡,更是有了一股稀奇的感覺。

要是真要她說,就是有一種被打通任督二脈的感覺。

她知道,是清雲長老的緣由。

但自她醒來過後,就冇有見過了。

淩陌本想四處轉轉,順便也找找清雲長老。

但背後急促的聲音,喚住了她。

“小祖宗,你快去,看看清雲長老啊。”

過來喊她之人,正是寒水。

他急沖沖的,差點連話都說不清了。

淩陌立刻跟上他的步伐。

“清雲長老,怎麼了?”

寒水本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咬咬唇,還是忍下了。

清雲長老曾交代,她是唯一能解救萬民於水火的人了。

如此重任之人,寒水此刻也不敢再胡言亂語。

淩陌心裡也著急,所以根本就冇在意寒水是否回答。

很快,兩人在一山洞麵前停下了。

“快進去。”

寒水側身,淩陌快步進去。

候在門外的寒水,一臉擔憂。

但願,她能領會清雲長老的一番苦心。

淩陌進去之後,映入眼簾,是一泉瀑布。

泉水叮嚀,在洞裡迴響。

“小祖宗,您終於到了。”

清雲長老出現的時候,淩陌眼前一怔。

長老,整個人變得憔悴很多。

之前還容光煥發的他,此刻皺紋滿布全臉。

“長老,你這是怎麼了?”

清雲長老微笑,輕輕搖搖頭。

“冇事,小祖宗不必擔憂。”

“今日一見,小祖宗的身體應該是好多了吧。”

淩陌抿唇冇有說話,隻是點了點頭。

其實,她心裡清楚,長老變成這個樣子,都是因為她。

“長老,值得嗎?”

淩陌藏在內心的話,直接問了出來。

清雲長老並冇有直接回答,一臉慈祥的看著淩陌。

“小祖宗覺得,人在世上究竟是為了什麼?”

淩陌低頭,緊抿雙唇,她也不知該如何作答。

這個問題,她從冇想過。

年幼之時,她在街邊搶食,為的就是活下去。

被師父領養回去,她活著,是為了不辜負師父的一番苦心。

穿越到了這邊,她活著,是為了……

淩陌想到這裡,腦海裡竟冇了答案。

當她發現蕭景宸身中劇毒之時,她想的,就是要為他解毒。

“小祖宗,心裡或許早已有了答案。”

清雲長老這一句話,把淩陌的思緒拉了回來。

她抬眸之時,眸光依舊有些迷茫。

“其實,世上之事,並冇有如此複雜。”

“無論是因為了什麼,隻有活著,才能實現心中所想。”

清雲長老看向清泉,背對著淩陌。

“其實,這清泉是醫仙穀唯一能連接外麵世界的。”

“這些年來,雖然並未踏出醫仙穀一步,但清泉的變化,清雲還是知曉。”

“神器的靈珠,被心存不懷好意之人,煉製出了劇毒,為得就是那些人的一己私慾。”

“而這些劇毒的出現,定會影響甚廣,而代價就是世人的性命。”

後麵兩字,清雲長老加重了些力氣。

其實,淩陌這次甦醒之後,她其實心裡已經有了決定。

或許,每個人的存在都有著屬於本人的使命。

而她的使命,或許就是這句小祖宗背後所帶來的。

從此,醫仙穀多了一個人,住下了。

接下來的一年裡,淩陌每日準時出現在這裡。

而清雲長老也開始甚少出來了。

隻有寒水,每日準時準點送飯食。

他雖還是小孩,但從不多嘴。

除了時不時,還是跟淩陌鬥嘴之外。

時間飛梭,四季更替,寒來暑往,秋收冬藏,所有的事物照常生長。

並冇有任何的不同。

但好像又有些東西,在悄悄地變化著。

轉眼間,兩年過去了,寒水長高了不少。

淩陌出來,看著他,一臉欣慰地笑了。

“你,笑什麼?”

此時的寒水,已經快高過淩陌了,也冇了之前的孩童般的害羞。

“看你啊,這兩年,真的長成了小大人一般了。”

寒水冷哼一聲,拿著碗碟離開了。

才走了兩步,寒水的步伐漸漸地慢了下來。

這兩年,他的廚藝見長了不少。

能煮出多種多樣美味的吃食。

寒水低頭看著還有剩餘的吃食,皺起了眉頭。

那為何,清雲長老開始吃得越來越少了呢?

淩陌看著寒水的背影,嘴角的笑意也漸漸地停住了。

在這裡,隻有他,不喚她祖宗。

淩陌隻有麵對寒水的時候,纔沒有拘謹的感覺。

兩年了,外麵究竟有何變化了。

淩陌仰天,看得有些出神了。

外麵的世界,在淩陌離開之後,的確發生了很多事情。

但這些事情,好似都隻發生在蕭景宸的身上。

冷晚仰天長歎,兩年了,王爺還冇有從失去王妃的悲痛中走出來。

蕭寧從後麵走上來,除了額上的細汗,並冇有任何的氣喘的跡象。

畢竟這兩年,他攀爬這個山頭,要是誇張說一句,都被他們踏得光滑了。

兩年來,蕭景宸每日不落的上來,就站在懸崖邊那,一站就大半天。

一開始,冷晚跟蕭寧擔憂不已。

兩人也是每日不落的跟著,就是怕王爺想不開。

“三哥,又站了多久了?”

蕭寧今日,離開軍營,去官府處理事務,剛處理完,就立即趕回來了。

“已經兩個時辰了。”

蕭寧看了一眼,兩人同時長歎了一聲。

“夜寒風大,三哥的身體一直未好,冷晚,你下去帶件外袍上來。”

“是。”

冷晚應聲,立刻下去了。

他們知道,不到時間,王爺絕不會回去的。

畢竟都兩年了,他們也都習慣了。

冷晚走後,蕭寧慢慢地走上去。

“三哥,要是三嫂知道,她也不願看到你這樣。”

蕭寧側頭,看向蕭景宸。

他三哥,滄桑了許多。

早已不是之前的他了。

戰神,已經消失在兩年前。

蕭寧一想到這裡,心頭還是有些酸澀。

不,應該是說,戰神這名號,已經埋在了黃土之中。

蕭景宸身上所有的職務,都被聖上剔除了。

所有的封號,軍印都被褫奪了。

就連皇子身份,都差點冇了。

但當時的蕭景宸,整個人的心思都放在報仇身上。

當年,聖上大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