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陌又足足昏睡了三日,才醒過來。

這次,她醒來之後,冇了之前那般疲憊,反而有一種神清氣爽的舒暢感。

總覺得身體有些不一樣了,但她又說不出來。

“算了,不想了,管它呢。”

“老祖宗,您醒了。”

清雲長老走進來,一臉慈祥的笑容看著淩陌。

這稱呼,淩陌到現在都不習慣。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家,一直喚她老祖宗的,合適嗎?

“不要再喚我老祖宗了,要不喚我名字就好?”

清雲長老立刻拒絕:“不行,這怎麼能行,那可是無禮之舉。”

“上天有靈,會受到懲罰的。”

清雲長老全身心彷彿都在抗拒淩陌的這一要求。

“要是有懲罰,那就好了。”

淩陌倒是若有所思。

她緊抿雙唇,要真有懲罰,這樣那些惡人,就能有報應了。

“清雲明白老祖宗心裡所想,要想拯救萬民於水火,隻有老祖宗一人了。”

淩陌滿額黑線。

這話,說得有些過了。

雖說她被神器認主了,但要找到那三珠,她不但一點線索都冇有,而且,也冇有能力啊。

現在說這些事情,還是有些遠了。

此刻她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就是拯救她自己,比如先從稱呼開始。

“清雲長老,您好好看看我。”

淩陌撐著地麵,站了起來。

然後,在清雲長老的麵前,轉了一圈。

“我,我也還是花季少女的年紀,老祖宗的這樣的稱呼,確定不是把我喊老了。”

說完,她指了指清雲長老的頭髮。

清雲長老聽到她這一說,確實有些為難了。

思考了片刻之後,清雲長老恍然大悟,想到了一個絕好的稱呼。

“老祖宗說得是。”

淩陌假裝生氣,瞪了清雲長老一眼。

“是是是,以後您就是我們的小祖宗了。”

這稱呼,淩陌呼吸一滯,翻了一個白眼。

好像也冇有好到哪裡去啊。

但目前,她也冇想到更好的。

畢竟,這清雲長老,有些固執。

“您覺得如何,小祖宗?”

清雲長老湊上前,小聲的問道。

淩陌大手一甩:“算了算了,就這樣吧。”

“小,總好過老。”

“好勒,小祖宗。”

淩陌還是不習慣,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既然神器在我手上,那應該可以出去了吧?”

“神器受損,而且小祖宗您的身體,還未痊癒,無法施展內力,暫時不能。”

這下,淩陌又聽得有些糊塗了。

清雲長老輕咳了兩聲。

這兩天,他說的話有些多,喉嚨都有些不適。

而且,還要時刻關注小祖宗的身體,也花費了他不少的精力。

清雲長老抿上一口熱茶,才能慢慢解釋給淩陌聽。

這一解釋,又到了飯食的時辰了。

看著這一桌子的飯菜,淩陌一瞬間,胃裡翻騰,好像還有些疼。

這些生的藥草,她真的吃不習慣。

“長老,那些事情等下再聊,我現在就有一迫切之事,需要你解答一番。”

“小祖宗您請說。”

“我們醫仙穀,不生火的嗎?”

清雲長老聽到,有些不解。

“生火,何為生火?”

淩陌伸手,捏了捏發痛的眉心。

所以,他們是不懂嗎?

活在原始時代?

這麼養生?

既然這樣,就該輪到她大展身手的時間了。

這頓飯食,她是吃不下的了。

自醒來後,淩陌就冇出去過,一直待在這山洞裡麵。

與其說是山洞,不如說樹洞更為貼切。

巨大的樹根盤纏交錯,枝繁葉茂,才形成了這區域。

淩陌站在前頭,雙手叉腰,皺了皺眉頭。

“難怪,隔音效果如此之差。”

“小祖宗,您說什麼了?”

淩陌揮一揮手:“冇事,帶我四處看看吧。”

“是。”

清雲長老心生歡喜,小祖宗終於接受醫仙穀了。

在這裡,跟外麵世界的村落,並冇有什麼異樣。

隻是,隨處所見的草植,都是藥材。

有四季更迭,也有日夜輪換。

也會有高山流水,小河裡魚兒嬉戲,所有的一切如此地平凡。

淩陌心裡不解,隻好向清雲長老請教。

原來,醫仙穀也如尋常村落一般生活著,隻是這些年,他們無法出去,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所以才一直保留著最原始的生活方式。

“果真,養生。”

這下,倒輪到清雲長老皺起了眉頭。

“其實,這邊什麼都有,隻是冇有被好好利用罷了。”

淩陌挽了挽衣袖,一副準備大乾一場的模樣。

“冇事,讓我好好改造吧。”

整整兩天,淩陌忙活了兩日。

終於把灶台弄出來了。

在她的要求下,寒水終於把一些枯萎的樹乾全找了回來。

“生火儀式,現在開始。”

火摺子一點,熊熊火光出現。

眾人一驚,全都後退了一小步。

唯獨淩陌,頓在了原地。

看到這火,她的心裡刺痛一下。

喉嚨處,也像被人用力捆住一般,無法呼吸。

她的臉,不知是因為火焰灼熱,還是她本身的原因,此時全臉漲紅。

清雲長老上前,掌心輕輕放在她的後背。

一道清冽的真氣,緩緩進入淩陌的身體。

她雖鎮定下來,但心痛的感覺遲遲還在。

可能,她一直冇有放下吧。

淩陌強撐著,把用明火煮食的技能教會了穀民。

大家,驚喜萬分,從冇吃過如此美味的食物。

穀民對於淩陌的態度,更為尊敬了。

就連寒水,都對她改觀了。

以後,就勉強承認她為小祖宗吧。

但寒水注意到了,淩陌今晚,進食甚少。

這吃食,應該是她喜歡的纔是。

“你們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淩陌站起來,低了低頭,回去了。

寒水本想跟過去,但被清雲長老阻止了。

“你這小子,再好好吃些,你看你,都長不高了。”

寒水立刻紅了臉反駁:“我今年,可高了不少。”

“哼。”

說完,一股腦地回來做好,又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清雲長老笑了笑。

當回過頭來,看到淩陌身影的時候,他長歎了一口氣。

前些天,清雲不忍心。

畢竟,淩陌剛醒過來,需要一段時間適應。

要是操之過急,清雲擔憂她的身體受不了。

但剛纔看來,她的心結,纔是最折磨她的。

或許,到時候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