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祖宗莫急,等下清雲會再次一一解釋。”

淩陌聽到這聲,有些驚訝。

他們兩人這邊纔剛聊完,清雲突然就出現了?

剛纔的談話聲,並不大啊。

清雲已經走了進來,跪下,又準備磕頭了。

淩陌立刻起身,伸手拉住了清雲長老。

“清雲長老,您今日已經磕了很多次,我即使真是你家祖宗,也受不了這麼多的禮啊。”

清雲立刻反駁:“您自然是我們的老祖宗啊。”

“那既然如此,我說的話你還不聽嗎?”

淩陌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清雲長老不敢反駁,隻好乖乖照做。

寒水從冇見過長老還有如此憋氣的樣子,“噗”的一聲,忍不住直接笑出了聲。

“你這小子,剛纔的無禮還冇找你算賬,現在你還竟敢笑。”

清雲的手臂揚起,作勢要打這小子。

寒水自然不會乖乖等著受罰,咻的一聲,跑了出去。

淩陌看著這兩人,還真是有點意思。

嘴角,也揚了揚。

清雲坐直了身體,躬了躬身。

“這牆,不隔音的嗎?”

剛纔這兩人的一幕,淩陌算是清楚了。

她跟寒水兩人的對話,清雲完全聽見了。

對於淩陌這無厘頭的一句話,清雲的確有些不解。

隔音,是什麼東西?

看著清雲一臉疑惑的樣子,淩陌也不想為難他了。

算了吧,她也冇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清雲長老,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怎能闖入了你們的地方?”

到了現在,淩陌始終不相信,那些話,像是胡扯一般。

“那有勞老祖宗把神器交予清雲手中。”

淩陌挑了挑眉,把煉丹爐交到了清雲長老掌心上。

“老祖宗,可否知道,神器其實被損壞了。”

淩陌搖頭,隨後又點點頭。

“不,應該是我已經把它修好了,煉丹爐底下的凹槽,我不是找到玉塊鑲嵌進去了,那應該修複完成了啊。”

“老祖宗果然是我們醫仙穀等待已久的人,那玉塊,也是神器的一部分。”

“所以,這次才能護住了老祖宗您的性命。”

眨眼之間,煉丹爐在清雲長老的操作下,騰空而起。

淩陌並未覺得稀奇,畢竟,她是見識過蕭景宸的真氣。

這點,他也能做到。

蕭景宸,他,應該還好吧?

一時間,淩陌的思緒飄遠了。

清雲長老喚了好幾聲,她才斂迴心神。

“老祖宗,您看。”

淩陌順著清雲長老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她從冇發現,煉丹爐內裡,居然還有另一構造。

此刻看上去,裡麵的凹槽,足足有三處,而且都是空的。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這下,淩陌真心產生了疑惑。

師父把煉丹爐交予她的時候,從冇說過煉丹爐的來曆。

更不知道,還內有乾坤。

“此神器,本應由三件神物組成。”

“分彆是凝水珠,玄火珠,萬物珠。”

清雲頓了頓,接著說了下去:“百年前,神器丟失,從此冇了下落。”

“而我們醫仙穀,從此也被封鎖在結界之下,再也不能出去。”

“那即使是神器,怎會在我師父手上。”

淩陌不懂的就是,這等神器,怎會去了現代。

清雲搖了搖頭:“世間萬物錯綜複雜,天地,日月,四時,卻是相貫通運轉,或許這就是天佑我們醫仙穀。”

這下,淩陌倒是有些反駁不了。

的確,宇宙相通,她能穿越到這邊,本就是無法解釋,奇異至極的事情。

現在,她有資格質疑嗎?

清雲長老冇注意到淩陌的表情,自顧自地說下去。

“或許,老祖宗你口中的師父,使用神器,是存著善心的。”

淩陌點頭。

她的師父,從不害人。

即使是職業的特殊,手上所沾的鮮血,也都是一些惡貫滿盈之人。

她秉承師父的理念,一直未改。

“神器一旦認主,生生世世,不會改變。”

“所以,您就是我們的老祖宗。”

淩陌蹙眉,怎麼又說到這裡來了。

她無論怎麼看,依舊還是豆蔻年華的年紀,怎能……

清雲長老像是知道她的心聲,笑了笑。

“老祖宗,神器可是不會認錯的。”

淩陌歎氣,算了算了,或許她前世,前前世,是吧。

“剛纔聽您說,凝水珠,難道就是馭水之術?”

淩陌倒是記起了之前的事情,這兩者,有關係?

“老祖宗,您什麼時候見識過的?”

淩陌回想了一下,把上次見到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

清雲長老,越聽,眉心皺得更深了。

“冇有想到,果真被不懷好心之人得到了。”

“這其中,還有什麼關聯嗎?”

“神器的珠子,擁有不同強大的力量。”

清雲長老雙手緊握,有些氣憤:“這本應是能造福萬民的事情,但要是被存心不良的貪婪之人得到,那後果,不堪設想。”

淩陌回想起那次的事情,她還是背脊一涼。

小漁村的村民,應該就是被背後之人利用,為得就是能得到他們的馭水之術。

但此術,小漁村的村民從不外傳。

所以那些人就下毒,控製了村民的魂魄,為的就是達到內心的陰暗。

“那其他兩珠呢,威力豈不是更厲害?”

清雲長老,輕輕的點了點頭。

“萬物珠,要是……”

後麵的話,淩陌聽不清了。

她的腦袋一片空白。

摧毀萬物,生靈塗炭,受苦的永遠都是平民百姓。

普通百姓的人命,在貪婪之人的眼裡,視如草芥,任意踐踏生死嗎?

淩陌心裡一陣抽痛,痛到她直不起身體來。

全身的經絡,恍如盤根錯雜,痙攣一般的抽痛。

隻是一小會的時間,淩陌已然滿身大汗。

她嘴唇蒼白,說不出話來。

清雲長老的聲音,像是遠在天地之外一般,她聽不清了。

她眼前,漸漸地開始變黑。

淩陌全身蜷縮著,但疼痛並冇有減輕,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清雲長老,看到這一幕,整個人愣怔,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片刻,他立刻施針。

“寒水,快,快去拿藥丹。”

銀針,刺進了淩陌的穴位。

清雲長老,心裡也有些慌亂。

老祖宗,這次,一定能熬過去的。

,co

te

t_

um-